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其他小说 > 钓系美人穿成恶毒继母[快穿] > 正文 第123章 番外一西幻人外——迷人的她
    乔纱从寝殿中离,跨出殿门就瞧见站在廊檐下的皇李诺,他穿一身简单的衬衫和骑士裤,细腰宽背,挺拔又线条流畅。

    他听见声音,微微侧过身来朝跨出殿门的乔纱看过来,微风吹着他的碎发,实,他拥有一副非常东方的长相,是乔纱从前很吃的类型。

    但经历过李容修和谢兰池之后,她就觉其他不够看,腻。

    现在她更喜欢非类。

    “殿下。”该亚站在门口胆怯地低着头,轻轻叫她。

    乔纱闻到一股浓郁的玫瑰香,她侧头看见立在守卫身旁的该亚,他抱着一大束红玫瑰,低头不敢抬起。

    是怕皇吗?

    乔纱朝他走过去,伸手从那一束玫瑰花中抽出一枝,递给门口的守卫。

    守卫一愣,抬看她,对上她的笑容和双,脸登时红,这玫瑰是……

    “替我送给莱斯哥哥,祝他早日康复。”乔纱那支玫瑰侧着『插』进守卫腰间的皮带间。

    收回手,牵住该亚的手,拉着他下廊檐。

    该亚的心跳飞快,手指被公主紧紧握着,就那样光明正大地走过皇的身边,他看见她摆动的裙摆,像是摆动在他心上,公主……待他太好太好,他何德何能。

    他忍不住抓紧公主的手指,恨不能一颗心捧给她,她哪怕碾碎,丢掉,也无所谓。

    乔纱牵着该亚路过李诺,见他要张口,竖指“嘘”一下,低声道:“莱斯哥哥受伤在休息,有什么事我们出去再。”

    李诺的目光在她和该亚拉着的手上扫扫,没有什么跟着她离莱斯的小园子。

    殿中的莱斯穿过着的窗户目送乔纱离,守卫进来,一支玫瑰奉给他。

    纱纱送给他的,一支娇艳的红玫瑰。

    ------

    天有些阴。

    乔纱依旧拉着该亚,脚步也不曾停下,离莱斯的宫殿,才问李诺:“皇殿下,找我有事?”

    李诺皱皱眉,她这不是在明知故问吗?

    “公主殿下没有看到信吗?”李诺也明知故问,他问过男仆,乔纱是看他的信。

    “看到。”乔纱答不假思索一般。

    看到,却不回复他。

    李诺看向她,“我以公主殿下至少会保持基本的礼貌拒绝。”

    她停下脚步,惊讶地回头看他,“我没有想要拒绝你啊。”

    风她的红发轻轻吹起。

    李诺停在她两步外,很难松眉头,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回复、不拒绝、不赴约。

    “我以皇殿下,救我的莱斯哥哥,换来和我的约会权,至少拥有等待的耐心。”乔纱吹『乱』的红发挽到耳后,对他笑笑,高傲地:“你邀请的是魔族的皇女,难道你以随便一封信,就能到我的回复?”

    她不解地又:“还是皇殿下以我曾向你求婚,现在你屈尊向我示好,我就会欣喜若狂地盛装赴约?”

    李诺站在那里,像是被戳中心思,眉心越皱越紧。

    是,他不否认。

    难道不是吗?她向他求婚,不就是和他联姻吗?

    那他现在邀约,她又在拿什么乔?

    “天啊,你真的误会。”乔纱惊讶地:“我确实愿意和你联姻,但我只是和族的皇帝联姻,那个是不是你都行,皇殿下能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不必费心和我约会,更不必喜欢上我,因我也不喜欢你。”

    李诺当然明白联姻的意思,可是这被她这样直白□□地出来,他仍然惊讶又隐隐愤怒。

    可他在愤怒什么?

