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耽美同人 > 我和六个Alpha匹配100% > 正文 令人震颤的秦意(联盟当聘礼怎么样...)
    第44章

    秦意离开的时候, 几大城邦的人都出来相送了。

    他们个个神色复杂,没想到白做一场嫁衣裳,冒着那么大的风险,从帕利城邦王的眼皮子底下, 把秦意带出来了。

    结果现在人成神廷的了!

    “那我们手里……就没有人质了啊。”他们结结巴巴地出声。

    神廷人员冷酷无情:“要分得清轻重主次。”

    攻打帕利, 难道不是最重要的事吗?

    您当初可是这么说的啊!

    几大城邦的负责人暗自落泪。

    我们现在拿什么去和帕利打?

    拿头去刚吗?

    神廷人员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老头轻咳一声说:“我允许你们借用神明的塑像。”

    几大城邦这才露出了欢欣鼓舞的表情。

    秦意上船的时候, 回头望了一眼。

    很快就有十来人扛着巨大的塑像, 缓缓走了出来。

    塑像竟有九丈高,如果不是这些人的手臂上都延伸出了很明显的外骨骼装置, 秦意估摸着他们应该是抬不起这东西的。

    人在塑像的面前,真就渺小极了。

    神明的塑像格外巍峨,带着极强的压迫感。

    秦意匆匆扫了一眼。

    微微飞扬的黑色长发, 微抬的手, 手指向下, 做出了轻轻下按的动作。好像一动手指, 就能将山河都荡平。

    星际时代无人信仰神明。

    所以秦意也从来没有见过神像。

    但他想了想, 如果世间真的有神,那么大概真就是这样的。神味十足。

    “神官大人……”身后传来疑惑的声音。

    大概是准备催促秦意赶紧上船。

    秦意眸光一抬:“嗯?没有脸?”

    身后的人疑惑地看了看他:“您不知道吗?所有的塑像, 都没有脸啊。因为没有人见过至高的神明。大家只见过智慧之神蕤的真面目。”

    不仅是真面目。

    现在还多了个“真身”。

    是真身!真正裸-体的那种身!

    秦意:“噢。”

    乌鸿那双僵硬的冰冷的眼眸转了转。

    他会想要见到我的真面目吗?

    这个问题当然得不到答案。

    他们的船很快舒展开翅膀, 在空中奔向了另一个方向。

    秦意现在已经基本摸清这个世界了。

    所以他毫不在意地, 直接让他们按照他指引的方向飞过去。

    “为什么去那里?”阿非问。

    “我去取一样东西,不行吗?”秦意转头看他。

    现在神廷中负责和秦意对接的就是阿非。

    阿非一对上秦意的目光,就觉得那条黄金内裤好像束缚得更紧了。他欲哭无泪,阴影长存。只好挤出来一句:“当然……行。”

    接下来就是阿非去劝服其他人了。

    秦意没有去管。

    他用纸笔画了一条航线图, 然后交给了阿非。

    两个多小时后。

    他们按照秦意的意思,将这艘大船, 驶向了秦意地图上的目的地。

    “那是什么?”他们惊骇地睁大了眼。

    那是什么?

    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科技。

    乌鸿一眼就认了出来。

    但对于这个世界的土著来说,那东西简直就和传说中的诺亚方舟一样,令人感觉到震撼,头皮发麻。

    那是无法描述的奇观。

    它的高大,像是能将天际都捅破……

    那是秦意的星际舰。

    秦意:“等着。”

    等着?等什么?

    神廷的人恍惚了一瞬。

    下一秒。

    秦意就掏出了机甲。

    他们乘坐的大船渐渐降低,正趋近地面时,一只粉色的高大机甲拔地而起,并飞快地用两只机械臂,分别托住了秦意和秦意的机器人。

    大块头则留在了船上。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秦意走向了那座庞然大物。

    庞然大物通体的冷峻、锐利,让他们感觉到了本能的战栗。

    “那是个怪物吗?”

    “它张开了嘴……它把神官吃了进去!”

