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其他小说 > 敛财人生之重启 > 正文 错位千金(38)三合一(错位千金(38)医院那边...)
    错位千金(38)

    医院那边才有动静, 林云山就得到消息了。

    这些年他跟医院好些人的私人关系都保持的非常良好。至于原因嘛,无外乎是章华。章华是个真的不怎么会处理这些关系的人。让老太太到处插手,这不现实。老是靠着老太太, 章华在医院是立不住的。

    所以, 得有人站在背后。处理这些她处理不了的事。

    院长打电话说了孩子要给老师体检的事,他心里长吁了一口气。这孩子对过去的事, 所提的不多。她从来只说事, 不说人。

    是!打从一出生, 就没遇到好人。可长这么大,不可能没遇到好人。

    还好!她都记得。

    林雨桐没通知林云山这件事,但是等林雨桐把老师接来了,林云山亲自到医院门口迎接了。

    哎哟!这样的大人物。

    王老师只剩下惶恐。

    林雨桐扶着老师下来, 四爷在后面陪着这位王老师的老公。

    林云山跟人家老师握手,“谢谢!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

    悖∑涫也没干什么。你说说这个待遇, 受之有愧。

    但到底是盛情难却, 被学生带着, 做了个身体全方位的检查。就连被带来的老公,也一并检查了。

    检查的结果是:乳腺癌。

    初期!

    没有任何症状和表现,只是因为林雨桐面诊之后看出了有问题。

    这个没跟老师说,只跟他老公提了。

    林雨桐陪着老师在外面坐着聊天,说闲话。她还担心, “是不是他抽烟, 哪里出了问题了。”

    肯定有很多人到中年后都有的病的。林雨桐就打岔,“颈椎病这个肯定有,要是在里面按摩推拿, 稍微有点慢。”

    对!他是有这方面的问题。

    章华给王老师请来了这方面的大拿,人家就给家属介绍情况, “这种病这个阶段发现,可以说百分之九十是不影响之后的生活和生活质量。手术之外,找章院长,用中医干预。可以说是几乎达到痊愈的情况。很幸运,发现的太及时了。”

    院长就夸嘛,“到底是家学渊源,桐桐一照面就觉得有问题。这不,急着把人接来。”

    王老师的老公一边侥幸,一边心又提着,“那现在这事……”

    “住院,尽快安排手术。这个病不要告诉病人了,病人的心态很重要。”

    因为位置在左胸,王老师一听要给她做手术,还以为是心脏的毛病呢,“我就说呢,我老师胸闷……”

    那是更年期了!

    但现在都是将错就错,就告诉她是心脏上的毛病。可心脏突然出了问题的,人挺多的。谁周围没几个给心脏架桥的人?单位的同事里就有好几个。但是怎么着了呢?其实不大影响生活的。

    他老公也是这么说的,“人家老周活的不比谁潇洒?那心脏架桥四个,怎么了呢?对不对?”

    对!

    所以,直到送进手术室,她的心态都可好了。

    病房又是单独的病房,省的跟其他病友交流病情再想多了。

    直到手术成功,人从里面推出来。林云山才告辞!

    他花了很多的时间来陪伴完整个手术。

    四爷拍了拍桐桐,示意林云山要走了。林雨桐一扭脸,见林云山跟人家大夫致谢告辞,就跟了过去。

    一直陪着他进了电梯。

    林云山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做的好!我很欣慰,真的。”

    林雨桐主动垮了林云山的胳膊,却一直没说话。

    林云山鼻子一酸,拍了拍挎着胳膊的手,只到电梯下面,他才道:“去吧!把老师安排好。护工找最好的,得空来看看。”

    林雨桐看着被保镖和助理簇拥着的林云山,突然间觉得很不是滋味。

    章华拍了拍闺女的肩膀,拿了水递过去,朝医院的长椅上指了指。

    林雨桐跟着坐过去,这里很安静,属于不怎么接待普通病患的楼。

    章华很诚恳的道,“当年的事……你爸详细的跟我说过。”

    林雨桐看她,“卢珊是有心算计的,可他若是没有心……”

    章华笑了一下,“卢珊是大夫!是个水平其实还不差的大夫。她打着我叫她照顾孩子的借口,进进出出的。你爸爸并不防备她!这个不防备到方方面面……比如饮食!”

