56书库 > 玄幻小说 > 永夜召唤 > 正文 第0029章 说出真相
    “认输了?”

    秦铭提剑上前:“将拳谱写出来给我,饶你不死。”

    张坤转过头来,看着他:“能告诉我,你的武技,真的是自己修炼的吗?”

    “战败者,没有资格知道。”

    秦铭冷冷说道。

    “哈哈哈哈,战败者,好一个战败者!”

    张坤悲愤的笑着,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冷冷盯着秦铭:“你以为你赢了?”

    秦铭冷然道:“不然呢?”

    张坤点头道:“这一战,是我败了,但总体而言,是你败了。”

    “什么意思?”

    秦铭脸色微变,猛地觉察到一股巨大的危险。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由来,就浑身毫毛倒竖,感觉自己一只脚踏入鬼门关了。

    这种感觉,比以前城外的那些怪物追他的时候,还要更接近死亡。

    “砰!”

    他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枪声。

    声音极大,极刺耳,仿佛就在耳边开的枪。

    同一瞬间,他瞳孔放大。

    不是“仿佛”,而是真的就在耳边开的枪!

    一名波浪长发的女子,穿着睡袍,拿着手枪就站在一旁,那枪几乎是顶着自己太阳穴开的!

    秦铭一生的潜能和力量,在这一刹那间爆发出来,猛地扭转头颅。

    但子弹离的太近,虽然移开了太阳穴,但还是打在脑袋上,“砰”一声,整个人被击飞出去,摔在地上,脑袋四周立即流满鲜血。

    那女子嘴角扬起冷笑:“死了,结束了。”

    张坤看着秦铭的尸体,皱眉道:“你不该打死他。”

    那女人说道:“你也看见了,他会几种武技,若是不能一枪击杀,死的就是我们。”

    她走上前去,关心的扶着张坤:“你还好吧?”

    张坤摇头道:“受了点伤,但还不至于死。”

    他此刻心情极为低落,整个人都有些恍惚,看了女人一眼:“幸亏这次有你。”

    女人娇媚一笑,也不嫌张坤浑身是血,就贴了上来:“开始你还不让我去你家呢,现在知道我好了吧?可得好好感谢我,待会可别那么快了。”

    张坤苦笑一声。

    突然他脸色骤变,猛地将女人一推:“小心!”

    “啊!——”

    女人惨叫一声,往前跌跌撞撞的走了几步,摔在地上。

    她靠近脖颈的肩膀上,破开一个小洞,鲜血汩汩的冒出来。

    不远处,秦铭正一点点的爬起,一双眼睛凌厉的盯着他们,脑袋上全是血,半边面具和脖颈都被染的鲜红。

    “不可能,你怎么会没死?”

    女人坐在地上,惊恐的拿起手枪,对准秦铭。

    张坤也傻住了。

    那么近的距离,几乎是顶着脑袋了,根本躲避不及,也防御不及,不可能不死啊,除非他脑袋是铁打的。

    张坤突然想到了什么,双瞳放大,惊叫道:“护体武技?!你会护体武技!”

    秦铭提着剑,目光狰狞的朝女人走去:“突然就出现在我身边,要么会瞬移,要么会隐身,真是个危险的人物呢,我可以不杀张坤,但一定要杀你!”

    女人急忙连开数枪:“砰砰砰。”

    秦铭剑势一起,将子弹尽数挡下。

    女人脸色难看,突然一下就消失在前方。

    “哼,没用!”

    秦铭冷笑一声,拿起一枚石子弹射出去。

    “嘭!”

    打入虚空中,发出一道闷响。

    “啊!”女人惨叫一声,再次变出来,摔在地上,是胸前被击中了,鲜血蔓延开。

    她惊恐万状:“你怎么可能看见我?”

    秦铭指着地上:“现在可以确认了,你的超凡是隐身,刚才虽然消失,但地上的血迹不断出现。哼,幸亏是隐身,否则是瞬移的话,今天还杀不了你!”

