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 正文卷 第107章 老妪 (求订阅、月票)
    “轰!”

    一声若有若无的闷响,似乎是从人的心底炸响。

    酒馆内一阵簌簌震颤。

    围观人群一个个两耳嗡鸣,头晕目眩。

    “啊!”

    忽然有人感觉脸上有点湿意,下意识一摸。

    却摸了满手血。

    不止他一个,其他人的耳鼻间都有血流了出来。

    顿时发出惊叫,惊惶四散,再也不敢留下看什么热闹了。

    连酒馆掌柜也不再心疼自己的酒馆,不知道溜到了什么地方。

    一时鸟兽四散,酒馆中,只剩下江舟和四个执刀人,还有西贝公子,以及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老妪。

    背着手,佝偻着腰。

    阴恻恻地看着江舟。

    “小子,你是什么人?小小年纪,能接老身一掌而不死,难得得很,老身便让你死前留下姓名,死得明白些。”

    老妪背着手,脸上一片阴鹫之色。

    言语间对江舟不屑一顿。

    但谁也不知道她心的惊骇。

    江舟放出五烟罗,只是惊鸿一现,便收了回去。

    即便她远远强于江舟,眼力过人,一时间也难以看破五烟罗虚实。

    对于江舟究竟用什么手段挡下她一掌十分好奇。

    而且,没有人看见,她背后在身后的一只手,已经被柳叶金刀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这才是最让她不可思议的。

    一个身上没有半点修炼气息,看他的筋骨血肉,最多也不过是武道入品而已。

    竟然能伤她一个六品的武道高手?

    不可思议!

    更匪夷所思的是,刚才那一刀,竟然让她感觉到了恐惧!

    区区一个蝼蚁罢了,竟能威胁到强大的她,令她如何能不怒?

    惊悸和惊怒,让他对江舟生出了必杀之心。

    江舟神色凝重,双手也同样藏在身后。

    但还没有说话,那西贝公子已经先他脆声叫道:“王嬷嬷,我不许你伤他!”

    王嬷嬷眉头一皱,本就如老树般的脸皮更是显出层层褶皱,阴诡无比。

    “兰……姑娘,这小子胆敢对你无礼,老身若容他活命,回去之后,老爷怪罪下来,老身可吃罪不起,听老身一句劝,不要再和老爷作对了,快快过来,待老身杀了这胆敢冒犯姑娘的小贼,便带姑娘一道回去。”

    西贝公子怒道:“你别拿他来压我!我才不怕!”

    “兰姑娘,你背着老爷出来玩了这么久了,也该回去了,不然老爷该生气了。”

    “还请姑娘站到一旁,待老身杀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便迎姑娘回府。”

    西贝公子咬了咬牙,横过身,张开双手挡在了江舟面前:“好啊,你不听我的,那便连我也一起杀了!”

    王嬷嬷露出几分不悦:“兰姑娘,莫要任性。”

    西贝公子哼道:“你能找到我,也费了不少功夫吧?本……姑娘若是再跑,你未必抓得住我,除非你敢伤我。”

    王嬷嬷叹了口气:“唉,兰姑娘,你这样让老身很为难啊。”

    “住口!你区区一个奴婢,我就是要为难你,你又能怎样!”

    西贝姑娘对她一点也不客气,言语间还带着侮辱之意。

    江舟见那老妪非但没有发怒,反而更加犹豫了起来。

    西贝公子这时说道:“我知道你也是听命行事,只要你不伤他,我就跟你回去。”

    王嬷嬷深吸一口气:“既然如此,老身便饶他不死,还望姑娘说话算话。”

    西贝公子不屑道:“本姑娘什么身份?你一个老奴也配让本姑娘说谎?”