    林雨桐皱眉,没有说话。

    “当然了,你爸那时候跟我坦白说,他说不清楚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反正是发生了。我当时是不信的!这种事情,在我看来,可不就是那么一回事,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按照你爸当时的说辞,中间有半年卢珊说是他爸身体不好,没能过去照看孩子……之后,她生下林琼……”

    也就是说是怀孕了瞒着林云山生下来孩子。

    “你爸当时跟我说,要不是那个孩子,他犯得这个错,这辈子都不会叫我知道。但是孩子生下来了,他要是再瞒着就是混蛋。当然了,这是等我养好伤回来之后才说的。那几年,你爸没敢叫我知道。你大舅在国外,你小舅先是在军校,后来直接下了野|战部队……你姥姥一半的时间在国内,一半的时间在陪我。你爸呢,每月都会去看我,且小心的藏着这个秘密。直到我伤愈回国,才跟我坦诚了说了这个事。当时,我不可能全信他说的。他呢,也没把卢珊往更坏的地方想。只是觉得――那大概就是爱情。一个女人爱上他了,处心积虑的给她生了个孩子。而且,卢珊从不提要他离婚,再跟他结婚的事。甚至愿意带着孩子出国……你爸呢,跟我说的意思是,如果,能原谅他在婚姻里犯得这个错,他会安置好卢珊和林琼,这辈子都不再见,他没想离婚。事实上,我不可能在这种事上原谅你爸。再加上,经历了一次生死,回来之后丈夫不是丈夫,女儿不是女儿……物是人非,不足以形容当时的心情。于是,我压根就没犹豫,选择了离婚。而你爸,在有个林琼的情况下,选择跟卢珊结婚。可很多事情如果回头去想,你爸当年应该说的是实话。”

    林雨桐喝了一口水,不知道章华这是想说什么。

    章华看向林雨桐,“你爸不是个坏人。他其实是一昼夜之间,失去了三个亲人。卢珊、林彤、林琼。被妻子背叛欺骗,被爱若珍宝的女儿算计,导致的结果是林琼远走他乡。你回来了,可是已经这么大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亲近了!愧疚自责伤心……你爸他,半年的时间鬓边有白发了。”

    她靠在椅背上,声音带出了几分哽咽,“过去的那些过往,该恨吗?该恨!可是呢,除了恨遇到了坏人之外,还能恨谁呢?我跟你爸这些年处的跟朋友似得……为什么呢?我总想着,这世上多个亲人,总比多个仇人强吧。”

    林雨桐坐着没动,章华自己走了。

    一个人坐了良久,她默默的摸出电话,从黑名单里拉出了一个人――林琼。

    然后她把电话拨过去,那边声音低低的,哑哑的,只‘喂’了一声就没声了。

    林雨桐对着电话,“回来吧!”

    嗯?

    “回来吧!我有事情需要你去做。”

    那边没犹豫,马上应了一声‘好’。

    林雨桐就挂了电话。这个慈善的事,交给谁做都不如交给林琼。

    其一:林琼本身有问题吗?没有!她是自责躲出去的。心理上来说,膈应吗?膈应!可理智上说,她怎么了吗?她没怎么!有错的心里没负担,没错的负罪而走。世道不该是这样的。

    其二,考虑林云山的感受。林云山当年为了林琼这个女儿,跟卢珊结婚了。不管是对林彤还是林琼,他努力去尽一个父亲的责任。长在身边的亲生女儿,不知道在哪里飘着呢,他挂心吗?挂心!他有一万种法子把林琼安置好,但是他没那么做?为什么?因为顾虑到自己的感受。自己不张这个口,林云山就无法强留。

    其三,每年那么一大笔慈善经费。这里面的问题其实多的很。别人对这样的工作,那就是完成工作。不贪不挪不假公济私的弄虚作假,就已经是尽责了。但要是想叫这么些残障孩子,得到关爱。就得找一个真心来做这件事的人。放眼去找一找,绝对找不到第二个能跟林琼一样带着补偿赎罪的心态去做这件事的人了。

    有这三点,还不够吗?够了!