    女人看着身后的地面上,果然是一点点的血迹。

    她脸色煞白,害怕的求饶道:“别杀我,我是破天成员,政府军少校,杀了我的话,天下都没你容身之地。”

    “哼,你们不是已经把那个黑人和蜥蜴人的死,按在我头上了吗?再多你一个又如何?”

    秦铭杀气大起,抓起一把石子,准备将女人打成筛子。

    张坤突然说道:“别杀他,我把拳谱写给你。否则你就算杀了我们,也别想得到拳谱。”

    秦铭皱了下眉头,取出纸和笔,扔在地上:“速度点!”

    张坤一屁股坐在地上,拿起纸和笔,颤巍巍的画着。

    “你可以故意画错,可以试试我能否辨识,若是我辨识出来了,就卸这女人一条腿。”

    秦铭将剑插在大地上,寒气逼人。

    那女人吓得一哆嗦,急忙说道:“张坤,千万别画错,他肯定有识别之法,千万别让我断腿。”

    张坤皱了下眉,他开始也想到了故意乱画。

    毕竟这个时代,并没有什么好方法可以鉴别武技,但一想到对方掌握的四五种武技,就不由得心中一寒。

    他的手抖了下,咬牙拼命画下去。

    秦铭并不介意他画的如何,反正连接不到业力,就断这女人一条腿,再连接不到,再断一条,直至张坤完全正确的画出来。

    “还有一件事要问你们,昨天从城外带进来的那批人,带去哪了?”秦铭问道。

    “什么人?”女人愣道。

    “以时代重工招工为名,带进了一批人,一百多,没有军部盖章,就直接带走了,我要知道你们的目的,和他们的下落。”

    “不可能,没有军部盖章,城外之人是不可能进来的,就算是时代重工招人,也必须要军部的印章。”女人说道。

    “你是装傻,还是真不知道?”

    秦铭拔出剑来,身上寒意扩散,向那女人走去。

    “真不知道,我是真不知道,你别,别过来!”

    女人吓得就要隐身逃走。

    “敢隐身,我就一剑杀你!”

    秦铭目光一寒,提前招呼道。

    女人身躯一滞,便僵在地上,不敢跑,害怕的说道:“我是真不知道,你别杀我。”

    张坤突然停下画画,问道:“你是说昨天?这件事和李奎他们的死有关吗?”

    秦铭看了他一眼:“当然有关,我去追查这件事,被他们两个拦着,击败了他们,正要追问那些人的下落,结果那个园丁跑出来,将他们两个杀了灭口。然后,园丁被我击败,放出那几千米长的森林,自己逃走了。”

    “什么?李奎他们是陈鹏少校杀的?!”

    张坤身躯一震,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女人也呆滞了下:“不可能吧……”

    “哼,我就知道,那园丁肯定会赖在我身上。我明的告诉你们,是他杀的,他怕秘密泄露,杀人灭口,信不信由你们。我现在只想知道,那群城外的人,被带到哪去了?”

    张坤和女人互望了一眼,都是面色凝重。

    女人将凌乱的衣服裹紧,把一些露出来的地方都遮好,恢复了一些精神状态,认真的说道:“两位破天成员的死,事件十分严重,现在军部高层震怒,一定要抓住真凶。如果真不是你杀的,你可以配合我们调查,否则你背着这个锅,将来未免死的太冤。”

    秦铭看他两人模样,并不像是装的,难道园丁所为,是自己私下行为,与破天无关?

    “配合你们调查可以,但我无法确保自己安全,我不可能将自己的命交到你们手里。事情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们可以自行调查,等我信得过你们的时候,再配合不迟。”

    女人蹙起眉头,问道:“还有其它什么线索没?”

    秦铭想了下,说道:“星川大学,王觉觉醒第二序列,据我所知,军部的调查结果,说第二序列另有其人,不知是故意放烟雾,还是被人隐瞒了?”

    女人惊道:“这件事我知道,结果的确是说另有其人,真的是王觉吗?那王觉现在人呢?”