    老婚非但不怒,反而躬身让出路来:“是,兰姑娘,那就请随老身回去吧。”

    西贝公子哼了一声,走了两步,忽又回头朝江舟道:

    “这一次是我连累了你,你放心,日后我一定会补偿你的。”

    说完便随走到老妪身边,只见老妪扶着她的手臂,看也没看江舟一眼,身形微微一晃,便已不见踪影。

    “呼……”

    江舟呼出一口气。

    还日后?最好再也没日后。

    一个中三品高手随身,任她打骂不敢还口,这个小矮子身份之尊贵,可想而知。

    还好这小矮子虽然有点刁蛮,但并非不讲道理。

    否则他也只好拼命了。

    摊开一直背在身后的两只手掌,将一直攥在手心的白骨戮魂针别回衣领。

    另一只手上,却是那瓶九龙化骨水。

    刚才他看似无力还手,可那老妪若是不依不饶,死的绝对不会是他自己。

    “你们没事吧?”

    看了眼四个执刀人,他们也被刚才的闷响所伤。

    好在那是针对他的,旁人只是了些许波及。

    饶是如此,也让几人满脸心悸,吞了吞口水道;“没事。”

    江舟看了看两人消失的位置,沉吟了一会儿,本想去找燕小五问问,那西贝公子究竟是什么身份。

    不过想来这小子隐瞒自己的身份,八成是不会说的。

    与其费那力气,不如尽快提升自己。

    江舟眼中闪过一丝微光。

    这简直是一场无妄之灾,那老妪一声不响便下杀手,要说他不怒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他从来不会无能狂怒。

    只待下次,若真的有机会再遇上,就未必是谁杀谁了。

    当下带着四个执刀人,去寻今日要斩杀的几个妖魔。

    这次没再遇上意外,很顺利地斩杀了三只妖魔。

    得了三粒一阳丹,真灵之数达到四十九个。

    “劳烦官爷空跑一趟,实在对不住!”

    鄙野。

    一个小村落里。

    江舟从一座简陋的民居走出,身后是一个朴实的乡下汉子,连连鞠躬将他送出。

    这是今天最后一趟,却是跑空了。

    本是这户主人,也就是这汉子来报案,说他有个弟弟,前段时间去山上放羊后就没有回来。

    这汉子和村中一些青壮去找了几天都没找回。

    便以为是被哪里来的虎狼之类给叼走了,就此息了找的念头。

    这种在这种乡野是经常发生的,并不奇怪。

    可据汉子说,在昨天晚上,有神灵托梦,说他弟弟是被妖魔拘去了,被他遇上,顺手搭救了回来。

    让他今日清晨到当初弟弟放羊的山坡上去寻。

    汉子半信半疑地去了,果然在山坡上发现了失踪了许久的弟弟。

    当下自是重逢欢喜。

    不过汉子欢喜之余,想着那妖魔害得他兄弟分离,害他弟弟过了这么久的苦日子。

    越想越不是味,径直就去了肃靖司报案。

    结果江舟来查探,汉子的弟弟却说自己当初只是贪玩走失,好不容易才寻了路回来,是哥哥疑神疑鬼罢了。

    这种因为疑心,将寻常事件当成妖魔作怪的不算少数,江舟也不以为意。

    但跟着他的一个方脸壮汉模样的执刀人却警告汉子道:“以后不要胡乱报案,大人繁忙,哪里有这许多功夫让你来耗?”

    汉子连连弯腰:“是是是!”

    “乙二三,算了,走吧。”

    江舟摇摇头,打断欲要再说的执刀人。

    其实无论是这汉子,还是乙二三这样的执刀人,都是苦命之人。

    汉子害怕妖魔,也痛恨妖魔,有事除了求助官府又能如何?

    乙二三身为执刀人,命如浮萍,半点不由己,活着就是幸运,死了是理所当然。

    行事间自然就多了些戾气。

    在江舟几人离开后。

    汉子回到屋里,对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埋怨道:“你说你,既是走失,你怎不早说?差点害我得罪了官差。”

    他弟弟嘿嘿笑道:“哥哥莫气,弟给你看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