    林琼自我放逐,是她对自己这个受害者的态度。

    林云山放任林琼,而不去强行干预,是他对这个自己这个刚找回来的孩子的态度。

    这需要有个人,把这个结解开。

    可受害者不只是自己,自己无权代替章华说出原谅的话。事实上,林琼的存在,伤的更多的是章华。

    但章华放下了,她希望自己不要带着怨憎恨去跟林云山相处。

    所以,林云山看到站在他面前的小女儿吓了一跳,但还是先说了一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林琼笑了一下,“我姐叫我回来的。”

    嗯?

    林云山愣了一下,“你姐?”

    嗯!

    林云山还没说话呢,助理就进来了,“大小姐到楼下了。”

    林琼迎到电梯门口,直到人出来了,两人对视了一下,她才犹豫的叫了一声:“…………姐!”

    “嗯!”林雨桐直接往办公室走。

    林云山正在办公室里站着,一脸复杂的看向这个大女儿,“你叫小琼回来的?”

    “哦!之前说的那个慈善计划,我觉得交给她合适。”林雨桐扶了他过去坐了,“再说了,您一个人在家,这日子也没法过呀!我妈说,您这半年,两鬓都白了。”

    林云山攥着林雨桐的手,好半晌,没说出一个字来。

    王助理进来倒茶,背过身眼圈却红了。他出去,把门缓缓的关上了。

    林雨桐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叫林琼:“你坐吧。”那边招呼了林琼,这边跟林云山就道,“我妈也是一个人……您还有林琼,可我妈那边,只我一个,我也撒不开手。也确实是,到了你跟我妈这个年岁,其实都不算小了。家里就是再有保姆,可没有子女身边,到底不能叫人放心。到了咱家这个地步,要什么都能轻易而得了。可回到家,若是冷清清的,又有什么意思呢?人活着,不就是活个热乎气吗?我妈半辈子都在治病救人,她不该过的跟苦行僧似得。您呢,当年有过错,但是呢,这些年您也没做伤天害理的事,反倒是每年拿钱做各种慈善……一个无心错,就要让您非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这又公平吗?今儿来之前,我跟我姥姥打了电话,老人家跟我说中医这个道理,她说,任何事都该放开怀抱。所有的病,都是心的病。这个话,我觉得对。”

    林云山的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娶了你妈,得了章家这一门亲,我最感念的不是章家有多大的势,而是章家的人的心――心正。”

    心眼正,心胸宽。

    这只‘正’和‘宽’,叫章家在老爷早早故去之后,朋友故交遍地。

    到了如今了,章家没有给章华和孩子填过一句坏话。

    大女儿能这么走到自己跟前,跟章华和章家脱不开关系。这孩子就算有心,可也得章华和章家真的不计较才行。

    越是这么着,他越是觉得对不起章华,对不起这孩子,对不起章家的提携之恩。

    于是,林云山成立的慈善基金会,却没有以林氏来命名,而是叫:林雨桐慈善基金。

    基金会剪彩的这天,邀请了各路的媒体朋友。

    大家也才知道,林雨桐慈善基金会却交给林琼打理。

    是林雨桐拉着林琼站在挂牌的跟前,一起揭开了红绸。

    面对那么多的镜头,林琼不由的想躲闪。林雨桐低声道:“站直了,腰背挺起来。别管别人说什么,做你觉得对的。原罪也罢,什么也罢,这些评论都是一时的。若是你能把慈善坚持一辈子,那么,刻在你墓碑上的,一定不是这段难熬的过往。”

    林琼眼圈一红,很快掩盖过去了。她嗯了一声,然后笑容得体,大大方方,沉稳的站在林雨桐边上,微微退后了半步,由着大家去拍。

    很多来参加这个典礼的人,都看的出来,林琼变了很多,不是那个浑身上下都是名牌的大家小姐了。她低调的很,跟林雨桐的风格很相似,一改之前的豪门奢侈风。

    林云山和章华坐在下面,他低声跟章华道谢,“你但凡心眼小一点,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但凡心眼小一点,跟你闹的不可开交……”章华看着台上就笑,“若是那样,我的女儿未必找的回来。便是找回来,未必跟现在一样。”

    孩子得学会去爱,去跟别人和解。只有如此,才会过的轻松惬意,遇到不顺的时候,才会跟这个世界和解。较劲这个心态,在中医上――尤其不提倡。

    而这个慈善基金,请了简明来做慈善大使。她把金家股份每年所得的那么一大笔钱,征得了四爷的同意之后,全部拿来给林雨桐慈善资金会。

    这边一结束,简明顺势就上了四爷和林雨桐的车,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林琼马上上任,才做到办公室里,手机就响了一下,是林彤。

    她点开,就见林彤发了一句话:当初怎么承诺的?你怎么敢回来?

