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耽美同人 > 十八线锦鲤逆袭攻略 > 正文卷 21.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武易多少有些心虚,所以很快便转移了话题:“适才明明已经把小公子救了上来,你为什么还要潜入水中?”

    “手链掉进池塘了…”景栗想到这是伪装与侯爷夫妻情深的好机会,于是展现戏精神功,眸间神色忽而黯淡,遗憾道——

    “那是去年生辰时侯爷所赠的礼物,可惜我没能把它找回来。”

    男人果然都爱吃这一套,武易听闻此言,眼神蓦的柔了起来,理了理衣襟,上前轻揽着她的肩道:“傻娘子,再珍贵的礼物也不值得你涉险,之后为夫多挑几套首饰送给你。”

    景栗表面笑嘻嘻,内心却骂唧唧——

    “大兄dei,有点自知之明好吗,你才是小丑傻夫君,连娘子的魂魄换了人都没有察觉!”

    独教授十分关心池塘死尸的情况,因为那会成为扭转金家官运的关键:“你问问武易,尸体的身份确定了吗?”

    景栗依言而行:“池塘浮尸的身份查明了吗?”

    武易接过鸿雁递上的热茶,边喝边说:“尸首已经开始腐烂,容貌不容易分辨,调查命案并不在禁军的职权范围内,已告知开封府衙前来接手尸体。”

    “开封府衙?”景栗低声嘀咕,心中不由得生疑,根据之前的情报,金莲的二哥金桦在枢密院任职,并非是开封府。

    “哎呀,失算了!”独教授连连拍脑门,后知后觉醒悟状况不妙——

    “汴京城的凶案均由开封府负责,万一遇上不负责任或者贪赃枉法的官差,既懒得细查深究死者的身份,又被潜藏在上清观中的敌国暗探以重金收买,很有可能会草草结束调查,把这桩命案当做普通的凶杀案处理,那有关暗探的所有线索都会被毁掉,枢密院根本接触不到这件案子,金莲的二哥金桦会因此而错失发现暗探据点的大好时机!”

    屠豪只觉伤脑筋:“那锦鲤小姐姐岂不是白白潜水忙活了一场,有没有补救的方法?”

    独教授思索片刻,只能想出一个办法:“景栗,你得尽快回一趟金莲的娘家,给她的二哥透露点消息,让他好好调查道观池塘的死尸,查不了吃亏,查不了上当。”

    屠豪却认为可行性不强:“金莲的人设不是福尔摩斯,她只不过在水里模糊地看了尸体一眼,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杀人凶手是敌国暗探,金莲的二哥八成不会相信,如果他还是不把池塘死尸当回事,该怎么办?”

    “要不然就说…”独教授苦恼抱头,踱步深思,眼下没有上策,只剩下策——

    “说是梦中得到了神明的指点,那些尸体就是查出暗探据点的关键证据,劝金莲的二哥务必重视。”

    屠豪弱弱地反驳:“做梦…神明…这未免太扯了吧…”

    “死马当活马医吧,试一试说不定有转机”,独教授也知成功的希望渺茫,无可奈何道——

    “主线任务的第四条,是帮金家在京城权贵圈立足,我原本的想法是,通过尸体为金桦提供暗探据点的线索,助他尽早立功并晋升官位,以此为支点,可以更好地提升金家在汴京的地位,但如果金桦执意不接受景栗透露的有用消息,就说明他注定没有升官升职的命,之后我们只能再想其他办法完成第四项任务。”

    景栗本以为已经彻底摆脱了霉运,怎知眨眼间就被老天爷一掌从幻想拍回了现实,费心费力寻找尸体,结果却有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提及池塘浮尸一事,武易的心情并不是很好:“方才我好意留下帮忙,可是禁军统领西门大人似乎并不领情,甚至冷言恶语相向,平日里我从未得罪过武家,真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

    “没有自知之明的大猪蹄子,你和绿茶表妹不清不楚,活脱脱是一对‘奸夫**’,竟然还好意思吐槽别人不给你好脸色,老娘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像你这样理直气壮不要脸的,呸!”

