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科幻小说 > 烽火西路1933 > 正文 金马巷(一)
    <!go>

    赵全英觉得脚很不舒服,她脱掉鞋子,才发现自己的脚已打了几个水泡。不管这些,她又穿上鞋子,对同学们说,继续走。

    紧赶慢赶,赵全英他们终于在天亮之前赶到南门市场外,赵全英说,素清,你组织大家在此等候,我去紫竹街找唐老板。

    赵全英是跑着去的紫竹街唐记药铺。一到药铺,只见大门紧紧关着,她上前轻敲三下,门呱哒一声裂开一条缝,一个戴瓜皮帽的中年男子的头先露了出来。

    我找唐老板。那中年男人看了看赵全英,见她土里巴叽的样子,料定是从乡下学校来的学生。中年男人让赵全英进了屋。

    一进屋,好暖和哟。中年男人带着赵全英往里走,一到后院,见有不少人在里面。赵全英见好多都是学生打扮,一个个风尘仆仆的样子,料定大家与她一样,都是来参加游行的。

    唐老板声音有些嘶哑,他见赵全英到了,就招呼大家说,现在第三批也已经到齐,他说,我把游行路线安排与注意事项给大家讲一讲,大家再分头行动。

    唐老板在集体交代完毕后,又分别给几位学生交代了游行结束后怎样回去的问题。最后他招呼赵全英,说,你们几个游行结束后,不要再来这儿了。集体来此,危险。你们直接去西河桥头集中,然后统一返回学校。

    赵全英说,好。

    这里是地下党重要的交通联络点,不宜在此久待。赵全英告辞唐老板,从唐记药铺出来,直奔南门市场。

    陈素清他们见赵全英回来,都围了上来。

    赵全英把唐老板的安排详细给大家转述了一遍,要大家团结一心,相互关照,尽量不走散。如果真的走散了,游行结束后大家都到西河桥头等着,集中,统一返回学校。好,现在出发。赵全英给大家说,他们一起往长生巷走去。

    长生巷口此时已聚集很多人,这些人自行排成队伍,站着等,队伍密密麻麻的,望不到头,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彩色小旗子,见有人路过,他们就抽出一杆递上。

    赵全英本来是想按安排的位置去站的,无奈来迟了点,加上人太多,无法到达预定位置,她怕走乱了,就组织队伍跟在后面,顺着大部队走。

    队伍开始向前走动了,所有人情绪都异常激昂。

    不时有人插进队伍中来,赵全英招呼自己带来的同学要保持好队形,跟着走,统一跟着大家呼口号,不要只看稀奇,更不能走丢,不然走散了,就不好找人了。

    队伍时快时慢,赵全英他们也时快时慢。

    大队伍从长生巷进来,又往金马巷的巷子里游行而去。

    金马巷子比长生巷子宽阔不少,巷子两边都是人,没有进入游行队伍的人手里也有小旗子,都跟着大家一起舞动。金马巷较长,两边店铺林立,这是南充最为繁华的街道之一,平常是一铺难求,从金马巷向西可以直达大北街,之所以选择这条游行线路,就是看中了金马巷这条巷子的繁华与行人众多,影响较大。

    街道上所有店铺的门都开着,但几乎没人进去买东西,所以店老板们有的站在店内向街道上望,瞧得入戏了,也跟着喊,跟着吼。有的店老板则站在自己店前,往学生手里递水,递饼干之类,有的老板看见熟人还跟着走一段,说上几句话,有的老板站在看热闹队伍后面,踮了脚,朝队伍里望。太热闹了,他们多年没见过这种阵仗了。

    赵全英第一次来南充,什么都感到很新鲜,但她是领头的,得照顾同学,不能光顾热闹,所以神情是紧张的,也是兴奋的。而陈素清就不同了,她到处瞧,眼睛似乎看不够,对什么都好奇。

    赵全英见陈素清那新奇劲,就用肘抵了抵陈素清,提醒说,莫看入神了,注意到我们的同学,人这么多,万一走散了,你到哪儿去找?

    陈素清像猛醒了一样,说,好的,好的,我用眼睛余光瞟着哩,放心好了,我还分得清轻重。

    游行队伍中学生居多,成年人也不少。

    这时,赵全英身边挤进来两个成年人,一个边走边对另一个人说,这金马巷是有来历的,据说,曾经居住在巷子里的人经常听到晚上有马叫声,特别在夜深人静时,那声音传得特远,同时还能听到马蹄声在巷子里像风一样吹过,呜呜的,嘚嘚地。还有人说,他们从门缝里瞧见从巷子里跑过的马是一匹金马,亮闪闪的,晃人眼。久而久之,这条巷子就被叫成金马巷了。

    那个听的人似乎不是很关心传说之事,扭着头到处望。

    另一个人又说,嘿,你听到我说没有?另一个人说,我听着呢,这巷子叫金马巷嘛,有金马从巷子里跑嘛,而且还是晚上嘛。

    另一个人说,算了,算了,不说了。我们到前面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我们的人。

    陈素清对赵全英说,全英,你看前方。

    赵全英往前一看,一个同学正手持喇叭,跳上一个小石台阶,挥舞着手中小旗子,高声地对着游行队伍演讲。那位同学讲一会儿,又领着大家高声地呼口号,每呼一次,大家都使劲地把手中的小旗子挥舞着。

    赵全英与陈素清不由自主地也跟着一起呼口号,她们随着队伍一起前进,也随着队伍一起呼喊。整条巷子都仿佛被口号声塞满了。

    赵全英何曾见过如此阵仗,她内心被激情所左右,她也想跳到台阶上去进行革命宣传,但她控制着,她还得照顾身边同学们。

    赵全英身后跟着何淑兰青志林任大力等七宝寺高小的几个学生,他们手拉着手,一起呐喊,可以看出,这几个学生也很亢奋,当然还带有一些好奇的成分在里面,他们也是第一次来南充,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场面,怎么能不激动呢?

    陈素清和何淑兰不知从哪儿接过一条横幅,她们俩一人一头拉着。

    赵全英见陈素清和何淑兰两个举了横幅,就叫她们走在自己的队伍前面。

    陈素清和何淑兰到赵全英前面去了,赵全英回过头来向后看了看。哇,好长的队伍哟。

    赵全英太兴奋了,她嗓子都喊哑了,吼不出声,就挥舞小旗子,后来,赵全英的手也舞酸了,但她还在不停地舞。

    游行队伍基本保持着整齐的队形,一直向前走。

    不时有学生跑出队形,把手中标语贴到街边木板墙上,又折身回到游行队伍中。

    金马巷两边店铺都站满了人,有的店铺前有石级,一些学生领袖模样的人不时地爬上台阶,手持喇叭向队伍不停地宣讲。整条巷子里都充满群情激愤的声音,这些声音混合在一起,形成一条澎湃的河流。

    整个金马巷都沸腾了。

    赵全英的心也沸腾了。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还我河山!

    小日本滚出中国去!

    口号声有如嘉陵江水一浪高过一浪,势不可挡,响彻云霄。

    赵全英有时转过身子,面向她身后的同学们,振臂高呼口号。

    游行队伍的阵势就如嘉陵江掀起的一个大漩涡,不断地把人从四面八方吸引起来,陆续地,游行队伍更加壮大了,呐喊声也更加激越了。<!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