    林琼回了她一句:我姐需要我回来,这是我欠她的。至于你,你想如何冲我来。如果你坚持认为我也欠你的,你想怎么报复只管来。

    林彤沉了脸,如今到处都是她们姐妹和解的消息。她当年尚且跟林琼处的不好,可现在,她们这样的关系,竟然尽释前嫌,凭什么?

    自己真就比卢珊更十恶不赦吗?

    还有章华,自己叫了她二十多年的妈,可结果呢?结果能对林琼轻轻揭过去,为什么对自己却不能。

    人家为什么说生恩不如养恩大呢,那就是因为养恩付出了太多的感情和心力。

    同理,父母对养子女应该比对那种不在身边的孩子更亲才对,为什么到了林家和章家却不一样了呢?

    林彤晚上又做噩梦了。梦里爸爸不是爸爸,妈妈不是妈妈。梦里自己一个人飘在海上,四周都是怪兽,好似随时能张口吞噬了自己一样。她站起来,脚下是每次都能梦见的小岛。以前,这个小岛是唯一的依靠。可如今,脚下的小岛动啊动的,她扭头望去,这哪里是什么小岛,这分明就是一头张着血盆大口的鳄鱼。她惊叫着落入海里,然后蹭的一下坐起身来。

    小夜灯开着,她左右看看,金银城还没有回来。

    摸了手机出来,看了一下时间:凌晨一点二十三分。

    半夜了!

    身上汗湿了,想去洗个澡,却觉得身边特别空,人也变的特别空虚。

    她拨了金银城的电话出去,那边久久没有接电话。再拨打过去,却已经关机了。

    林彤顺手将手机扔了,起身去了卫生间。站在淋浴下,冲着有些微烫的水,不住的把水扑在脸上,眼睛有些疼,连呼吸都觉得没力了。然后随便拉了浴巾裹在身上,把自己扔在松软的床上。

    然后抬手遮住眼睛,眼泪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落了下来了。

    错了吗?

    没错呀!我只是为了活着,为了活的好,我主动伤害谁了吗?我没有!

    所以,我到底错在哪里了?我到底是哪里叫人觉得不可原谅了。

    起身给自己倒了一辈子酒,拉开了窗帘。

    这里不是幽静的别墅区,外面只有院子里的灯,黑漆漆的。她觉得这样的暗影里一定藏着怪兽。

    摇了摇杯子里的酒,拿着手机,却没有一个可以在这种时候联系的人。

    关系最好的就是霍香了。她还是给打了过去,这个点她肯定没睡。

    当然没睡了!

    霍香躺在床上刷视频呢,这会子接起来听着还很精神,“金太太,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林彤把酒倒入口中,让那种刺激的感觉在口腔里多留了一会子,咽下去之后才道:“你觉得我错了吗?”

    吃错药了?

    霍香嗤的一笑,“别人说你错了,你也得认。你不认,那谁说你错了有什么关系。”

    “林琼回来了?”

    她回来怎么了?霍香哼笑一声,“得了!她其实就没什么心眼,你干嘛跟她较劲呀!她妈就是一神经病,被神经病给坑了,大家同情你就完了,你要非跟疯子一般见识,这就没意思了!你现在也是要什么有什么……我说,这一点你就不如那个真的了。你说人家这事办的,漂亮不漂亮。我爸今儿回来都说,你爸……不是,是林总,走了大运了。还注意吧你,林海集团的股票那是稳中有升的。这跟那位大小姐这一套组合拳有直接关系的!我说不出这话,都是我爸说的。我爸说,林海集团叫人看着有人味。都说他们有人味,那就是对你他们不会怎么样的。那就这么着吧,他们过他们的,你过你的。到底还是你因为人家得利了,对吧?”