    向他求婚是她,现在拒绝他的,还是她。

    他在这一刻有一种被她玩弄的愤怒感。

    有生以来,他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感觉,还是一个女,一个他从一始就厌恶看不上的女。

    李诺压着心里的情绪,被激起前所未有的征服欲,他原本没想在她身上花功夫,他是要和她联姻,但魔族强弩之末,他只用按照计划,联姻就会顺利进行。

    但现在,他要让这位高傲的小公主,心甘情愿地跳进他的笼子里。

    “公主殿下也误会。”李诺松眉头:“我在湖边就对你过,我的妻子要是全心全意爱着我的,所以在你没有爱上我之前,我不会和你联姻。”

    乔纱在心里笑,瞧瞧男这脆弱的尊和负,稍微踩一踩就能激起他的“征服欲”。

    “这次邀约,是想和公主清楚这个奴隶的事。”李诺朝低着头的该亚看一。

    该亚紧张地抿抿嘴。

    “原本一个奴隶,公主看上也没有什么。”李诺看着该亚:“可这个奴隶不同,他出身不明,来历不明,却害死整个村庄的,因此他的腿才被打断。公主要他留在身边,还是考虑清楚的好。”

    乔纱感觉握着她的手指变僵冷僵冷,她侧头看该亚,他的脸变苍白没有血『色』。

    “希望公主不要误会,是我在虐待一个无辜的奴隶。”李诺一样东西掏出来,递给乔纱,“这是他的奴隶契约,公主可能不清楚,他的主并非是我,而是路西法。”

    路西法?堕落天使?

    乔纱接过那张老旧的羊皮,打来只在上面看到一个十字架的图案和血『色』手掌印。

    这个十字架图案,乔纱昨夜在该亚的肩胛骨上看到过,她那时还以是皇给他的烙印,没想到竟是他和堕落天使的奴隶契约吗?

    “这掌印是他的,公主不信可以己印证。”李诺看着头也不敢抬的该亚,对乔纱:“他脸上的溃烂,也是他的主路西法给他的惩戒,所以永远无法治愈。”

    该亚浑身僵冷,连嘴唇也泛白,抱紧怀里的玫瑰花束,任由那些刺扎伤他。

    “该清楚的,我也清楚,公主若是要留下这个奴隶,就请小心提防。”李诺朝乔纱点一下头,礼貌地:“祝公主日安。”

    完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礼貌当,没有一丝丝的纠缠和犹豫。

    乔纱望着他的背影,倒是觉这个李诺,比她之前遇上的男,都有心机一些,至少会好好。

    知道她在玩弄他,却没有愤怒,反而是在这个时候把该亚的奴隶契约给她,还和她解释清楚他没有虐待该亚,行洗白。

    顺便又扳回一城,告诉她,他约她可不是看上她。

    怪不能带领族崛起,又活到最后。

    身侧的该亚抱着玫瑰跪在她的脚边,“公主罚我吧。”

    乔纱垂看着他,他单薄的衣衫被风吹瑟瑟颤动,像是他在发抖一样。

    他紧紧抱着玫瑰,声音又低又害怕地:“您打我,杀我都好,但请您……请您不要让我离您。”

    乔纱看见他的手指渗出血来,蹲下身拉他紧抱着玫瑰花束的手,“什么不告诉我?”

    他颤抖一下,眶一点点红,不敢看她:“我签订契约,果契约出口,会立刻……变成血水。”

    他没有想欺瞒公主,果可以他什么都愿意告诉公主。

    可是,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就是欺瞒公主。

    “您杀我吧。”他难过心酸成一团,喉头也酸,他最近太幸福,幸福到总是在担心很快就会被打回原形,现在反倒安心。

    他本就是活在地狱里的奴隶,能到一点点幸福就是天大的幸运。

    温热的手指抬起他的脸,他看见公主。

    公主用宝石一样的睛看着他,轻轻笑着:“我的小奴隶怎么这么爱哭?”

    他不知道什么,压在眶里的泪就酸酸楚楚地掉下来,怎么忍也忍不住。

    “我又不是不讲道理。”公主对他:“可以原谅你一次。”

    公主原谅他。

    该亚在那一刻,无法形容他的感觉,他低头哭更厉害。

    公主待他这么这么好,怎么办?他该怎么报答公主?

    他这么幸福,神一定会惩罚他,因他不配,他是罪。

    玫瑰的芬芳混着他的泪,公主轻轻托起他的脸,他看见公主亮晶晶的睛。

    “你是路西法的奴隶?那你有见过路西法吗?”公主问他,睛里全是憧憬的光。

    他有些愣怔,公主……憧憬路西法?那个世界上最可怕的魔鬼?

