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其他小说 > 聊斋路长生志 > 正文 第 8 章 二丫
    王大善人亲自把杨恒送出了门外,这才重新回到堂屋,稳稳的坐在中间。

    旁边的刘管家,赶紧给王大善人送上了一杯香茶,然后站在旁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王大善人喝着茶,看着刘管家那个别扭劲儿,直接就开口道:“有什么话说吧,憋在心里不好受吧?”

    刘管家听了之后,很有些不好意思。

    这也就是刘管家和王大善人的夫人——刘夫人是个亲戚,如果是旁人的话,也没有这个胆子。

    “老爷,那土地庙的庙祝不是一月才补贴五百文吗?怎么给这个道士这么多银子?”

    “没见识!以前那个看庙的,虽然说诈唬的挺凶,但是屁本事没有,这个道长可不同。”

    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大善人也真的后怕。

    这几天的情形他算是知道了,一定是那个巧云姨娘来报仇了。

    真的是好险,要不是正好碰到这个道士,恐怕全家人的性命也就没了。

    像杨恒这样有本事的得道高人(王大善人自以为的),平常连见一面都不容易,更别说求他们办事儿了。

    而这位希昙道长,看起来傻乎乎的,没见过什么世面,应该是刚刚下山。

    这样的人才是更应该笼络,不然的话等他见了世面,恐怕对于自己这些人就不放在眼里了。

    王大善人想完这些之后,对着一旁的刘管家说道:“从今以后那个道长需要什么,你直接从库里提取,不必问我。”

    “是,老爷的吩咐我记住了。”

    再说杨恒跟着那仆人出了王大善人的宅子,直奔村子中央的那处土地庙。

    在半路上他还碰到了,请自己吃在这个世界第一顿饭的王二蛋,杨恒还过去和他聊了几句。

    这王二蛋知道,杨恒被王大善人留下看守土地庙之后,也十分的高兴。

    并且当场就表示,等过一两天杨恒安顿下来之后,他就带着家人到土地庙去上柱香。

    杨恒辞别了王二蛋,又走了几百步的距离,就到达了那座土地庙。

    要说这土地庙还算是不错,虽然只是个一进的四合院,但是占地还算是庞大。

    最主要的是,杨恒看到这座土地庙是应该经常修整的,并没有出现破损的迹象。

    这让杨恒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刚才他来的路上,表面上风轻云淡,其实心中一直在琢磨,真害怕这土地庙是破屋乱瓦。

    杨恒来到土地庙的正殿,只见这里是宽宽长长的一间大瓦房,在正中央供着一尊慈眉善目的土地公。

    在下边的供桌上,摆放着各式的生鲜果品。

    杨恒看着这样的土地庙,心里就有些奇怪。相对于他见过的其他土地庙,这间土地庙可真是豪华了。

    杨恒在那仆人的带领下,把这座土地庙看了一圈儿,算是接收了这间庙宇。

    打发走仆人之后,杨恒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他站在土地庙的院子中四下里看了看,脸上终于再一次露出了笑容,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终于是有了一处落脚地了。

    杨恒在院子里傻笑了一会儿,终于是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办点儿正事儿了。

    他先来到土地庙的正殿里,拿了炷香,点燃之后恭恭敬敬地放在香炉之中,然后退到供桌后给这土地公磕了一个头。

    这算是自己搬过来,先和这土地庙的主人家打个招呼。

    接下来杨恒就到了东厢房,这是杨恒选定自己以后的卧室。

    这里的床铺被褥几乎都是新的,看来刚才刘大管家,没有敷衍他们老爷,把这里的生活用品全部换新了。

    第一天土地庙的生活,十分平淡,也许是大家都知道他刚刚接手土地庙,需有一些事情要办,所以并没有来上香。

    但是在第二天,就陆续的有村民前来上香许愿。

    这时候杨恒的工作就到了,他必须站在供桌旁做个样子,然后说几句吉利话,让村民看了安心。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杨恒正在想着自己的午饭怎么解决。

    虽然他怀里有几十两银子,王大善人也决定每个月给他二两白银,而且米面油蔬菜也不缺。

    但是杨恒在现代一直是饭来张口的主,就是这些食材摆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做呀。

    早上的时候他就忍了一顿,如果中午再不吃饭,那恐怕下午就得饿得两眼冒金星。

    就在这个时候,王二蛋带着自己的老妻也过来上香。

    杨恒只能是忍着腹中的饥饿站在大殿内,等到他们上香完毕。

    而王二蛋上完香并没有像别的那些村民一样就离开了,而是拉着杨恒在屋檐下开始唠嗑。

    “道长呀,以后是不是就在我们村里常住了?”