    景栗心中这样想,不过嘴上并不能直言,稍加修饰,从明骂转为暗讽,很机智地夸大舆论压力,把“老乌婆”和绿茶婊狠狠坑了一把——

    “表妹不是第一次做出格逾矩之事,汴京城早已风言风语,母亲一边听之任之地纵容表妹,另一边还向你瞒着这些流言蜚语,每每外出赴宴,总有不少贵胄人家的大娘子明里暗中地向我探问此事,那场面分外尴尬。

    自嫁入侯府以来,母亲的心思我琢磨不透,母亲的吩咐我从不敢忤逆,但此事非比寻常,若一味放任流言,那咱们永昌侯爵府恐怕会声名扫地,侯爷的名誉与声望也会受损。

    那些忌妒您前程似锦的同僚,说不定正在背后盘算着借丑闻大做文章,恨不能给您戴上一顶‘私德不修’的黑帽子,其他同僚即便没有害您的歹念,想必也会敬而远之,以免被传言波及,毁损清誉。”

    她绕着弯儿地提点渣男武易,重中之重是强调两点——

    其一,他和绿茶表妹的暧昧关系已经成为汴京权贵圈中人尽皆知的丑闻,但是表妹仍不知收敛,“乌婆”老娘还在背后助纣为虐。

    其二,此事会对他的官运和政途产生致命的打击,未来可能会有更多官员像西门安那样,视他为洪水猛兽,毫不留情地划清界限。

    当然,景栗很清楚,西门安之所以狠怼武易,是在为金莲打抱不平,不过她刻意转换角度,把这件事无限放大,上纲上线,使其与官场前途命运牢牢绑定。

    老话说得好,打蛇打七寸,每一个人都有软肋,唯有抓准对方的软肋,才能够有的放矢地精准打击。

    景栗作为科班出身的专业演员,相当擅长分析角色心理,根据目前所掌握的背景资料,她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武易的软肋是官位和权势,不可能为了绿茶表妹而赌上自己一辈子的前程。

    “干得漂亮,你简直是天才级解怨使者,话术水平堪称一绝,本年度最佳员工非你莫属!”独教授对她的睿智操作大为赞赏——

    “武易最看重权位,而你故意把绿茶表妹描述成为他官途上的绊脚石,在官运和佳人之间,他果断会选择前者,说不定明天就会安排人把吕茶送出汴京城。”

    暖心小鲜肉屠豪大吹彩虹屁:“锦鲤小姐姐,你比权谋戏中的智慧型大女主还要厉害,现编台词,临场发挥,巧施计谋,秒杀男主,娱乐圈欠你一个奥斯卡奖杯!”

    假如奥斯卡增设最佳龙套奖,景栗确实有得小金人的信心。

    她并不是天才,只是应了那句老话,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景栗曾参演过几部权谋大戏,虽然饰演的都是炮灰小角色,不过她始终心怀主角梦,多次在家里对着镜子扮演女主角,为了更好地诠释角色,她把几乎把剧本中出现过的厚黑学三十六计揣摩的通通透透,随手用个一两招便可秒杀渣男于无形。

    古人诚不欺我,技多的确不压身。

    武易并不知晓绯闻已严重到会断送他官途前程的地步,疑心金莲小题大做:“表妹只是借住在侯府而已,大家都是亲戚,不至于有这么多的闲话吧?”

    见这渣男仍心怀侥幸,不见黄河不死心,还欲替绿茶开脱,景栗必须好好说道说道,让他明白“理”这个字该怎么写——

    “从前的事不论,单提刚刚那场闹剧,表妹害庆国公府小公子落水,已铸成大错,她不但不道歉悔改,还狡辩顶撞,甚至在众目睽睽之下与你拉拉扯扯…”

    她有意停了停,慢悠悠地喝着茶,给足渣男自我反思的时间,才继续说道:“有些流言是捕风捉影,无须多加理会,自可烟消云散,但今天表妹的所作所为,相当于当众坐实了丑闻,我们费心费力平息风波,可她却一意孤行掀风起浪,到底是为何故?

    表妹出身世家,冰雪聪明,不可能不懂瓜田李下、守礼避嫌的道理,但她非要把表兄妹之间的暧昧关系闹到汴京城人尽皆知,既损了自己的名节,也伤了侯爷的颜面,她肆意胡闹的目的,我着实想不透。”

    景栗挑眉抬眼,与“夫君”对视,唇边有笑意,眼中却无爱意,双眸波光流转,尽是冷漠的藐视与不屑的挑衅。

    武易终于察觉了“爱妻”的反常:“金莲…你以前从没有过这样的眼神…更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讲过话…”

    “金莲太过宽容软弱,才把纵容成了你这幅臭不要脸的渣德行,真该让你下半辈子天天顶榴莲跪搓板赎罪!”景栗心口不一,心里想的这一套,嘴上说的却是另一套。

    她再度展现演技,长长叹息一声,似是满腹苦楚无处诉,委屈可怜的模样甚惹人怜:“作为侯府大娘子,为了顾全大局,很多时候我都是一忍再忍、一让再让,可是在表妹这件事情上,我必须得把心里话都讲出来。

    刚刚那些话或许侯爷不爱听,可是为了您和侯府的声誉,我不得不硬着头皮讲出口,侯爷若是觉得忠言过于逆耳,或是您根本不在乎清名与前程,那权当我讲的是一通无用的废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