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耽美同人 > 我和六个Alpha匹配100% > 正文 他算计了他(1+2更)
    第21章

    “叮”的一声轻响。

    秦意的机甲充能完毕。

    矿洞中的静寂才重新被打破。

    霍尔斯掀了掀眼皮, 斜睨郑一安一眼:“郑先生就不用好奇我的身份真假了,相比之下,……我倒是更好奇,郑先生的机甲长什么样子。”

    郑一安大大方方地拿了出来:“您是说这个吗?”

    他手中巴掌大的机甲, 骤然在矿洞中变大。

    那是一架黑色的, 形状普通,趋近于市面上最常见款式的A级机甲。

    秦意都不由多看了郑一安一眼。

    这人居然有两架机甲。

    “堂堂联盟的外交官, 高S级的Alpha, 郑先生用的却是A级机甲?”霍尔斯讥笑出声。

    郑一安平静地点头道:“是啊,联盟一直这样苛待我。传闻不是都已经满天飞了吗?”

    这样的传闻确实有。

    郑一安为联盟做过很多事, 但联盟中却有人多次指责他肆意玩弄人心,要求限制他的部分权利。

    霍尔斯轻挑了下眉:“既然如此,那么我在这里杀了郑先生, 也没有人会知道。”

    郑一安不急不忙, 他看了一眼秦意:“如果你认为在奇利亚的面前动手, 是个不错的决定。那你可以试一试。”

    霍尔斯眸光一动, 到底还是收起了他的机甲龙。

    秦意这时候歪头多看了郑一安一眼。

    郑一安这一番话, 无非就是在提醒他,是那一亿没付清的通用币更重要呢, 还是将他有机甲蟒的事告密出来更重要呢?

    不愧是在联盟的政-治里打滚的人物。

    他也许比周奕擎和陆济都要棘手……

    秦意抬脸冲着郑一安轻轻笑了下。

    那我坑你的时候, 也就不用太有负罪感了呢。

    秦意问:“郑先生还要为自己的机甲充能吗?”

    郑一安看了看秦意。

    Omega没有捅穿他的秘密, 看来对霍尔斯的情意也很有限。

    郑一安嘴角一勾:“谢谢,我很需要。”

    他喜欢和这样识时务的人合作。

    在这个世界上,重情是相当愚蠢的一件事,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反而是麻烦的。

    如果只是最单纯的利益交换,那么就简单多了。

    郑一安装模作样地开始给他的A级机甲充能。

    秦意也就很耐心地陪着等了一会儿。

    秦意转过身, 一边仔细地打量起眼前的矿洞,一边问:“郑先生知道地上这几个人是怎么死的吗?”

    郑一安:“吓死的。”他顿了下,补充道:“他们误入了这里,见到了我的机甲,因为洞内光线昏暗,误将其当做了怪物,然后就吓死了。”

    这郑一安倒是没有撒谎。

    只不过他们撞见的应该是他的机甲蟒。

    这东西,普通人在一片黑漆漆中突然撞见,是会吓得不轻。

    难怪一直没有回到飞船中。

    秦意心里道了声可惜。

    他缓缓走向那几个倒地的保镖,蹲下身,取走了他们腰间的照明设备。

    郑一安听见声音,转头看了一眼。

    这个Omega不像是一个Omega。面对死亡太平静了,平静到甚至能拿走尸体身上最后可利用的东西。

    从这一点上,他们倒是有一点相像的。

    郑一安的思绪刚拉到这儿,就听见Omega转头问霍尔斯:“附近有土吗?”

    霍尔斯:“土?”