    “让老施主挂念了,暂时没有落脚的地方,王大善人让我看守土地庙,也算是有个营生和睡觉的地方。”

    那王二蛋点点头,然后又说道:“道长,早上没吃饭吧?“

    杨恒听了脸上一红,不过他仍然老实的说道:“王大善人倒是为我准备备了米面油,但是我手太笨,还没学会做饭生火,所以早上这一顿就忍了。”

    “这怎么行?要知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忍一顿两顿行,像道长这样,我看得有一个人照顾照顾你的生活。”

    “那老人家您的意思是?”

    “你看,我有一个孙女儿,还算是勤快,家里家外也是一把手,不如就让我这孙女来这里打杂,你只要管顿饭就行。”

    杨恒听了先是十分的高兴,但是马上又反应过来,自己可是在古代,对于男女之事,这里防范的十分严。

    这个小姑娘如果到自己庙里打杂,和自己孤男寡女,一旦处的时间长了,与她的名节有碍。

    于是杨恒赶紧的推脱,“老人家这可不合适,虽然我是个道士,但也是个大男人,和一个小姑娘在一个庙里过活,以后说出去好说不好听?”

    王二蛋见到杨恒拒绝,也只是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不瞒道长,我这个孙女是命硬,隔村的王仙姑说,如果在家里对家里人恐怕有妨碍,让我们把她送到出家人处。”

    杨恒听了之后有些想笑,这古代人也太愚昧了,一个神婆的话就能让他们抛弃骨肉。

    这小姑娘要是真按这什么王仙姑说的话,被送到庙里,这一辈子就完了。

    “王老先生,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这是定数,旁人又怎么能妨碍?老先生不必听那仙姑的胡言乱语。”

    那王二蛋听了杨恒的话,却仍然把头摇的像波浪鼓一样。

    “道长您是不知道,那王仙姑是个有本事的,她说的话一定是准的。”

    王二蛋顿了一顿,然后叹了口气说:“道长,你要是不收留我家二丫,我只能把他送到王仙姑那里去了。”

    而王二蛋的老妻,这时候突然跪在了杨恒的面前。

    “道长,求您开开恩,收留我家二丫吧,她在本村的土地庙,我们还能随时看看她,要是送到隔村的王仙姑那里,再想见面就不容易了。”

    而王二蛋这时候也用乞求的眼光,看着杨恒。

    杨恒让这两个人闹的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是点点头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就让二丫暂时住到西厢房去吧,以后你们想通了,随时都可以把她领回去。”

    王二蛋一看杨恒已经答应了,立刻大喜,对着还跪在那里的老妻说道:“快回去,领二丫来。”

    他的那老妻也是满脸带笑,匆匆的离开了。

    没有一会儿的功夫,王二蛋的老妻便领来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他们来到杨恒的面前,王二蛋的老妻一拍那小姑娘的后背,“二丫,快给道长磕头。”

    那小姑娘怯生生的看了杨恒一下,然后才按照祖母的意思跪倒在地,连连的给杨恒磕头。

    杨恒赶紧上前将这小姑娘扶起,到了这时才有功夫打量这小姑娘。

    只见这位二丫姑娘,穿着是一件打着补丁的粗布衣服,不过却洗的十分干净,一看就是一个利落干净的女孩。

    这二丫的相貌也让杨恒吃了一惊,原来这二丫并不像杨恒想的那样,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农村丫头,反而长得十分清秀,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城里的小家碧玉呢。

    现在这张清秀的脸上带着泪痕,怯生生的看着杨恒。

    杨恒叹了一口气,这小姑娘比自己的女儿也大不了几岁,如果是在现代,正是在学校里读书欢乐的年纪,在这古代却要离开家人,到庙里一个人过活。

    杨恒摸了摸二丫的脑袋,然后慈祥的说道:“以后你就在庙里住下吧,而且这庙里和你家也就是几步路,如果想家了,随时回去住几天。”

    这小丫头听了杨恒的安慰,眼睛这才亮了起来,然后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怯怯的看了杨恒一眼,然后那低声的问道:“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就把这庙当成你第二个家,两个家你能随时换着住。”

    听到杨恒的承诺,这小丫头终于是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又看向旁边自己的奶奶,向她询问可不可以这样。

    二丫的奶奶先是看了自己当家的,一眼见他没有说什么,这才笑着对二丫说道:“既然道长这么说,那就没什么妨碍,隔三差五的回来住几天也没什么。”

    这小丫头听了奶奶的承诺,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