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玄幻小说 > 剥削好莱坞1980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直觉的含义
    罗纳德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没睡好。

    有时候,判断一个人在某件事情上有没有天赋,就是看他能否很快的识别出高人。只有知道谁厉害,才谈得上学习提高。

    很多人看书从业多年,到底谁是真功夫,谁是假把式也分不清,那就谈不上有天赋。

    沃尔特·默齐就是这样一个高人,他几个回答,仿佛在罗纳德眼前推开了一扇门,让他窥视了几眼电影殿堂里,顶级导演的真正秘密。又吝啬的把门关上了。

    当然遇见高人,是不是愿意教你,也要讲个缘分。沃尔特·默齐和罗纳德就挺对眼,两人问答了几个回合,沃尔特就让罗纳德去给他当助理。

    本来计划要呆在洛杉矶,等待秋季开学再回纽约上大学。但是碰到这种难得跟大师并肩学习机会,罗纳德又不想放过。

    想了一晚,第二天专程去请教前老板罗杰·科尔曼。

    罗杰·科尔曼听说沃尔特·默齐同意他去西洋镜公司当剪辑助理,也很赞同:

    “你可能不知道,沃尔特·默齐在南加大,和星球大战的导演乔治·卢卡斯是当时两个最出色的学生。乔治的电影处女作thx1138,就是沃尔特编剧的。

    后来他又进入声音编辑领域,科波拉的电影‘窃听大阴谋’,沃尔特凭此拿到了奥斯卡最佳音效奖的提名。‘教父’的录音也是他做的,虽然没有署名。”

    “科波拉很欣赏他,要不是西洋镜公司因为这部‘现代启示录’财务困难,本来沃尔特去年就有机会做导演的。”

    “所以你是认为我应该放弃大学,去西洋镜学习剪辑吗?”

    “不不不,罗纳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认为你应该去上大学。”

    罗杰·科尔曼郑重其事地说道,“任何人有机会,都应该尝试一下大学生活,这会改变一个人的思考方式,会改变人的命运。

    你先去上学,反正沃尔特一直欢迎你去,你在休假的时候去他那里学习,也可以。”

    罗纳德点点头,自己确实有些太急迫了。

    “我听默齐先生说,今天回来新世界公司做个讲座,我能旁听吗?”

    罗杰·科尔曼站起来拥抱了一下罗纳德,“孩子,这里永远欢迎你。”

    沃尔特·默齐的讲座在新世界公司放映厅举行。罗纳德早早来到,挑了个过道边的位子坐下,这里就是看“摇滚高中”样片的地方,回到充满回忆的地方,有点亲切。

    沃尔特·默齐是个跨界的专业人士,他既剪辑胶片,也做声音编辑。所以新世界的剪辑师和混音师,都来听他的讲座。

    沃尔特首先放了一段影片,是好莱坞早期的一部黑白片片段,大概5分钟长。

    “有人发现这本胶片的特殊之处了吗?”

    “他没有剪辑,是一镜到底的。”一位剪辑师回答。

    “对,实际上希区柯克也拍过这样的电影,他的夺魂索(rope),整部电影只有8个镜头,每本胶片之间用黑屏连接,除了中间的一次跳切,整片没有剪一刀。”

    “我的问题是,既然电影能够这样拍,为什么还需要剪辑呢?”

    沃尔特·默齐继续自问自答。

    “原因有两个,一是拍摄的难度,这样拍需要长时间的排练,而且一个地方处理不好,长镜头就要重拍。成本原因,好莱坞选择了剪辑代替长镜头。”

    沃尔特·默齐,继续播放了另一段影片,是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开场片段。

    一只类人猿,把一根骨头抛向空中,掉下来的时候变成了一艘长条型的宇宙飞船。

    “另一个原因是,剪辑,可以挑战人类想象力的极限,如果我们全部使用希区柯克的方法,那么这样有想象力的叙事,就不能完成。

    人类上百万年的进化历史,就在这一抛,一掉下完成了。你不可能找到比库布里克更简单的表现方法。”

    “这就是剪辑的意义。”

    沃尔特·默齐就像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大师,在电影的剪辑,录音,声音编辑等等方面侃侃而谈。

    时而引用贝多芬的交响乐,时而引用莎士比亚的二十四行诗,时而引用东方古老的易经,来解释各种剪辑和声音编辑方法。

    罗纳德听得如痴如醉。

    比如他说电影,更像古典音乐里的贝多芬。贝多芬的音乐一大特点就是引入了动态范围。可以一下子音乐非常响,一下子又很轻。

    就像电影镜头的特写和远景,可以随时切换。这在更古老的巴赫那里,是绝对没有这种上百倍响度的差别对比的。

    又比如说,他讲到电影中配乐的使用,不要提前告诉观众剧情的高潮所在。

    很多为了省事的剪辑师和声音编辑,碰到吓人的事情,就配一段古怪的音乐。碰到高兴,就来一段欢快的。

    但是人物在发现危险之前,你就配上危险的配乐,观众真正看到危险的惊吓之处,就没有这么怕了。因为他们已经被音乐提示:接下来有危险。

    在电影“教父”里,经典的麦克·柯里昂刺杀镜头。沃尔特·默齐就一直保持安静,没有配任何背景音乐。

    直到刺杀完成之后,才配上歌剧的高潮。这样观众的情绪体验才完整。

    “环境音乐是情绪的放大器,而不是发生器。”沃尔特·默齐总结到。

    “说到环境音乐,我认为应该把音乐世界化。”