    我得利了?

    可我心理上那些伤害,你以为这是多少金钱能衡量的吗?

    我从六七岁开始,就不知道睡一个安稳觉是什么感觉了。

    当然了,这话说出来,她必然要说:“这也不是林家和章家的错。”

    所以,她才觉得,连霍香也没法再继续说下去了。

    这世上真正能理解自己的人又在哪里呢?她理解不了,这二十多年的疼爱,说没就没了吗?就算自己知道真相,什么也没说……可那不是自己小吗?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苛刻?

    一发现没有血缘关系,所有的感情都收回去!

    生下来差点被亲生父母卖掉。战战兢兢的长大,养父母转眼弃她而去。

    血缘!血缘!真的只是因为血缘吗?

    如果是这样,那么卢珊是自己的亲姑姑,她又哪一点顾念血缘亲情。

    如果是这样,那对亲生的父母不会在自己说出真相之后,才肯吐口。

    如果是这样,老家那对姐弟,就会羞愧的躲的远远的,而不是等着自己每月给投喂几千块钱维持生活。

    所以,他们这么对自己,不全是因为血缘。他们就是单纯的不喜欢自己――而已。

    那么,这世上谁是喜欢自己的呢?

    金银城吗?

    她嗤笑一声,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然后灌下去。

    喜欢?自己不需要!

    只要有钱,只要还有人喜欢钱,那自己就不会缺喜欢的人。至于真情还是假意,有什么关系?这个世界上,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亲情?爱情?友情?

    都会变的!那自诩爱孩子的父母,他们到底是爱孩子,还是爱有出息的孩子?那个真林雨桐假如不是现在的样子,林爸和章妈会那么喜欢吗?

    所以,没什么是绝对的。

    她放下酒杯,打开大灯,然后打开保险柜,抱出一堆的钱来。然后出去,把灯全部打开。

    偌大的别墅,瞬间灯火通明。

    夜里留家里的保姆穿着睡衣急匆匆的跑出来,就见这位小姐抱着钱摇摇晃晃的下来了。

    “您这是喝了多少呀?”

    “没喝!”林彤把钱一股脑塞给保姆,“都给你!”

    张婶愕然,“您这是怎么了?”

    林彤过去抱着张婶,“钱都给你,但你得疼我,得特别疼我。成吗?”

    把张婶给吓的,“我疼您――疼您――但钱不能要!”

    “不行!”林彤一把塞过去,连连摆手,“你得收下……我给你多少钱,你给我多少疼爱。你不收,我不踏实!”

    你不收,我不踏实!

    她念叨着,又扶着扶手上去了。身形摇摆晃荡!

    保姆看着墙上的表,三点了呀!

    她没敢拿着钱,只放在餐桌上,然后给弄了一碗藕粉端了上去,却见这位准太太躺在宽大的床上,睡着了。眼角还带着泪!

    给拉的把被子盖上,这才发现,手机还在边上,这会子正在重复着一个短视频。视频是林总和章院长,两人抬头看着上面,那位真正的林家大小姐站在台上,身后站着林家的二小姐。

    她帮着退出这个视频,把手机拿去充电。然后给林彤把被子给盖上。

    这才关了灯慢慢的出去,且关了门。

    保姆轻叹一声,“也是可怜的很了。”她给大少打电话,电话是通的,那边接起来,语气好。但张婶还是道:“大少爷,您回来吧。我看着林小姐的情绪不对,哭的可怜。”

    金银城头疼,看了一眼身边面生的女人,直接就起身,“知道了,马上回来。”

    然后把床上的女人拽起来,“拿上钱,滚!马上。”

    女人抱了钱,拿了衣服和鞋利索的走了。

    金银城这才洗漱了,然后换上干净的衣服,完了又撒了酒在身上,再用酒漱口之后才动身的。

    到家的时候都四点了,保姆朝上指了指,又把钱叫大少看。

    金银城摆手,“给你你就收着。”

    上了楼上,进了卧室这一看,他就躺过去,亲了她一下,“怎么了?这不是回来了?手机没电了……”

    林彤没睁眼,她的鼻子灵着呢,他的身上除了酒味,还有沐浴露的味道。

    大半夜的,在哪里喝酒喝的得洗澡呢?