    阿非不耐地道:“你们是什么蠢货?那很明显是他的东西!也许是某种武器,也许是某个城堡,也许是交通工具,但……绝不会是怪物。”

    秦意带着他的机器人充满了电,又带了一些能源在身上。

    乌鸿望着几乎装满半个一号储藏室的能源矿石。

    他从它们的身上,感知到了很熟悉的味道。

    那应该是他曾经散落在各个位面的东西。

    而拥有如此之多的少年。

    难怪他身上的烙印会格外的明显。

    这东西对于人类来说,应该是宝藏吧。

    如果落入低等的维度,它们也许还会引得人类自相残杀……

    但他看着秦意转了转手中的矿石,笑着说:“可惜我只知道部分机甲能直接使用这样的东西,机器人好像不行……不然就能装一块给你了。这样你大概能用上很久吧。”

    从星际舰的科技水平来推断,在秦意的维度,它们应该依旧是值钱的才对啊。

    他却想要将这样的东西,装在机器人的身上吗?

    秦意:“唔,好了,现在让我试试,能重新给你开机了吗?”

    秦意托住了他的脸。

    等凑近的时候,甚至会给人以深情的错觉。

    开机音响起。

    乌鸿听见自己的嘴里又发出了那声冷冰冰的:“主人。”

    秦意轻拍了下他:“跟上来。”

    然后秦意就转身走在了前面。

    星际舰很快重新打开了。

    秦意带着乌鸿缓缓走了出去。

    他跳下星际舰。

    那庞然大物在他的身后,冰冷得近乎狰狞,可又好像蛰伏得安静如斯。

    这种纤弱美人和它之间的巨大对比,让神廷的人不自觉地都看呆了。

    阿非喃喃道:“也或许,这不是什么武器,也不是什么交通工具。它是一种神迹。”

    他们的神官大人,到底有着什么样震撼的来历?

    秦意还是把星际舰暂时留在了这里。

    它太笨重,适合在太空航行,而不适合在空中挪动身躯。

    反正这个时代暂时没有人,能够撼动星际舰这样的东西。

    秦意回到船上,这才跟着他们往神廷去。

    这一路上,大家对他再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和不敬。他们抬眸望向他,眼底充满着惊惧,甚至是敬畏。

    ……

    神廷掌握着全世界最庞大的书库,无数的古籍、文献,都只有在神廷才能翻阅到。

    这些都是那个印草莓的小姑娘告诉他的。

    秦意想从中找到,有没有关于虫洞的记载。

    他如果还想要回到星际时代,就只能再次通过虫洞。又或者……这个世界真的有神明。而神明不仅会原谅他的亵-渎无礼,还得亲手帮他撕开空间才行。

    但这算什么?

    这属于得做十八个白日梦才能做出来这样的剧情!

    秦意打了个呵欠。

    站在船沿往下望去。

    这里的建筑都相当的高,它们全部用木头铸成,上面还要修一个高高的尖尖,堪堪与云相接。

    秦意猜测,这大概是……他们认为这样是离神明最近的办法。

    秦意的目光一转。

    大船缓缓收起两翼,再落地。

    乌压压的人群迎上了他。

    他们躬身口呼:“拜见神官大人。”

    秦意歪了歪头。

    他为什么曾经很想做明星呢?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想,一个柔弱的,甚至失去了信息素吸引力的尚且年幼的Omega,要怎么才能推翻身上压着的父权的大山呢?

    如果可以站在巅峰。

    万众瞩目。

    他就可以不再受家族的压迫了吧?

    甚至。

    真心实意爱他的人会有很多很多很多。

    那将补足,他自幼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半点爱意。

    可是很神奇。

    他拿到了遗产,他没能成功逐梦演艺圈。

    但真的有无数的人向他俯首了。

    只是还是没有人真心实意地喜欢他。

    秦意抿了抿唇,在众人热切的目光中,在他们的拥簇下,缓缓向前走去。

    “神官大人来得正好,今天正在举行驱邪仪式,请神官大人主持。”对方说着,塞了一根火把到他的手里。

    火把是特制的。

    把手握起来冰凉,一按上面的按钮,顶端就会打开,喷出蓝色的火焰。

    秦意满脸问号地一抬眸。

    这才看见了高台上被架住的女人。

    女人的手脚都被捆缚。

    下面架着的都是柴堆,只要一点上去,她就会立刻被火焰吞噬掉。

    秦意:?

