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玄幻小说 > 皇后她作天作地(穿书) > 正文 流言(小姑娘还会笨拙地来哄他...)
    第九十二章

    好好的会友宴, 到了晋朔帝这里,成了纨绔们排着队向他说祝酒词。

    ……就离谱。

    钟念月转了转手边的茶杯,实在觉得眼前的景象太过怪异, 她出声道:“祁均阳。”

    祁均阳乃是锦山侯的大名。

    锦山侯登时坐直了身子, 转头朝钟念月看去:“念念?”

    其余人也多少压下了心中的惶恐,跟着纷纷看向了她。

    钟念月轻声问:“我若是嫁给了陛下……”

    晋朔帝的动作一顿, 不由眸光深深地看向了钟念月。他没成想到, 念念口中的“试一试”, 便还藏着这样多的惊喜。

    她坦坦荡荡地将这桩事摆在了明面上, 好似认真在思量,是否能同他度过一生。

    这厢锦山侯呆了片刻。

    高长乐等人也呆了呆, 心中无不惊骇。

    锦山侯张张嘴:“……那岂不是, 岂不是我的皇婶了?”

    钟念月愣了下,心道可不是么。

    这要是成了, 我的辈分儿在京中可就横着走了!

    只是你想了半天,便只想出来这个?

    钟念月没好气地道:“乖侄子, 叫一声来听听。”

    锦山侯也真就憨憨地唤了一声:“皇婶。”

    钟念月只好扭头去看其他人,问:“你们觉得如何?”

    高长乐小心地瞧了瞧晋朔帝, 又觑了觑钟念月,顿时仿佛从她的身上获得了无穷的力量,他们齐声道:“念念了不起!”

    能与陛下好上,一点也不怕,那可不是了不起吗?

    钟念月泄气地坐了回去。

    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大家怎么半点建议也没有呢?哦,倒是险些忘了。这天底下,恐怕不管谁放在了晋朔帝的面前, 都是不敢说半句他的坏话的。

    这帮小纨绔,干啥啥不行, 拖后腿第一名。

    这些个乐师,还不知晓要被晋朔帝惦记多久呢……

    钟念月想到此处,粲然一笑:“我瞧你们与陛下亲近了许多,日后我便常常央求陛下与我一同来寻你们玩吧。”

    来吧,互相伤害。

    小纨绔们震惊地望着她。

    他们僵着脖子,也不敢摇头,也不想点头,只能干巴巴地从喉中挤出来一个字:“啊。”

    钟念月扭头扫了一眼,依旧跪在地上的乐师们。

    再跪下去,恐怕膝盖都要废了。

    她站起身道:“你们喝得一身酒气,不同你们玩了。左右也已经见过了,陛下,不如我们先行返回去吧?”

    晋朔帝看了她一眼。

    他还以为她要再拖一拖呢。

    “走罢。”晋朔帝缓缓起身。

    众人毕恭毕敬地送着他往外走,等走到门边时,晋朔帝突地一驻足,回头温声道:“下回还要邀南汀馆的乐师吗?”

    高长乐迟疑道:“邀个……西阳馆的?”

    晋朔帝面色没有变化,只是眸光微冷了冷。

    高长乐瞬间似有所觉,忙道:“念念心中……再多的人也不及陛下,又何必再寻旁人来碍念念的眼呢?”

    晋朔帝点了下头,温和一笑,对高长乐道:“回去之后,叫你父亲带你多读两本书。多学些词吧。”

    说罢,他才朝钟念月伸出手:“念念,过来。”

    钟念月一走上前,便被他牢牢抓住了手腕,而后缓缓插-入了钟念月的指间。他牵住了钟念月的手。

    前两年的时候,他也牵过钟念月。

    但那时没有半点旁的意味,今个儿就不一样了。钟念月觉得他的手指格外有力,传递而来的温热还有些烫掌心。甚至就连强势分开她指缝的动作,都仿佛被赋予了别样的味道。

    钟念月轻轻眨了下眼,稀里糊涂地跟着晋朔帝一块儿下了楼。而他们的身后,一帮小纨绔们此时方才有了点真实的滋味儿……半晌,不知谁低低道了一声:“念念……以后要入宫做妃子了吗?”

