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玄幻小说 >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 正文卷 第124章 城司大人的烦恼(三更)
    “吕兄,那些画得是什么?”周道指了指城墙上的刻画,问道。

    “那些画大多都是一些古老传说,还有些是从道观庙宇中拓印下来的,已经无从考据了。”吕先阳回答道。

    平江城的历史太悠久了,那些画从立城之时便已经在上面了。

    到了今时今日,就算是城中最具声望的老学究也说不出其中的名堂来。

    “怎么了?”王玄之回头问道。

    “没什么?”周道摇了摇头,陷入深思之中。

    ……

    平江城,城司府。

    水晶灯盏晃动着长影,半掩的门缓缓打开。

    “城司大人,他们回来了,厉山涛受了……”

    “我已经知道了。”商天正放下了手中的信笺,打断了下面的汇报。

    他捏了捏眉头,眼睛微微眯起,沉默不语。

    萧南峰神情一滞,身为平江城三大统领之一,他知道,每当城司大人做出这种动作的时候,就表示遇上难题了。

    “城司大人,那头人相囊已经伏诛,想必不会出什么乱子。”

    “乱子?”商天河冷笑道:“这话说出来你信吗?”

    “人相囊,乃是镇魔司《百妖图录》中才有的东西,出现在平江城地界,你觉得背后没有镇魔司的影子吗?”商天河冷冷道。

    镇魔司,听名字像是与御妖司相同的朝廷特设机构。

    实际上,它与御妖司,甚至与朝廷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这是一个极为神秘且强大的势力。

    它的存在甚至还在御妖司之前。

    关于镇魔司,一切都是绝密,外界甚至不知道有这样的存在。

    对于御妖司而言,那里出来的人,甚至比妖物可更怕难缠。

    所谓《百妖图录》乃是镇魔司的不传之秘。

    据说,那上面记载了一百种世间并不存在的妖物以及它们的炼制之法。

    人相囊,便是其中之一。

    平江城境界出现如此妖物,就表示镇魔司的高手也来了。

    这才是让商天河头疼的地方。

    “查清楚是谁出手杀了那头人相囊吗?”商天河沉声问道。

    关于人相囊的相关资料,乃是绝密,别人没有资格查看,但是身为城司却深知这种妖物的可怕。

    否则堂堂指挥使也不会被人抬着回来。

    “不清楚,那人手段极强,仅用两招便将人相囊击杀。”萧南峰沉声道。

    以吕先阳等人口述的情况来看,出手之人实力极强,远在指挥使厉山涛之上。

    人未至,仅凭两大杀招便将人相囊击杀,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血气化长枪,钻风如冰火……这门内神兵法叫做《冰火毒龙枪》,乃是极乐门的传承。”商天河喃喃轻语。

    极乐门,乃是道家宗门之中颇为古老的存在,不过已经绝灭多年,早已断了香火。

    据记载,极乐门有三大内神兵法最为著名,分别是《冰火毒龙枪》,《极乐大宝剑》以及《贤者大手印》。

    当今世上,通晓这三大内神兵法的人已经没有了。

    “至于那枚火丹……”商天河目光微凝,眸子里闪烁出一抹凝重之色。

    “给我查,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什么人。”

    身为城司,他需要掌控一切,在他境内出现如此神秘的存在,实在让他有些放心不下。

    “我已经吩咐过了……”萧南峰深知商天河的脾性,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部署。

    “南峰,非我太过谨慎,实在最近是非常时期啊。”商天河叹了口气。

    前段时间,【九神柱】之一的李藏锋竟然收了一名弟子,这已经在上层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件事或许天下皆知。

    可有些事情,下面人并不知道。

    李藏锋霸道至极,已经为他的弟子定下了参加【元王法会】的名额。

    这可就是捅破天了。

    元王法会,至关重要,它的名额早已被各方瓜分。

    如今硬生生要挤出一个名额来,定然是有人要让出来。

    这牵扯可就大了,各方皆动,错综复杂。

    现在各方俱都寸步不让,想将李藏锋这位神秘兮兮的弟子给找出来,如果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那是最好。

    然而,这不太现实。

    李藏锋是何许人等?

    他不说,没有人可以逼他。

    他既然要了这个名额,同样也没有人可以让他吐出来。

    如今各方势力角逐,内里的暗流争斗不止,已经影响到商天河这个层面了。

    若是现在这个节骨眼,平江城再出什么乱子。

    商天河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仕途啊……”

    商天河揉了揉眉心,他这个年纪,还想努把力,再往上窜一窜。

    “先将王玄之他们这些人安顿好了,容我再想想。”

    “遵命!”萧南峰行了一礼,便退了下去。

    ……

    平江城。

    阴暗的地下密室,森然的白骨垒成祭台,最上面有着一座小铜鼎,漆黑幽深。

    周围有九根赤红色的蜡烛燃烧,浓烈的血气从烛火中升腾,没入铜鼎之中。

    “该死,竟然灭杀了我的人相囊。”黑袍道人戮阴山厉声吼道。

    人相囊乃是他亲自炼制,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功夫和心血,几乎血脉相连。

    原本他计划只要人相囊达到【万相】之境,他便逆转炼妖之法,摘取果实,将其修为全部吞噬,增长自身功力。

    为此,戮阴山游走各地,抓捕活人来炼妖,如今却是功亏一篑。

    “死了?”袁少卿闻言,面色变得有些难看。

    这些日子,他服用【人元大丹】修为突飞猛进,如今没有了【人相囊】,便再也无法播种炼丹。

    本来,袁少卿还想修炼有成,带着戮阴山跟他前往平安镇,清算旧账。

    如今又耽搁了。

    “什么人干的?”袁少卿咬牙切齿。

    “不知道。”戮阴山冷冷道:“不过我感觉那人已经进入了平江城。”

    他和人相囊血脉相连,后者虽死,可是临死前那一缕怨气却附着在了杀它之人的身上。

    “难道是御妖司的高手?”袁少卿心里咯噔一下。

    如果真的是御妖司出手,那便麻烦了,他也只能选择息事宁人。

    “哼,不管是谁,都要死。”戮阴山露出残忍的笑意,目光落在了小铜鼎之上。

    “你别忘了,这里可是平江城。”袁少卿提醒道。

    他深知,眼前这位道人比他可疯狂多了。

    “那又如何?等我的【虎胎】练成,区区平江城又算得了什么?”戮阴山冷笑道。

    他精通炼妖之术,所炼妖物皆出自《百妖图录》。

    人相囊在《百妖图录》之中只排名第九十三位而已。

    可是【虎胎】却排名第六十九名,两者的差距不可以道计。

    一旦练成【虎胎】,他便真正无所顾忌了。

    “无论是谁,得罪了我,便要死。”戮阴山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