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耽美同人 > 我靠酿酒走上人生巅峰 > 正文 第 15 章(刚酿好的酒是浑浊的,得将...)
    刚酿好的酒是浑浊的,得将酒里的杂质彻底过滤,才能得到清澈透亮的酒液。

    酿好的野莓酒颜色十分好看,是粉红色的,是一种很有少女心的颜色,尝起来酒味也很淡,比起樱桃酒,又多了点清甜。

    淡淡的甜意,喝完之后,似乎还残留在舌尖,让人喝了还想再喝。

    而那高粱酒,酒液透亮,主材料用的自然是高粱,当然,除了高粱还放了其他的材料。

    这酒罗浮春酿得极烈,口感醇厚辛辣,带着特属于粮食酒淳厚香气,喝起来余味悠长,满口生香,让人好不畅快。而且,在辛辣之后,又有一种清淡的草木香气,恰好中和了这种辛辣的口感,反倒是多出了几分细腻爽口。

    “……这是因为酿酒的水,我用的是山上的露水,收集了草木上的露水,烧过几遍杀菌之后,才开始酿的,所以喝起来会有点草木的香气,而且也会更加爽口。”

    因为收集露水太过麻烦,所以这酒她酿得不多,就酿了三坛子,坛子还不大,现在只开了一坛,另外两坛子,还埋在土里。

    罗母和杨氏尝过这酒之后,倒不是很喜欢,因为太烈了,两人喝起来有些受不住,而罗父和罗饮冬还有三爷爷三人,却是相反,喜欢极了,连连喝了两大碗,直说痛快。

    罗饮冬兴致勃勃的说:“等下买点卤牛肉,再买点凉菜下酒,那喝起来才叫有滋有味。”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这才是生活啊。

    杨氏看着自家丈夫这作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与罗浮春说:“你三伯年轻的时候爱看武侠,书里写着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他也跟着学……”

    后来不知不觉的,倒是养成习惯了。

    罗父则是尝了两口,要摇头说:“这酒虽然好,就是余劲不足,而且酒香也不够浓……”

    罗浮春笑了下,将一大坛子酒分做了三坛,说:“这只是开了一坛子让你们先尝个味道,其他几坛子,我埋在了土里,最起码要埋个三个月……三个月时间到了,拿出来,再酿一遍,然后又埋土里。这个过程,要经过三遍,最后酿好之后,再次窖藏,最起码要埋一年,这才能得出酒来。”

    杨氏咋舌:“这么麻烦啊……”

    罗饮冬说她:“没见识,像这种粮食酒,那是越久越香……我们家祖上有一位祖先最擅长酿造药酒,你不知道,他那一坛酒,要酿三年,三年的时间里,不断往里放入药材,三年之后,这酒才能喝。”

    那简直不是酿酒,而是在做药了。

    罗浮春将分好的三坛酒,一坛给了罗饮冬,一坛留给了罗父,而另一坛,她则是打算用来酿竹叶青酒。

    刚好后山有一大片竹林,如今竹叶鲜嫩,拿来酿竹青酒最好了。

    竹叶青酒一般是用黄酒来酿的,但是罗浮春却爱用白酒来酿,当然,这也是因为她有独特的配方,酿出来的竹叶青酒有着自己独特的风味。

    想当初上辈子在宫里的时候,她花了五年的时间酿了一坛竹叶青酒。那酒一开封,便能闻到幽幽竹香。

    她将这酒献给皇帝之后,皇帝极为喜欢,甚至将这酒封为御酒,不过这酒酿造的工艺实在是复杂,里边所用到的材料足足有上百种。

    现代社会好多材料和古代都不一样,罗浮春只得让罗父带她去市里买。

    杨氏一听,说:“你们去市里那正好,刚好帮我看看梨白那丫头,过年去了之后,就没见回来,天天说忙忙忙,也不知道忙个什么劲。”

    市里距离他们这里不算远,坐车就能直到,也就三四个小时的路程。

    罗父是直接开车去的,他带着罗浮春先去了以前和他家公司合作的那家材料供应商那里。对方看见他,颇为惊讶,但是却没多问什么,这让罗父觉得自在了许多。

    酿酒的材料,自然是要用最好的,除了这些,还有一些得去中药店买,属于药材。这些东西,就花了他们两人一下午的时间,等将材料买齐之后,放在后备箱里,父女两人给罗梨白打了个电话,去了她公司底下。

    罗梨白匆匆从公司上下来,坐到了后边的位置上,道:“四叔你们到的时候怎么不打个电话给我,我也好去接你们啊。”

    罗父道:“没必要,我们自己开车,又不是找不到你这里。”

    罗梨白看向罗浮春,目光有些奇异。

    罗浮春叫了一声:“梨白姐。”

    罗梨白双眼一亮,伸手揉了揉罗浮春的脑袋,高兴地说:“你果然是好了,真是太好了。”

    她是发自内心的为罗浮春高兴的,罗浮春看着,心里只觉得一暖。

    “对了。”她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瓶酒来,给罗梨白递了过去,“梨白姐,这是我最近新酿的野莓酒,你拿回去尝尝,也不知道和不和你的口味……这还有一坛樱桃酒,三伯母说你原来那瓶喝完了,所以又给你拿了一瓶。”

    说是瓶子,实际上却是一个小酒坛,这可不是拿出去卖的那种,分量是实打实的,足够罗梨白喝一段时间了。

    罗梨白十分高兴:“我那一坛子是真的快喝完了,谢谢你,酒酒!”