    世界化(worldizing)并不是要选用世界上其他国家音乐的意思,而是说电影里的音乐,应该像我们在真实世界里听到的感觉一样,不要直接使用唱片音轨。

    沃尔特·默齐又拿“教父”开场的婚礼戏来举例,因为这部电影大多数人都看过,除了可怜的罗纳德。

    “婚礼这场戏,在拍摄的时候,我们在现场放音乐,因此现场收音会录进去噪声,讲话声,风吹过麦克风的声音,还有最重要的,我们是在离演奏录音十几米的地方录音。

    人的耳朵非常敏锐,一个音源,放在十几米,几米,或者一百米意外,我们能够很容易的分辨出来。

    如果教父婚礼上的音乐,我们直接用唱片音轨合成的话,我们就丢失了大多数真实世界的信息。

    因此,我是用现场收音的音轨和唱片音轨同时合成,镜头到了室外,我就放多一点现场音轨,所以你在看这场婚礼戏的时候,会有置身其间的感受。”

    怪不得“摇滚高中”的音乐有点怪,没有现场感。

    罗纳德暗自想到。自己参与拍摄和后期制作了“摇滚高中”以后,再听沃尔特·默齐的讲座,果然能够提升一些段位。

    “我们怎么更好的确定应该某个镜头应该剪在哪里呢?有时候剪在前半秒钟,还是后半秒钟,感觉差不多。”有位剪辑师提问。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的答案是,让我们的直觉来告诉自己,应该剪在那一格?”

    罗纳德听到沃尔特·默齐也高举直觉,不由地竖起了耳朵。

    “如果你和一部电影呆的时间久了,就会形成一种直觉。导演的引导,演员的表演,演员之间的互动,一部电影会有自己独特的节奏。

    只要感受到了这种节奏,我们就能用直觉找到那一格。不管打几次停止按键,每次影片都会停在同一格上。”

    什么?下面的剪辑师哄的一声开始互相交谈起来。

    这有可能吗?一秒钟电影能播放24格胶片,每格胶片的时间只有二十四分之一秒,用正常速度播放电影,然后每次按停止键,都能打在同一格上?

    “事实上,如果我前后两次没打在同一格上,我就知道还没有形成直觉。我会倒回去看更多的胶片,直到把这些情绪,感觉,表演纳入大脑,内化为直觉的一部分,那样我就能打在同一格了。”

    “那想要每次都停在同一格,还有什么技巧吗?”罗纳德趁机提问。

    “嗨,你好,罗纳德。是的,我还有些技巧,帮助我达到这一目的。最简单的技巧,就是要站着剪辑。”沃尔特说道。

    站着剪辑?难道还能坐着?罗纳德有点疑惑。旁边的剪辑师悄声说道“沃尔特他们在西洋镜,用的是西德的kem剪辑机,那是卧式的,要坐在桌子前面剪。”

    “人从猿进化而来,我们习惯站立行走。站立的时候,人的直觉反应的最快的,也最准确,这是人类狩猎几百万年进化出来的直觉,所以我习惯站立着剪辑。”

    “第二个技巧,是要想象自己在大银幕上看胶片。剪辑机的窗口一般都很小,小的画面会产生错觉。

    实际上在大银幕上播放的时候,画面会有更多的细节,会造成在小画面上成立的剪辑点,在大银幕上不成立。”

    沃尔特·默齐补充:“我一般会用纸叠两个小人,一男一女,放在剪辑机屏幕前,这样就能想象在大银幕上看到的画面是怎样的。”

    原来如此,沃尔特·默齐的意思,直觉是各种日常感觉的内化,只要长久的浸润在一种世界里,我们也会直觉地作出决定,这种决定往往就最符合这个世界的需要。

    那难道自己的直觉是上辈子看电影看出来的吗?那是看了多少电影,才能自然的生出种种直觉预感?难道我上辈子是个影迷?

    结束了讲座以后,沃尔特·默齐叫住了罗纳德,拿了一瓶东西递给他。

    罗纳德接过一看,原来是一瓶蜂蜜。

    “这是我和我太太安吉,自己养的蜜蜂酿的蜂蜜。这是最好的元蜜,送给你。”沃尔特·默齐笑着说到。

    “我马上要动身去髪国戛纳,科波拉在那边还要继续修改电影,我听罗杰说你秋季要去纽约大学学习,明年暑假,我就在旧金山等你。”

    罗纳德激动地拥抱了默齐,默齐1943年生人,正好是罗纳德的叔叔的年纪。

    “记得要多看好电影,不管是新电影还是老电影,那是灵感的来源。”沃尔特·默齐叮嘱。

    两人挥手话别。

    罗纳德觉得,在洛杉矶已经诸事已了,再呆下去也没有什么长进的好机会,应该回纽约斯坦顿岛,准备一下大学生活,和在纽约的摄影生意了。

    手机版阅读网址:m..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