    他摇摇头,“没有,我只看到他的一团黑影子,从来没有见过他……”

    “那路西法什么要和你签订契约?他需要奴隶做什么?”公主又问他。

    他张口想回答,可喉咙里一下子就堵血一样泛出腥甜,他猛地转过头,一口血吐出来。

    乔纱慌忙后退,看着地上的血,明白过来,他无法出任何关于路西法的事情吧,不然就会成血水。

    她伸手抚『摸』上他的背,“我不问,你别回答。”

    堕落天使的卵不就在黑塔里吗?

    --------

    李诺刚刚回到他休息的寝殿中,就有仆匆匆忙忙过来找他,一封黑金颜『色』的信函交给他。

    那信用红『色』火漆封着,红漆烙印着玫瑰花。

    “公主殿下,给您的信。”仆。

    李诺接在手里,惊讶也不惊讶,他刚才和她的那些,起作用吧,她始觉误会他,觉他压根不想和她联姻。

    这样高傲骄纵的小公主,从小到大被宠着捧着,一旦他拒绝她,冷落她,她就会想要驯服他。

    李诺刮火漆,拆那封信,白『色』的信纸上只写一行字——很抱歉,我没空。

    李诺拿着信愣一下,随后气笑。

    他几乎能想象到,尊贵的小公主在写这封信时脸上是怎样高傲的表情,可能还会挑一挑她漂亮的眉。

    始终一的高傲,好很。

    李诺信装回信封里,丢在桌子上。

    在信封落在桌子上时,他听见隔壁的敲门声。

    他送信的仆,在外面对隔壁:“黑奇先生,公主殿下给您的信函。”

    她给那只豹子也送信?

    李诺忍不住走到门边,朝外仔细听。

    他听见黑奇不可思议的惊讶声:“公主殿下邀请我今晚共进晚餐?”

    李诺的眉紧紧皱起来,她什么意思?

    她没空,就是指她要约一只兽,拒绝他?

    她是故意的吗?

    李诺原本冷静下去的心,一下子就愤怒起来。

    那一下午的时间,他都莫烦躁,无端端想起她那张傲慢的脸,戏弄的。

    他强行让己集中注意力,和塞西尔谈联手守护黑塔的事,可没谈多久,就听见窗户外,有叫一声:“黑奇先生。”

    那声音,是乔纱。

    他和塞西尔全都一顿。

    塞西尔起身朝窗户走过去。

    李诺的目光跟随着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也起身,走到另一扇窗户下,朝楼下看过去。

    外面天『色』已黑,白金宫殿点满灯,花园小路上一排排矮矮的石头路灯,照亮花园。

    乔纱就站在楼下的花园小路上,仰着头朝二楼的某一扇窗户,招招手,微微笑着。

    李诺的目光凝在她身上,她今晚穿蔷薇粉的裙子,领口很低,窄窄细细的腰封,她雪白的胸||脯聚高高,她红发盘起来,『露』出光洁纤细的脖子,没有戴任何项链宝石,只有她『毛』茸茸的碎发做装饰,簇拥着她娇艳的脸颊。

    她确实不需要任何装饰,她的身体、她的双、红唇,就是最动的装饰。

    今夜的她格外可爱、丽。

    黑奇从二楼的窗户探出头,受宠若惊地:“公主殿下?您怎么亲过来?”

    她站在花园的灯光里,歪着头对黑奇笑着:“因我迫不及待想让黑奇先生见到我。”

    李诺扶在窗户上的手指收收,他很难不承认,这样的乔纱没有会不心动。

    他甚至有些生气,什么她对其他可以这样,对他却总是傲慢不讲理。

    窗下的塞西尔眉头皱起来,纱纱这样盛装,要和黑奇约会吗?

    他想要推窗,和纱纱些什么,可又不知该些什么。

    阻止她去约会吗?

    可她已经成年,早就该享受热烈的爱和追捧。

    她是那么丽可爱,没有男士会不喜欢她,不她目眩神『迷』。

    他不该,也不能禁锢她,私藏她。

    手机版阅读网址:m..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