    她将那瓶野莓酒拿在手里,伸手将瓶塞打开,当即就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说:“好香啊……这是用野莓做的?”

    罗浮春点头:“前顿时间,山上的野莓都熟了,也没人摘,我就摘了一些下来酿酒。”

    因为实在是太多了,一个不小心,她就酿了好几大坛子,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坛子,往里边赛两个人都能容得下。

    就这样,山上还有不少野莓都掉地上烂掉了,真是可惜。

    罗梨白说:“是哦,前段时间野莓的确是熟了,我都给忘了,不然我一定回去吃野莓。网上买的野莓,总觉得没有家里的好吃,我前两天买了一碗,那籽吃起来超级酸。”

    说着,她脸上露出了十分嫌弃的表情。

    前边是红灯,罗父把车停下,开口问她们:“晚饭你们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罗浮春是没有意见的,罗梨白则是兴致勃勃的建议:“我们去吃火锅吧,最近魅力商城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它家的毛肚,那简直是一绝,你们绝对要尝尝。”

    罗父说:“行,那就去吃火锅……”

    *

    这家火锅店虽然是新开的,但是却极为热闹,里边打着空调,一堆人挤在火锅面前涮肉,热气腾腾的。

    罗梨白熟门熟路的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点菜。

    “酒酒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菜?”她问罗浮春。

    罗浮春摇头,“没有,梨白姐你和我爸看着点吧,我不挑食的。”

    罗梨白:“那我就看着点了啊……毛肚肯定要来两份的,我最喜欢吃他家的毛肚了,红糖糍粑也可以来一份,等下酒酒你一定要尝尝,它家的红糖糍粑可好吃了……”

    菜点完,接下来就是去弄蘸碟了。

    罗浮春是第一次吃火锅,对这一排的蘸碟实在是有些茫然,最后是看着那些调料底下的名字,尝试着给自己调了一碗蘸碟。

    先上来的是肉,切得薄薄的牛肉片透着粉色,扔在翻滚的火锅汤里一涮,等变色了就可以吃了,夹起来在蘸碟里裹上一圈,塞进嘴里,满嘴的肉香。

    “唔,就是这个味道!”罗梨白享受的眯了眯眼睛,“他家的肉是真的香啊。”

    这家的火锅是真的好吃,罗浮春最开始动作还有些生疏,后边涮肉的动作已经十分熟练了,然后自然的,就吃撑了。

    吃饱了,再吃两块西瓜。

    罗梨白对罗浮春说:“你和四叔在这里多待两天,明天我们还可以来吃这个。”

    罗浮春摇头:“我们明天就要回去了。”

    “这么急?不留下来多玩几天吗?”

    “嗯,家里还有酒要酿了……我们这次来,就是买材料回去酿酒。等酒酿好了,再给梨白姐你送一坛。”

    罗梨白有些高兴,道:“就你酿的那个樱桃酒,那是真的好喝啊,越喝越香,最近我们公司里的人都拿来当饮料喝,没两天就喝完了,他们正商量着再跟你买几瓶了……”

    罗浮春笑:“好喝就好。”

    罗梨白说:“当然好喝了,大家都是夸奖了,说你酿得好,比市面上那些樱桃酒好喝多了。对了,还有它的作用,它助眠效果真的是超棒!我以前失眠超级严重,吃安眠药都没啥作用了,多亏你的樱桃酒,我现在已经能一觉到天亮了。”

    就算不喝酒了,都可以好好睡一觉了,这樱桃酒,似乎把她的失眠症,彻底给治好了。

    说到这,她拿起装着酸梅汤的杯子朝着罗浮春一举,说:“这还得跟你说声谢,谢谢你救我狗命,没有你的樱桃酒,我真怕我哪天就猝死了……来,我以酸梅汤当酒,敬你一杯!”

    罗浮春笑,十分喜欢这位堂姐的性子,大方又热情,瞧着就是极为坦荡的人。

    三人吃好准备结账离开的时候,恰好遇上另外一群从包厢里出来的人,其中一人瞧见正在付钱的罗父的时候,当即就忍不住挑了挑眉。

    “哟,这不是罗家酒的罗竹青,罗老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