    秦意轻轻应了声:“嗯。”

    “已经过去几天了,他们的躯体没有办法完好无损地带回去,飞船上也缺乏相关设备。就只能留在这里了。我曾经在书上看见过,在很早以前的古地球时期,他们会将人葬入土中。灵魂就会归于安宁。”秦意慢条斯理地说完,才扶着墙壁起了身。

    郑一安怔了片刻。

    Omega和他不一样啊。

    他竟然有些看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将冷静漠然和不动声色的温柔结合到一起。

    霍尔斯:“我去找。”

    他干脆利落地说完,就留下机甲龙,自己跨出洞口去了。

    秦意点了下头,突然又蹲了回去。

    他发现自己刚才起身的时候,似乎从洞壁上摸到了什么痕迹。不像是岩石起伏的纹路,更像是一道道深邃的刻纹。

    秦意转动了一下照明设备。

    刚才还昏暗的区域,一下就被照亮了。只见整面的山壁上都留有刻纹。刻纹的线条极深,像是用什么利刃生生劈出来的。

    “怎么了?”郑一安盯着秦意的背影问。

    秦意缓缓后退了两步,再后退两步。

    再再后退。

    ……踩了郑一安一脚。

    郑一安躲避不及,倒也没觉得被踩疼了,就觉得Omega身上的气息一下冲入了鼻间。

    秦意一仰头,将山壁上更多的刻纹收入了眼中。

    而郑一安只感觉到,Omega长卷的发丝往后一滑,轻轻扫过了他的脖颈。痒、酥,且麻。

    “墙上刻了字。”秦意低声说。

    郑一安的思绪缓缓回笼,他冷静了点,顺着秦意的视线往洞壁上望去。

    “是字吗?”

    “像古地球文字。”

    郑一安更冷静了点。

    他紧盯着洞壁上的刻纹,终于辨认出来了一些:“这里是堪达拉蒂的遗迹之一……上面的刻纹,是堪达拉蒂遗迹的经典标志。原来它是古地球文字吗?”

    大部分的外国名字,秦意都记不住。

    但堪达拉蒂他记得。

    他曾经背过无数遍,就为了刻进记忆里。

    “最远的风能够抵达堪达拉蒂吗。”

    这是他要继承八亿遗产的关键口令。

    秦意大概知道“堪达拉蒂”是一个地名,但具体是指哪里,他还真不知道。

    还是书读得太少了。

    秦意遗憾地心想。

    霍尔斯挖完土回来的时候,正听见郑一安低声和秦意讲故事:“……最早是刊在联盟儿童的睡前故事上的。堪达拉蒂被称作是神的国度。古老的神明没有名字,他的身躯是天,也是地。他不食不寝。拥有穿越空间,改变时间的能力。

    “有人认为堪达拉蒂在天上。但穿过天空,进入宇宙,只有漫漫无边的星河,没有堪达拉蒂。

    “直到有科学家首次发现了堪达拉蒂文明,他们推测,也许真的有这样一个超越三维的国度。我们之所以看不见它,是因为我们身处三维空间,无法窥见更高维度的风景……”

    霍尔斯走进矿洞。

    机甲龙的尾巴猛地一甩,将一大g土,重重地甩落在尸体上。一下子全给盖严实了。

    霍尔斯抿了下唇,插声道:“他们认为,堪达拉蒂的神明陨落之后,堪达拉蒂从天空落下,碎裂无数,四下散落,最后进入三维空间,化作了各地的堪达拉蒂遗迹。每一个遗迹,都是一个宝矿。”

    就一睡前故事。

    当谁没有听过一样?

    霍尔斯顿住脚步,睥睨着郑一安。

    秦意没有理会他们之间的暗涌。

    他低声说:“嗯,很有意思的文明……”

    那是潘达星上生活了十八年的秦意,很向往的更广阔的天地。

    “我补充好能源了。现在回去吗?”郑一安问。

    再待下去,也许这位傲慢的皇太子真要动手了。

    他当然不担心和霍尔斯对战。

    但他担心这个Omega再干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背后捅上他一刀。尤其是在他的机甲,好像坏了一样地,试图去亲近这个Omega的时候。

    秦意点了下头:“嗯。”

    他收好机甲,用能量剑抠下来几块能源石,竖在地上,算是给这些意外丧命的人当了墓碑。

    然后才转过身,当先走在了前面。

    他背后的两个人又沉默无言地对视了一眼。

    堪达拉蒂只是一个睡前故事。

    但它的遗迹是真的。

    在里穆帝国发现,当然就属于里穆帝国。霍尔斯心想。

    而郑一安也同样动了心思。

    他想要把这颗星球变为他的私库。

    出了矿洞后,霍尔斯短暂地迟疑了一下。

    他背着奇利亚走路,也不算什么大事。

    可是郑一安是联盟的人……要在郑一安的面前弯下腰……

    霍尔斯这一迟疑。

    郑一安就先出了声:“奇利亚,回去的路远,要坐我的机甲吗?”