    “宫中多斗争,如果有人害念念的话,怎么办?”

    “小爷我骑上我的汗血马去打他!”

    惠妃此时禁不住打了个喷嚏,紧跟着又剧烈地咳嗽了三声。

    一旁的兰姑姑不由担忧地看了看她。

    惠妃病了。

    自从那日钟念月及笄宴后,第二日惠妃听得庄妃阴阳怪气地提起她那好外甥女,如何如何风光。

    惠妃表面没什么,等转身回去就发了一场高热,连着两日缠绵病榻,至今还未好。

    “这是叫陛下过了明面了……底下那些个聪明的,惯会见风使舵的,应当已经看出来陛下的用意了。”惠妃冷冰冰地说着,“只是,恐怕也没有那样容易的事……”

    她勉力站起身来,道:“派个小宫女去太后宫中一趟罢,就送我抄的佛经去,再不经意地捅破钟念月的事。我就不信太后不管。这可是她难得的能借祖宗规矩来发挥的机会。”

    兰姑姑应声问:“派哪个去呢?”

    “就茜儿吧,这个糊涂东西,上次给我梳头时,竟然扯着我的头发了。”惠妃不快道。

    兰姑姑应声去办事了。

    惠妃禁不住问:“今日还不见太子?”

    宫人们嗫喏不敢答。

    太子近日分外用功,连太子府都少回去了,何况是惠妃这里呢?

    宫女茜儿按吩咐送了东西到太后宫中,再无意中提起惠妃这两日为着抄经病得厉害,连外甥女的及笄宴都未去,恐怕陛下心有不快呢。

    太后却始终未应声。

    连问一句惠妃的外甥女都没有,更别说问陛下为何不快了。

    眼见话说得差不多了,茜儿也只能退下。

    她怕办砸了事回去没有她的好果子吃,便只好又拉着太后身旁的嬷嬷道:“做奴婢的本来不该议论的……”

    嬷嬷:“那你还说?”

    茜儿一噎,但又不得不继续往下说:“只是做奴婢的,见不得主子受这样的委屈。那钟家姑娘是咱们娘娘的外甥女,本不过是个晚辈,如今却是要骑在满宫的娘娘头上去了,娘娘不说什么,可咱们底下人,已经从中尝到苦处了。那些个膳房里的奴才,都不给咱们正脸了,擎等着伺候新主呢……奴婢思来想去,只怕这其中乱了祖宗章法……”

    嬷嬷嗤道:“你个做丫头的,担心起你那穿金戴银、珍馐美食的主子来了,倒是新鲜。”

    茜儿:“……”

    茜儿叫她一噎再噎,是当真说不下去了。

    嬷嬷转身往里走,等上了几步台阶,她方才一顿,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又冷冰冰地看着茜儿道:“回去告诉你那主子罢,陛下多年身边都寻不到一个可心人儿,如今若是有个姑娘能得陛下的无上宠爱,那该是一桩大、好、事呐。”

    茜儿愣愣听在了耳中。

    等回去后,她将这种种都复述给了惠妃听。

    惠妃当场就没忍住打碎了茶壶。

    “原来太后就等着钟念月出现呢,钟念月越得宠,她越冷眼瞧着,哪里会制止呢,恐怕还恨不得陛下爱死了我那好外甥女……”

    兰姑姑不由变了脸色。

    不管太后目的如何,但只要她默许了这般行径,再加上陛下的宠爱,钟念月将来只怕真要在宫中横着走了啊!

    那他们岂不是又要落他手里备受折磨?

