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耽美同人 > 他从地狱里来 > 卷2 562:岐桑破色戒(一更)
    “你的弟子摘了我的枣,”岐桑说,“我算账呢。”

    镜楚抬起眼皮,审视着被岐桑藏在身后的人影:“连渠,可有此事?”

    连渠不敢起来,还跪着:“弟子奉命彻查失窃一事,并非有意冒犯。。。”他双手递上叶子,“这是弟子在崇光偏殿里发现的。”

    崇光偏殿是放血玉棋的地方。

    镜楚捏着叶子端详:“那是得要查一查。”

    血玉棋再珍贵,也总归只是副棋子,如何用得着劳烦两位红焰神尊,怕是司马昭之心吧。

    二重天光的照青神尊与六重天光的折法神尊不合,这可是天光上众所周知的事情。

    岐桑懒得跟他你来我往,毫不心虚愧疚地认下了:“不用查了,你的血玉棋是我拿的。”

    太张狂了。

    镜楚最讨厌岐桑这一点,同为红焰神尊,他却总是为所欲为。神规森严的天光不需要随心所欲的神。

    “你拿的?”镜楚追问,“为何?”

    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问重零去,他让我拿的。”

    重零,又是重零。

    岐桑总是这么胡作非为,有一半的原因是重零惯的。

    “我还有事,不奉陪了。”他拉着林枣,踩过地上的捆神绳。

    “你的这颗枣子,”

    话先说半句,不紧不慢。

    岐桑脚步停下了。

    林枣摸摸脖子,有种被毒蛇盯上了的感觉。

    “是从凡世来的吧?”

    照青神殿掌管十二凡世的分界安定,照理说,林枣的事怎么也轮不到他来操心。

    岐桑的耐心被磨光了,眼神透着寒意:“她从哪里来,和你有关吗?”

    性子太野,天光净化了他千千万万年,骨子里的兽性依旧还在。这是镜楚最讨厌他的第二个点,既然生来神骨,就该有神的样子。

    “扰乱天光秩序,引诱上古神尊,”镜楚盯着林枣,目光像钉子,“当诛。”

    岐桑把林枣挡到身后:“这天光上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审判了?”

    “我只是在提醒你。”

    岐桑笑,吊儿郎当的:“是吗?谁给你脸了?”

    “……”

    谈判不欢而散,镜楚去了九重天光。

    岐桑带着林枣回了折法神殿。

    “岐桑,”他好像还在生气,林枣细声细气地说话,“叶子不是我掉的。”

    岐桑松开她的手:“我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是谁?”

    岐桑当然知道。

    镜楚最不喜欢男欢女爱,他觉得情情爱爱会扰乱天光上的秩序,一旦天光上的秩序乱了,十二凡世就会大乱特乱。桃花泛滥的岐桑在他眼里,简直就是天光上的第一大“毒瘤”,不除不快。

    天光上虽然不可妄动私念,但多少还是有点派系之分,以镜楚为首的是守法派,以岐桑为首的则是妄为派。

    这些太复杂,岐桑敷衍了句:“你不用知道。”

    林枣喜欢看着他的眼睛说话:“那你会受罚吗?镜楚已经知道我修成人形了。”

    岐桑不以为意:“我为什么会受罚?”

    “上古神尊不可以妄动情念。”

    林枣在枣树里待了六万年,她的叶子飘遍了天光上的每一个角落,她听到了很多,也看到了很多,在天光上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她都清楚,戎黎和棠光那段轰轰烈烈的神妖恋她也清楚。

    “谁说我妄动情念?”岐桑别开视线,没看她,“我的红鸾星从来没有动过。”

    依他的性子,若是动了情,不可能不争不抢不应劫。

    林枣跑到他面前,追着他的目光问:“你不喜欢我吗?”她踮着脚,恨不得钻进他眼睛里,“那为什么不送我回红艳艳山?”

    元骑也问过岐桑为什么不送林枣回红艳艳山,是该送她回去,再不送走,会有很多的麻烦找上来,镜楚便是第一个。

    林枣的脸靠得太近,近得岐桑没办法好好思考,他推开她的脑袋,用一根手指,随后别开脸,冲殿外喊了一声:“元骑。”

    元骑进来:“师父。”

    “你不解释解释?”

    元骑沉吟片刻,解释:“连渠神君奉师命彻查——”

    岐桑没听完,一抬手,划出一道光刃。

    元骑被击中,身体飞出去,撞到了柱子上,落地时,喉咙里涌出了一大口血。

    岐桑脾气还算不错,从来不对自己的弟子动手,这是第一次。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林枣被连渠抓去的时候,元骑就在折法神殿,他是故意不出手、不阻挠。他不希望他的师父走戎黎的老路,不希望天光上有第二个棠光。

    他跪下,不做任何辩解:“弟子甘愿受罚。”

    岐桑说:“去衡姬那里,剃三根神骨。”

    “弟子领命。”

    元骑起身退下,走到殿门时,回头看了林枣一眼。

    林枣不躲不闪地看回去。

    咣。

    殿门被关上,岐桑布下结界,把殿中的声音全部隔绝。

    “你关门做什么?”

    她刚问完,手便被岐桑拉住了,一个抬眸的功夫,他们已经移步到寝殿了。

    “岐桑。”

    她想问他要干嘛。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不送你回红艳艳山?”

    她点头:“嗯。”

    岐桑抓着她的手腕,很用力:“我也想知道。”

    他也想知道,为什么他会舍不得,为什么听见她被人抓了会急得发狂。

    他抬起她的脸,让她的眼睛里只有他,也让他自己看看她这双让他时常入梦的眼睛。

    “岐桑——”

    他箍住她的腰,把她压到怀里,低头吻住。

    他们做过比亲吻更亲密的事,但都不如这一次,他的心脏疯狂地跳,他第一次感觉到他在活着,不止是行尸走肉的一具神骨。

    她还是记忆里那个坏透了的小妖精,紧紧抱着他,用舌尖勾他的魂,让他做不了神。

    他喘着:“你知道诛神业火吗?”

    “知道的,哥哥。”

    她叫他哥哥。

    不是要送他去见阎王,而是她在枣树里听过凡汐讲话本,话本里张姑娘爱惨了她的恩人哥哥。

    她不知道她有没有像张姑娘一样也爱惨了恩人哥哥,但她知道,她也可以像张姑娘一样,把命给恩人哥哥。

    她其实很惜命的,不惜命的话,六万年前也不会借着岐桑的心软坑他,但这六万年里她喝了太多岐桑的血,以至于她的血肉骨髓里全部都有他的印记。

    她现在愿意把命给他。

    “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你可以推开我,”岐桑细细吻着她,“如果你没有推开,我会继续下去。”

    她也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她没有推开,她说过,只要是他想要的,她都会让他如愿。

    ------题外话------

    ****

    两个人都不是莽撞的人,敢在天光上破戒,就都是有计划的~

    凌晨三点左右,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