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科幻小说 > 烽火西路1933 > 正文 泼皮与无赖(一)
    <!go>

    从金宝场下街到上街,如果不逢场,也就几分钟时间,便可全部走通。

    这上街与下街是以王氏茶铺所处的地方为分界点,呈一个手臂的倒拐子弯形状。

    上下街摊点决定上下街繁华程度。下街,是老百姓日杂商品交易地。因此很繁华,人们从各条沟往金宝场汇聚,场口位于下街,所以场口的位置也决定了下街人多。而下街往上的尽头就是王氏茶铺,转过倒拐子弯就是上街,这上街主要是大宗物品交易地,比如猪牛羊市场,木材市场,家具市场等,这些大宗物品本不易卖出一宗,因此显得冷清些,人们赶场大多集中在下街。

    街房是一溜子青瓦房石木结构,具有川北风格的川斗房,每座房子外形几无二致,只有高低之分,宽窄之分,中梁柱立得高的,可以从中搭一层木楼,将木楼挑出二梁柱,下面空出一条宽阶沿,街房宽的分四檐八柱,六檐九柱,街房一般不建四合院,即使有,也是从街房后面的拖部拖出来的,不占街面,前面看仍然窄,然而到了后面就别有洞天了。街房一般横着修建,很少有纵着修建的,横着修建的主要是多门店,纵着修建的就只能当住房了。金宝场上有的一家横着占有几个店面,窄的也就只一个店面,还有更窄的,就是一个小巷子,只够摆个小摊摊。

    这样的街道,自然是没规划可言,与当地官绅关系好的,就拓展得宽一些,普通老百姓就只有靠世袭的祖屋宽窄来决定自家房屋的宽窄了。因此,金宝场街房就修建高低错落,挤挤密密,横来顺摆,歪歪斜斜,曲里拐弯。有些地方,街道窄得面对面两家从各自窗中伸出手来,可以相互拉着。

    赵绍州的家在街上属于中规中矩的人家,位置在下街中段。赵绍州家境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房子的门店只一间,普普通通的,低矮,没搭建木楼。

    赵绍州的肉铺更是简陋,他在临街的屋檐下用石头砌了一级半米高的阶梯,把长条板凳横放在石阶上,取下临街窗板,铺于窗口下摆放的板凳上,窗子下沿也就比板凳高一公分左右,他人只需抽根板凳搭坐在屋内,便可以在窗口操作卖肉了。

    国民党zf的县长听起来好听,其实也没多大权力。

    易维精当了县长后,总在想,自己就是一个傀儡县长,要权没权,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权钱财都掌握在军阀手中。他当县长也想搞点事,但搞事缺了这三样,肯定什么都搞不出来。易维精给军阀杨森建议,在各乡建立民团,协助部队和zf联防治安,杨森觉得法子还行,就准了。其实这是易维精的私心,他想抓点军权在自己手中,这乡民团就由他管着。

    各乡都搞起了民团。

    这周子华一听说各乡都要建民团,就心动了,他已经不满足于一个乡长的职务,想弄一个团总的位置来坐坐。

    这周子华当初在金宝场是混得很差的,几乎没人瞧得上他,纯粹一赖皮,吃喝嫖赌样样来,人人厌而远之,没人惹他,也没人愿意去惹他,他还为此自鸣得意,一天人五人六的。

    周子华当了乡长后,就一改落魄的样子,有些人模狗样了,但是乡长毕竟也没啥权力和油水,所以他又想当团总,团总实惠些,有枪,就有搞头。为弄金宝场团总,他上跳下窜,但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当上。

    最终,易维精把民团团首交给了何坤玉,这何坤玉虽然没有什么大本事,但他有个儿子在县警察局当差。

    团首没当成,周子华又将目光瞄准了二领班这个位置。

    二领班说起来就是一个给zf军队收粮收钱的差事,位置不起眼,但是既然沾上了粮钱,那就另当别论了,周子华盯着这个位置他就是想在钱粮上打主意。当然zf才不管这些,只要能够如实地把钱粮收上来,他才不管谁来当这个二领班,即使是泼皮无赖都可以。

    周子华猴精着呢,他一个乡长还盯着一个二领班,没有搞头他要干?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一个位置,不在乎权大权小,主要看你怎么去运作这个权力,这周子华就能把这个没有啥权力的二领班也当得风生水起,他有他的一套,这也是他的臭本事。周子华一当上二领班,俨然成了一个县府的人,一个吃官饭的人。哗地一下,斜眼孙成来投靠他了,小分头何二娃也来投靠他了,这周子华走到哪儿,他屁股后面就跟着这两个人,比他当乡长光鲜多了。

    周子华刮掉乱糟糟的头发,亮出一颗灯泡来,他一天就在金宝场上大摇大摆的晃,后面跟着两个打手级别的人,三个歪瓜劣枣一组合,居然成就了金宝场一霸。

    王氏茶铺居金宝场倒拐子弯这个得天独厚的位置,生意很是兴隆。王老板经营多年,自然挣钱不少。王老板是搭了楼的,共两层,上下都做成茶楼,底层是大众型,散客多,做生意的都聚在底楼喝茶,在场上有点身份的,都坐二楼,二楼清净些,雅静些。中午茶铺还提供饭菜,可酌小酒。

    以前的周子华都只坐底楼喝茶,不上二楼的。他不是不想上二楼,而是没钱没身份没地位,他怎敢爬到二楼上去喝茶呢?

    二领班就有资格上二楼喝茶了,而且还在二楼上固定了位置。

    王老板说,周大爷,今后二楼走廊正中那个位置就是您专座了。

    周子华爬上二楼,看了看那个位置,坐下来,左右前后瞧了瞧,甚是满意。周子华拍了拍坐椅,挺结实的。好,就这个位置。王老板马上吩咐伙计,快,给周大爷上茶。伙计忙跑下来,提一壶茶,在周子华面前把茶碗放下,冲泡一碗茶。说,周爷,您喝好。周子华头也不抬,端起茶碗,荡了荡,又放下。

    周子华对这个位置相当满意。<!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