    算了吧。

    他还是去当明星。

    被这样一群人拥簇,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神官大人,请。”神廷的人催促道。

    “要怎么做?”秦意问。

    “您只需要点燃她脚下的柴堆。如果她的身上没有邪恶的力量在,火焰就无法吞噬神明的信徒。如果她已经信奉邪恶,放弃了自己的信仰。火焰就会烧死她。”

    秦意:“……”

    这种弱智的环节设置。

    就仿佛让一个人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就是个十足的伪命题。

    “神官大人,您在犹豫什么?”对方紧盯着他,问。

    显然。

    除了阿非等人,已经被他震慑住了以外。

    这里的人并不在意秦意,甚至有意想要给他一个难堪。

    可谁他妈在乎呢?

    秦意礼貌地冲他点了点头。

    然后“啪”的一下打开火苗,把他点了。

    男人惨叫一声,往地上滚了下去。

    他拼命打滚。

    但没有用。

    那火苗甚至烧着了其他人的脚面,于是一时间所有人都离他远远的了。

    秦意指着他轻描淡写地说:“你们看,那邪恶到了他的身上了。火将他烧着了。”

    众人震撼噤声,一时发不出更多的声音,只剩下那个男人不绝于耳的惨叫。

    秦意指了指那被绑起来的女人:“把她放下来吧,邪恶已经不在了。”

    然后他转身就往神廷的大殿走了过去,没有再多看其他人一眼。

    众人喉头发紧。

    半晌才冲着秦意离去的方向,露出了惊惧的目光。

    乌鸿望着这一幕。

    若他有身体的话。

    他该是感觉到震颤到近乎战栗的,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仿佛星河灿烂都落在了少年的身上的震颤。

    他喜欢秦意。

    他好喜欢秦意。

    秦意的生命才是有意义的。

    他的身上承载着,乌鸿从不曾见过的精彩。

    不远处的阿非嘴唇颤抖。

    神官看上去真的好像是邪神……

    阿非哪儿知道。

    就算是邪神。他们的神明也已经倒戈相向了。

    此时的另一片时空下。

    联盟将会安排人手,先一步尝试进入虫洞的消息在星网传开了。

    与此同时公布的是一份名单,上面记录的是将要进入虫洞的人选。

    排在第一个的,就是郑一安。

    【联盟疯了吗?为什么会将郑一安派出去?】【郑一安是他们的王-炸啊。】

    【听说好像是因为郑一安的Alpha等级很高。】

    【那也没人敢拿这么珍贵的Alpha去冒险啊!哪怕这很有可能成功……】

    联盟的代表看见消息的第一时间,其实也是懵的。

    他根本没有这样的想法!

    他的父亲,联盟的总统,也没有这样的计划!

    “为什么?先生?那份名单是不是你放出去的?为什么上面会有你的名字?”他匆匆推开了郑一安的门。

    就如无数次遇见麻烦了,去找到郑一安来解决的时候一样。

    今天郑一安也是慢条斯理地抬起了头,给人以强大的心安感。

    郑一安笑了笑说:“我愿意为联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可代表却无法像往常那样从中感觉到高兴和得意了。

    他望着郑一安,突然从后背窜起了一股凉意。

    他们平时怎么用郑一安都可以。

    可在这里,不行。

    联盟内部会指责他们目光短浅。

    联盟外部会指责他们用完就扔,不顾功臣。

    无数将士会因此而感觉到心寒。

    “先生……要做什么?”代表从喉中艰难地挤出了声音。

    郑一安缓缓站起身,微微一笑,问:“你还记得秦意这个名字吗?”

    当然记得!

    这不就是最近,皇太子和周上将共同的未婚妻吗?甚至连陆济,还有克亚比一族都奇怪地搅合了进来!

    “秦意掉进了虫洞,这不是为了挖掘研究虫洞的借口,而是事实。

    “你不是还开玩笑希望我也假装有这样一位未婚妻吗?我当然没有这样的未婚妻。

    “但我看上了他们的未婚妻,我现在要去抢了。你觉得联盟当聘礼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