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穿越小说 > 我的谍战岁月 > 正文卷 第084章 戴春风召见(求收藏月票)
    程千帆跟随武元芳进入房内。

    这是一间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办公室。

    陈设相对简单。

    书桌,书架、台灯,茶几,烟灰缸。

    有一个鱼缸,鱼儿在缸里游来游去。

    令程千帆惊讶的是,吊扇竟开着,转速不快。

    还有一尊保险柜。

    保险柜的边上斜着摆了一道屏风,看不到屏风后的情况。

    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办公桌前批阅电报、文件。

    程千帆心中了然,这就应该是自己的敌人、顶头上司、学长、老乡、浙江警官学校‘特别警察训练班’班主任、力行社特务处处长戴春风了。

    蓦然,戴春风怒哼一声,皱起眉头,将手中的电报纸放下,合上文件夹。

    “处座,武元芳和程武方到了。”毛秘书这才轻声提醒。

    戴春风抬起头。

    “属下程武方(武元芳),向处座报道。”

    程千帆和武元芳都是立正,敬礼,朗声说道。

    ……

    戴春风点点头,没有去看武元芳,而是打量着程千帆。

    英俊。

    这是戴春风对这个年轻人的第一印象。

    不禁暗暗点头,江山老家的水土好啊,养人。

    很有朝气。

    这是第二印象,年轻人英气逼人,看着就让人心中欢喜。

    不愧是以特训班学员的身份就能立下奇功的年轻人。

    “元芳。”戴春风冲着武元芳说话。

    “处座,属下聆听训示。”武元芳的声音中带着雀跃。

    “你先下去吧。”

    “……是。”

    ……

    待武元芳离开后,毛秘书走到门口,打了个手势,立刻有多名特工在距离办公室十几米的地方警戒两侧,再毛秘书再次出来发出信号之前,‘班主任’办公室门口之十余米的路,除非有紧急事情,不允许有任何人靠近。

    毛秘书随后退回房内,关上门。

    走到门后的一个办公桌后面坐下,拿起文件翻阅,整个过程都是轻声轻气的。

    “你说的紧急情报,是和川田永吉案相关的?”

    “是!”

    “说说看。”

    “属下昨晚返回旅馆取行李,夜深后,属下离开旅馆外出。”

    “为何外出?”

    “取枪。”

    “取枪?为何?”

    “属下抵达杭州后,为了防范被川田永吉所部跟踪、露出破绽,故而在‘蕴隆客栈’落脚,此后外出将随身携带另外一把枪支藏于隐蔽处。”

    “你是在试探?”

    “是的,处座。”

    “结果如何?”

    “川田永吉应并无派人跟踪属下,枪支没有人动过。”

    “继续。”

    两个人一问一答,语速极快。

    几无喘息机会。

    正在埋头看文件的毛秘书抬头看来,微微露出惊讶之色。

    ……

    “属下取枪返回途中,路遇为躲避军警而冲进巷子之日特川田笃人。”

    “川田笃人?”戴春风立刻拿出一张照片,“是此人吗?”

    这是半小时前,余平安派人送来的,特务处已经调查清楚,被打死的日特中并无照片中之人。

    “是!”程千帆点头。

    “继续。”

    “川田笃人并没有怀疑属下冒用之‘宫崎健太郎’身份。”程千帆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恩?”戴春风微微皱眉。

    “属下带川田笃人回到旅馆,并且以日人宫崎健太郎的身份前往日租界冈田公馆,通知冈田接应救援川田笃人。”

    嘭!

    戴春风猛然一拍桌子,“程千帆,你这是擅自行动,是纵敌,是通敌,你知不知道,我这就可以叫人逮捕你!”

    “属下知道。”程千帆立正,恭敬说道。

    “知道你还敢如此行事?”

    “报告处座。”程千帆说道,“此事系宫崎健太郎所为,无关程千帆。”

    说完,程千帆闭嘴,眼观鼻鼻观心。

    ……

    戴春风看着这个年轻的下属,面色不善,两道浓重的眉毛微微皱起,眼神也更加犀利。

    程千帆一开始还能保持镇静,但是,渐渐地,他做不到了。

    戴春风之阴鸷目光,死死地盯着他,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年轻的特训班学员的额头开始渗出汗水。

    他一动不敢动。

    空气中似乎也满是凝重压抑的气息。

    终于,戴春风嘴角一扬,讥笑,“你的胆子,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么。”

    “属下有胆气。”程千帆眼角渗进汗水,辣的他只能眯着眼说话,“属下赤胆忠心,效忠处座,效忠党国。”

    戴春风哼了一声,板着脸训斥,“你是不是自以为自己很聪明,还洋洋得意,自觉这个宫崎健太郎的身份用的如鱼得水?”

    “宫崎健太郎做的,不是你程千帆?要不要我叫人把你劈成两半,一半写着程千帆,一半写着宫崎健太郎?”戴春风冷笑。

    ……

    “属下不敢。”程千帆表情认真,毕恭毕敬回答,“宫崎之身份,漏洞颇多,日人本土一篇电文即可陷我于死地。”

    “知道还去做?”

    “怕死就不进特务处,堂堂中华大好男儿,若死得其所,夫复何畏?”程千帆情绪激动,提高声音回答说道。

    戴春风深深的看了这名慷慨激昂的年轻人一眼,欣赏之色一闪而过,“希望你永远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

    “效忠处座,效忠领袖,效忠党国,驱逐日寇,清除匪患,奋斗不渝。”程千帆表情无比认真,眼神中闪烁着热烈的光芒。

    “很好!”戴春风严肃的脸上展露出笑容,不过,随之,他面容一肃,“特务处上海区选派特训班学员程千帆,未经请示,擅自行动,虽事态紧急,情有可原,然军纪如山,不可姑息,扣发两个月薪资,有意见吗?”

    “没有!”程千帆说道,“谢处座。”

    程千帆知道,戴春风这是高拿轻放了,他做的事情,事情本身对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上司的态度。

    真要判他一个‘心怀不轨’、‘私通日人’的罪名,他也毫无办法。

    现在,戴春风只罚他两个月薪资,这属于网开一面,不仅仅如此,这是盖棺定论,以后任何人都不能再拿这件事说事。

    毛秘书拎着水壶过来给戴春风添茶水。

    “这个川田笃人,身份不简单?”戴春风说道。

    看到程千帆抿了抿嘴巴,戴春风哼了一声,指着他,摇摇头说道,“给这小子倒杯水,省的这个小老乡回到江山说我戴雨霖小气,茶水都舍不得给一口。”

    “毛秘书,有劳了。”程千帆从毛秘书的手中接过水杯,赶紧道谢。

    直到此时此刻,他一直悬着的心,才稍稍安稳下来。

    此前都是面无表情的毛秘书,此时微笑点头回应。

    ……

    邦邦邦。

    突然,房门被敲响。

    毛秘书快步走到门口,“谁?”

    “毛秘书,急电。”

    毛秘书打开门,接过电文,只是扫了一眼,脸色微变,随手关上门,快速走到办公桌前,双手递上去,“处座,青岛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