    秦意歪头看了他一眼:“嗯?郑先生不心疼能源吗?”

    郑一安笑得大度:“没关系,用完了再重新补回来就是了。”

    霍尔斯张张嘴,没等他把话说出来,秦意就在郑一安的完全开放下,顺利登入了机甲舱。

    A级机甲挥动胳膊腿儿,立刻朝前走去。

    霍尔斯一下用力抿住了唇,眉眼更沉了。

    坐郑一安的机甲。

    不坐我的……

    秦意哪管别人怎么想呢。

    他快快活活地白-嫖了一个代步工具,等回到飞船的时候,他连一滴汗都没流。

    三个人先后上到飞船里。

    光线昏暗的飞船大厅里却坐了个人,好像是剧组的演员。

    他突然听见动静,吓得猛地一回头。

    愣了好半天,才最终化为一个古怪的表情,然后小心翼翼地从郑一安的身上,扫到秦意的身上,再从秦意的身上,扫到霍尔斯的身上。

    “怎么还没有睡?”郑一安关切地问。

    演员心说那肯定跟您几位原因不一样啊。

    他老老实实地垂着脑袋说:“想着流落在这么个地方,有点睡不着……”

    郑一安:“噢。”

    秦意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我回去睡觉了。”

    反正要解释他们去哪儿了这事,不归他管。

    郑一安自然会更上心。

    秦意舒舒服服地又睡了几个小时。

    等到外头天光亮了,其他人早早就聚集到了大厅。

    “郑先生还没有起来吗?”有人问。

    “起什么起啊?格莱斯特先生估计也没这么早起来。先吃自己的吧。”

    其他人一听这话音,就觉得不对劲。

    有人立马出了声:“怎么?你知道点什么?”

    那人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道:“昨晚,半夜,郑先生、格莱斯特先生带上奇利亚下了飞船,你说还能干吗去了?回来的时候,我亲眼看见奇利亚从郑先生的机甲上下来。”

    “我的天!”

    “一个Beta,什么时候也有这样的魅力了?我听说郑先生身边可从来没有什么情人……”

    “咳。”有人重重地咳了一声,然后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郑先生。”

    一下子大家全噤声了。

    他们小心地转过头。

    西装革履的郑一安还正好就站在那里,长身玉立,面带笑容。

    郑一安权当没听见他们的话,笑笑说:“派两个人给我打打下手,一会儿格莱斯特先生醒了,把他也请过来,我们会负责修补好飞船的破损和系统漏洞。”

    大家闻声狂喜,倒也顾不上去聊什么八卦了。

    “可是……没有地图,没有导航也没关系吗?”

    “我有一定的经验,我和格莱斯特先生会相互配合,只要能够驶出这颗星球,要回到正常的轨线上就容易多了。”郑一安淡淡道。

    “那就好,那就好!谢谢郑先生!”他们激动地出声,然后目送着郑一安进入了操控室。

    郑一安没有纠正他们私底下的猜测。

    扯到什么桃色绯闻上,比发现他们去了能源矿好。

    倒还省了他来想借口了。

    郑一安这一走。

    之前被霍尔斯信息素压制过的Alpha演员,这下脸色更难看了。

    他没想到奇利亚这么有手段……有个格莱斯特,还多了个联盟外交官。

    等秦意起床的时候。

    Alpha演员刚迎面一撞上他,就跟见了鬼一样,脸色难看地扭头快步走了。

    秦意:?

    这人好像有点那个毛病。

    有了郑一安和霍尔斯的相互合作,再加上他们又有了能源矿的加持,飞船很快被修复好了。

    两个Alpha开始轮流操控飞船。

    船长则坐在一旁,时不时地和秦意说上一句,他们按了什么按钮,飞船上又使用了什么功能……

    秦意应得漫不经心。

    但大脑却飞快地一一记了下来。

    这一飞,就是足足五天。

    直到第六天的凌晨,他们终于隐隐约约见到了塔塔星的影子。

    “信号恢复了!”