    秦铭心中一沉:“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当时那黑人和李奎找到王觉,并且击败了他,说用来做‘采集’太可惜了,这采集是什么?”

    “采集?”

    女人眉头蹙紧,摇头道:“不知道,没听过。”

    秦铭说道:“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在这了,你们能早点调查出结果,救那些城外的人出来。”

    女人说道:“我会把你说的,整理成材料,上报给芙城破天小组组长。如果真是陈鹏所为,破天容不得他,你静等结果吧。”

    秦铭冷笑道:“可别这么乐观,陈鹏,李奎和那黑人,都不是什么好人,证明你们破天里面,已经出了大问题,说不定你们组长本身,就和陈鹏是一伙的。”

    女人断然道:“不可能!”

    秦铭冷哼一声,不再说什么。

    没多久,张坤就画好拳谱,并且将各种心法要诀都写的清楚,一共三十多页,交给秦铭。

    上面还沾着大量血迹。

    秦铭一页页的翻过去,装作辨识的样子,但眼中光芒越来越亮,因为手触碰到秘籍的第一刹那,他就已经连接到了拳法业力,知道这本拳谱是真的。

    第七本。

    他将最后一页翻过,满意的收起来。

    虽然脑袋上挨了一枪,血流不止。

    但拿到秘籍的那一刻,所有负面情绪都没了,觉得这一切都值得。

    他将剑从大地上拔出。

    “不要!——”

    女人见他拔剑,惊恐的叫一声,拼命后退。

    “不用跑,武技是真的。”

    秦铭提着剑,看了两人一眼:“就此别过,希望这件事尽快解决,再有其它任何线索,我也会想办法联系你们。”

    张坤问道:“你怎么知道武技是真的?”

    秦铭淡淡一笑:“秘密。”

    张坤不再说话,他过去扶着那女人,关心的询问伤势。

    秦铭突然觉得,这人倒也是条汉子。

    他将秘籍揣进兜里,提着剑颤巍巍的走,脑袋上挨了枪,感觉走路都没法走直线了。

    突然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传来。

    路边的植物猛地暴起,一瞬间生长了几倍,向他冲过来。

    脚下的石子缝隙中,也暴出大量植物。

    秦铭心头一惊,急忙提了口气,飞身而起。

    幸亏这些植物都是一些低矮的品种,只有石头缝隙中长出几根极长的枝条,但也被他轻易用剑气劈断。

    秦铭一口气飞落在一块大石头上,警觉的望向四周。

    那女人和张坤也停下身来,互望一眼,同样生出警觉之心。

    “这次你是插翅难飞了。”

    九孔石桥上,缓缓出现一道身影,带着青面獠牙面具,目光冰冷的看着下方,正是陈鹏。

    女人叫道:“陈鹏少校。”

    陈鹏说道:“原来是庄娜少校和张坤,两位辛苦了,还请两位一起配合我捉拿这犯人。”

    庄娜说道:“我们和他交手都受了伤,拿他不下。”

    陈鹏说道:“既然如此,那两位就到一旁好好休息,我一人对付他就够了。”

    陈鹏从桥上翻身,直接往下面跳。

    从水中冒出一大片植物,顶在他脚下,他每往前走一步,都会有植物冒出,托住他,如履平地。

    秦铭原本失血过多,脑子有些恍惚,但危险在前,立即变得清明起来,飞速思索各种办法。

    他看了一眼胸前吊坠,那神之泪的仿制品,是他最大底牌。

    但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敢动用。

    “小子,你不是很狂吗?怎么不吭声了,见到我怕了?”

    陈鹏冷笑不已:“指法呢,剑法呢,轻功呢,召雷呢?施展出来啊,施展出来我瞧瞧。”

    “哟,这不是园丁吗?”

    突然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大半夜的,在帮助植物生长呢?”

    秦铭的身后,突然多了一位穿着粉红睡衣的女子,迷人的身姿展现出来,脸上带着一个粉色的熊猫面具。

    手机版阅读网址:m..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