    惠妃勉强定了定心神,先叫人将茜儿带了下去。

    虽说目的没达成,但这人还是得处置了。

    茜儿还不知这去一趟,就是送死的事呢。

    却说另一厢,钟念月与晋朔帝的马车缓缓前行。

    钟念月小声道:“祁均阳他们素来喜欢记我的话,我胡乱说个玩笑,他们也要记在心上……”

    这便是在为他们开罪了,也顺便把面首说成是玩笑。

    晋朔帝:“嗯。”

    “陛下生气了么?”钟念月问。

    晋朔帝此时气已经消了许多了。

    锦山侯等人办的蠢事,与念念是无关的。但听钟念月这样问,他不由眸光微动,转过头,眸色深沉地盯住了钟念月。

    钟念月心底暗暗嘀咕。怎么哄呀?

    她也不会呀。

    钟念月不由叫停了马车,上半身探出去,从一个铺子上买了几块点心。

    她捏着点心,咬了一口,然后把剩下半个递给了晋朔帝。

    要她亲他,那是不成的。

    但是间接接吻的暗示,可以有。

    只是等点心递出去以后,她才想起来她以前作天作地的时候,好像也没少把吃剩下的给晋朔帝。

    钟念月:……

    真是坏事做多了啊啊啊!

    钟念月顿了片刻,正要收回来的时候,晋朔帝却突地一弯腰,一低头,咬住了那剩下半块点心。

    他不仅咬了点心,还轻轻咬了下钟念月的指尖。

    钟念月飞快地蜷了蜷手指,却没能收得回来。

    晋朔帝轻咬了两下,改咬为吻。

    他蜻蜓点水地亲了两下,直起腰来,缓缓咀嚼了剩下的糕点,咽下去,而后低声道:“什么时候能再亲念念了,念念一定要告诉朕。”

    钟念月反倒被他说得有些脸红了。

    好似亲吻这桩事真的变得分外神圣了起来。

    而于晋朔帝来说,不仅神圣,还格外地值得期待且念念不忘。

    晋朔帝的目光缓缓落在她的面容上。

    他觉得这一刻的钟念月实在乖巧极了。

    她口口声声道还要再作思量,但已经本能地开始处处为他着想了。小姑娘甚至还会笨拙地来哄他。

    晋朔帝紧盯着她看了个够,方才道:“朕生的不是念念的气,只是想到念念方才的话……这世上与念念要好的人何其多,不缺朕一个。”

    钟念月听他这样说,心底一下就又有点不是滋味儿了。原来情真意切的爱,是当真会叫人陷入桎梏的么?便连这般厉害的晋朔帝,男主都要避让畏惧的晋朔帝,也会因为她而患得患失么?

    她捏了捏指尖,轻声道:“那是不一样的啊……”

    晋朔帝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啊。

    马车仍停在原地,此时却听得外头传来了极低的议论声:“钟家姑娘原来……”

    只隐约听见了这几个字。

    之后就听不清了,想是说话的人很快地走远了。

    不过不多时,钟念月便又从旁人的口中听完整了内容。

    自今日一早起,京中渐有风言风语传开。

    说是钟家姑娘原先丢的那半个月里,是被一个乱党首领绑走了。那首领人称“相公子”。与之一同被绑走的还有宣平世子,却不知为何,回来了个钟姑娘,却始终不见宣平世子的身影。

    再观钟姑娘的绝色姿容,这一切便好似都有了答案。

    议论着彼此会心一笑,自不必多言。

    “嘘,可莫要猖狂议论,莫要忘了那钟家姑娘的父亲乃是刑部侍郎!当心拿了人下大狱!”

    晋朔帝听罢,面无表情地抬手捂住了钟念月的耳朵。

    他道:“拿下罢。”

    又何必等钟大人呢?他且先将他们办了。

    钟念月倒没留心旁的。

    她只是觉得晋朔帝放上来的手好热啊。

    他以为我是半句坏话都听不得的小猫吗?

    嘿。

    不过我确实受不得委屈。

    她抓着晋朔帝的手,道:“扒了他们的裤子,狠狠揍他们,揍得走路都得一瘸一拐,再编一个,七八个大汉与他们共度良宵的故事!”

    晋朔帝本来怒意已经冲到了头顶。

    此时听了她的话,又禁不住好笑地捂住了她的眼,道:“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