    “我也是!能连上网了!”

    飞船里的声音渐渐沸腾起来。

    秦意缓缓走到了郑一安与霍尔斯的身后。

    “郑先生现在可以支付赔偿金给我了吗?”

    郑一安垂眸扫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塔塔星:“……可以。”

    他的通讯器连接上网,忽视掉大量堆积的讯息,直接从自己的账户划了一个亿给秦意。

    “……你的账户,竟然没有显示姓名。”郑一安盯着秦意,意味深长地出声。

    这话显然是在暗示,他怀疑秦意也披了马甲。

    但秦意压根不在乎他怀不怀疑。

    他嘴角轻轻牵了起来,露出了一点情真意切的笑容:“谢谢郑先生的慷慨。虽然您的东西又到我这里来了……”

    郑一安对此见怪不怪了。

    但就在他以为,秦意会像之前一样,捏着“小蛇”,悄无声息地塞入他的掌心,Omega的信息素会瞬间填满鼻腔的时候……

    秦意把“小蛇”举了起来,说:“其实我还是更喜欢它变成巨蟒的样子。”

    郑一安眼皮一跳。

    他算计他!

    坐在操作台前的霍尔斯骤然扭过了头。

    他有两台机甲!

    机甲蟒果然属于他!

    郑一安就是那个试图刺杀他的人!

    前后不到两秒钟,机甲龙骤然出现在操控室里。

    它一下就将操控室顶出了个洞。

    船长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

    幸好这时候飞船已经穿过大气层,接近港口了,否则他们会全部死在太空中!

    郑一安飞快地从秦意手中夺过了机甲。

    机甲蟒骤然间变大,将飞船再顶出了一个洞。

    秦意不急不缓地叙述道:“我好像有点呼吸困难。”

    船长一下着急了,连忙去找吸氧设备。

    霍尔斯闻声眉心一动,他操纵着机甲龙强横地朝郑一安撞了上去。

    庞大的机甲蟒被撞出了飞船,连带着机甲龙一起。

    “把飞船降下去!”霍尔斯凌声道。

    船长赶紧飞扑到操作台前,手都在发抖。

    秦意走到他的身边,轻声说:“按A7,忘了吗?”

    他的声音好听且语速平缓,不知不觉就把人的焦躁与恐慌按住了。

    船长点了点头,本能地回应道:“没忘。”

    他很快重新操纵住了飞船。

    他只是忘了,秦意对飞船的了解,仅仅来自这五天里,他时不时地科普上那么一嘴。

    而秦意却已经能够冷静地指挥他了。

    飞船在一片尖叫声中,平稳地落在了港口。

    落地的那一刹。

    它发出“E哒”一声巨响,整个操控台都掉了下去,是彻底变成了破烂。

    把导演都给看傻了。

    大家这时候再愣愣地抬头望向天空。

    包括港口里的其他旅人。

    他们都看见了极其壮观的一幕――

    巨龙与巨蟒悬停在半空中,身形几近遮天蔽日,它们搏斗、啃咬,如同最原始的猛兽。

    一片血洒落下来。

    腥气混着Alpha的信息素,压制得港口里的人动弹不能。

    他们不自觉地膝盖发软,身形微躬。

    只有秦意立在茫茫人海之间,身形依旧笔挺修长。

    直到从下巴到脖颈上留有大洞的巨蟒,被巨龙一头顶了出去。

    它们的身影从空中消失。

    被压制着的人们这才终于舒出一口气,并缓缓站直了身躯。

    “太可怕了……”

    “那到底是什么……”

    其他人认不出霍尔斯的机甲龙,但霍尔斯的亲卫队认识。

    他的亲卫队本来就在附近搜寻霍尔斯的下落。

    这下倒好,一看见巨龙的身影,他们就立即带上了塔塔星当地的守军,并火速连线了贝曼星,随后跟随围剿郑一安。

    秦意在港口从凌晨等到白天,再等到黑夜。

    霍尔斯的完整仪仗队终于来到了塔塔星的港口。

    港口的负责人恭恭敬敬地迎接了皇太子殿下。

    霍尔斯脸上的伤痕更多了。

    不仅脸上。

    身上也都是。

    血浸透了他身上的燕尾服,但他只冷冷地一掀眼皮,问:“凌晨时分降落在这里的飞船呢?他们是一个剧组。”

    亲卫队还跟在后面喊:“殿下,殿下!您先进医疗舱修复一下吧!”

    港口负责人从未接待过如此尊贵的来客。

    他弯下腰,结结巴巴地道:“是,是有这么一行人,他们的飞船摔烂了,就唉声叹气地先去找酒店休息了……”

    “他们中间有个女性Beta,穿白色裙子。”霍尔斯迟疑片刻,还是出声道:“她长得很漂亮。”

    亲卫队们一愣。

    殿下怎么更关注这个Beta?

    “她也和他们走了吗?”霍尔斯问。

    负责人连忙转头去问港口其他工作人员。

    有个工作人员想了想,举起手连忙说:“不,不!我见到她了!是黑头发对吗?她还在G7口!她还坐在那里,像是在等人!”

    在……等我吗?

    霍尔斯抿了下唇,瞬间拔腿,大步向前。

    亲卫队们也只有一头雾水地跟着往前。

    “你们别跟过来。”霍尔斯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在奇利亚面前的身份并不是皇太子。

    亲卫队一下急了:“那怎么行呢殿下?陛下已经为您的事,生生急病了。您不能再出意外了……”

    霍尔斯拧起眉,心有不耐。

    他顿了顿:“那就滚去换身衣服,一会儿,你们不是我的亲卫队。”

    “那、那是什么?”

    “保镖。”

    霍尔斯有些躁郁。

    郑一安曾经挑拨离间地暗示,他的身份是假的。当时他不好轻易暴-露,没有当场表露真实身份。

    而错过了那个时机,他要重新开口就变得困难了。

    奇利亚会怎么想?

    ――你确实骗了我,还眼看着我说“没关系”。

    奇利亚会哭吗?

    霍尔斯没见过女性Beta流泪。

    但他在脑中大致勾勒了下奇利亚哭起来的样子,于是一下子那躁郁变得更深了。

    霍尔斯脑中飞快地划过思绪,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步伐加快。

    大约只花了六分钟的时间。

    他在G7口见到了独自坐在那里的“少女”。

    她的确等在那里,身上披着明亮的灯光,连头发丝都好像熠熠生辉了起来。

    她在等他!

    霍尔斯更快地迈动着步伐走了上去。

    “奇利亚!”

    秦意抬起头:“嗯?我们下面要去哪里?”

    霍尔斯顿了顿。

    他想到了最好的表露身份的方式……先带着奇利亚去帝星的梅利银行,顺利拿到奇利亚要的一切。这个时候,再告知奇利亚他的真实身份,奇利亚也许不会那么的伤心与愤怒。

    他要回帝星。

    而在这之前,他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去贝曼星解决掉那个Omega……

    “我们去贝曼星。”霍尔斯说,“立刻就走。”

    秦意没有拒绝。

    他轻点了下头:“好。”

    亲卫队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殿下,连医疗舱都来不及用,匆匆带上“少女”奇利亚,搭乘飞船,赶往贝曼星。

    霍尔斯去找Omega,将秦意临时留在了酒店。

    秦意对此没有任何异议。

    等到霍尔斯走后,秦意出了一趟门,很快就回来了。

    霍尔斯回来得也很快。

    他的亲卫队们一个个眉头紧皱,如丧考妣。

    “陛下连婚讯都宣布了,可现在居然找不到人了……”

    打死他们也没想到,那个Omega居然不见了!

    霍尔斯回头,冷冷地扫过他们:“丢了就丢了,我本来也不打算结婚。”

    “可、可那是和您匹配度最高的Omega,您不结婚的话……”

    “我没有杀了他,已经算很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再说了。”霍尔斯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推开了面前的门。

    秦意闻声转过头,问:“你找到你要找的人了吗?”

    霍尔斯:“没有。”

    他满不在乎地说:“也不用去找了,只是一个Omega而已……”

    霍尔斯看向秦意,他问:“我们现在就回帝星,好吗?”

    秦意点了点头:“好啊。”

    在从塔塔星火速赶到贝曼星后,霍尔斯又迅速带着秦意往帝星去了。

    他和郑一安都受了伤。

    郑一安受的伤更重……但到他们这个级别的Alpha,是很难彻底被杀死的。

    他看着郑一安落入黑洞,可谁能确保这人不会回来呢?

    他不希望郑一安再见到奇利亚。

    没有为什么。

    与此同时。

    “啪”一声轻响,沾着血的、骨节分明的手指,取下了镜片。

    镜片的刃面,轻轻松松划开了手中生物的皮肉。

    一簇大火骤然冒出来。

    将被剥了皮毛的生物,熏烤成熟食。

    年轻男人倚着背后的石头,轻轻地舒了口气。

    巨蟒趴伏在他的脚边,鳞片闪烁着阴沉沉的光泽。

    郑一安扭头看过去,低声说:“你现在看上去更可怕了……难怪会吓死人。”

    “你喜欢的Omega也不喜欢你。”

    郑一安说到这里,顿了下。

    他面无表情地纠正道:“不,他是喜欢你的。他并不觉得你丑陋、阴沉、可怖。”

    “他不喜欢的是我。”

    又过了很久。

    他的声音才又低低地响起:“我们把他带回联盟怎么样?”

    此时的贝曼星上。

    陆济接到了手下的汇报:“老大!酒店那边的人,说今天看见嫂子了!”

    纪阳就坐在对面,他闻声,立马瞪大了眼。

    那是上将的未婚妻,怎么就成他们嫂子了?

    陆济权当没看见这人瞪眼。

    陆济沉声道:“我立刻回来。”

    周奕擎不动声色地和他一块儿赶往了酒店。

    等破开秦意曾经住过的那间房间门。

    两个男人几乎一起往里走。

    然后本来就有点变形的门框,这下好了,彻底被Alpha的强悍体魄给挤得更拉胯了。

    酒店的老板在后面,望着这两位强悍的Alpha,欲哭无泪。

    房间里空空如也,并没有小Omega的身影。

    但桌面上有什么东西发着光。

    纪阳走在后面一眼就认了出来,他失声道:“是一次性留言板!”

    所谓一次性,就是在检测到有人眼阅读完之后,上面的文字就会立即清空。

    周奕擎和陆济几乎是同时地扑到了桌子旁,然后一左一右地扣住了那个留言板。

    他们再同时一低头,将上面的文字全部扫入了眼中。

    「周奕擎上将,在坐标67,90,123,23,T的附近,你会发现一颗地图上从未见到过的星球,星球上有一座巨大的能源矿山,是堪达拉蒂遗迹之一。不用谢。」

    陆济阴阳怪气地冷笑出声:“哦,只写给周上将一个人的啊……”

    跑就算了。

    只字片语都没留给他!

    周奕擎不动如山。

    只有眸光轻轻地闪动了下。

    留言板上的文字很快消失了。

    周奕擎才低低出声:“他将东西留在了你知道的地方。所以,他怎么能笃定,我会和你一起来,我一定能看见上面的信息?”

    陆济顿了下,慢慢收敛住了阴阳怪气。

    陆济语气复杂地道:“他算准了你会遇上我。或者……他就是故意用我们双方,来挡住对方的脚步的。”

    周奕擎心底有个声音轻轻说,是啊。

    而且他还很好地安抚住了我的怒意。

    他将一个堪达拉蒂的遗迹送给了帝国。

    没有人能有如此大的魄力。

    这对前半辈子一直在为帝国征战的周奕擎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能震颤他的心灵的事了。

    留言板上那两行漂亮的字体,就这样深深地嵌入了周奕擎的脑海中。

    他想,他很难再忘记了。

    飞船上。

    秦意倦怠地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他不打算让郑一安拿到能源矿。

    而他自己目前的力量太弱小,也没办法守护这么庞大的宝藏。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交给周奕擎。

    如果郑一安还活着,等他千辛万苦地重回到那颗星球,却发现这次家是真的彻彻底底地被偷了。

    ok。

    fine。

    可以再和周奕擎打一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