    金银城突然有那么一刻的不忍,他说:“你要是心里不踏实,咱们把证领了吧。”

    林彤没有说话沉默了良久之后才说了一声:好!

    金银城松了一口气,他不想跟林彤闹崩。如今,他对外的形象很好。这都是跟林彤一起经营出来的。有好处吗?有!大家不会拿他当纨绔了。

    这对他在公司立足是有好处的。

    合作两赢的事还是得做的。

    金银城就试探着商量,“林家我觉得做了个好榜样,咱们内部怎么样,这个是自家的事情。但是对外,我们兄弟得齐心。我有心叫老二和老三回公司,也有心叫大姐监管公司对外的一些社会性活动。就是跟老四……我回来的可能性不大,他自己早就有那个意思。父亲在世的时候,外面就都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不回来没人说什么。但是私下里,不要因为这个那个的,传出我们兄弟不合的传言。这对谁都没好处。我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我想你应该懂吧?”

    是说叫老二和老三逐渐取代他们各自的母亲。

    他拿那两个女人没办法,但这两女人拿他们各自的儿子没办法。用两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去替换了两个精明的女人,有助于他以后更好的掌控公司。

    但打着的旗号,必须是兄弟齐心。而这个时机,又刚好是在林家那一连串的操作之后。他这个大少给那两个女人的印象是蠢惯了的。这突然来这一下,她们未必想的到,他是打着挑拨人家母子关系的主意的。

    林彤心里惊讶了一瞬,睁开眼看金银城。

    金银城邪魅的笑了一下,“人呀,不定怎么一下就悟了。不过,没你这段时间的引导,我不会这么快进步。我是通过你,看透了一些女人的心。”说着,给她把被子给盖好,“在你之前,我没有在任何一个女人的身上费过心思。说白了,就是床上那点事。有漂亮的凑过来了,我刚好有点兴趣,然后钱货两讫,就这点事。男人嘛,找的就是这点刺激。至于她们想什么,我不想知道。这段时间,先是你,再是我妈我姐,我突然觉得很有意思。没管过公司,我不着急。公司花钱找那个多人,离了谁其实都能运行。我不胡乱插手,该倚重有本事的继续倚重。只要把心怀不轨的赶出去,剩下的我可以慢慢学,对吧?”

    林彤缓缓点头,他这么说,也没错。

    金银城就笑了一下,“我妈为了我什么都能干,都敢干,也什么都能忍。那么,蓝草和白慧呢?他们为了老二和老三,我想,任何事也都是愿意的。于是,我用她们的盾挡她们刺过来的矛,错了吗?”

    没有!她们的矛舍不得刺到她们的盾上。

    金银城凉凉的笑了一下,“后来,我为了自己的,把我妈和我姐送走了。我妈坦然受了!而我,竟然真这么做了。那么,老二和老三为了他们自己而驱赶亲妈,这样的事,他们一样做的出来。他们跟我……本质上没区别。而当妈的相差应该不大,气的呕血,妥协的还得是她们。那么,我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当然了,她们可能不会妥协,但是,母子反目,她们又不是股份的持有人……我怕她们什么?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些东西,是可以算人心。而你的所作所为,告诉我的道理是,人情可以冷,虚情还是假意,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面上得虚伪的糊弄住面子,可内里,千万别松了利益。我想,除了你,我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能跟我这么契合,又乐意跟我一起虚伪的女人了。我也可以承诺你,你面上要的一切,我都会给你。你羡慕林雨桐,我可以叫你超过她。是!我无法给你疼爱你的父母,但是我可以给你疼爱你的婆婆和大姑姐,甚至于我可以把农村那一对姐弟接到城里,给他们大房子住,叫你有个能称之为娘家的地方。你如果认林启正这个大哥,我可以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予帮助。我叫你在认可你的娘家人面前,把面子给你。你想要个宠你爱你的老公,对外,我会满足一切虚荣心。你需要我多爱你,我就会多爱你。我有义务陪你秀一切你想要的恩爱。我一定让你成为一个比林雨桐更得丈夫宠爱的女人。如果你想要事业,没问题。你去做一切你想做的工作。当然了,时间长了,咱们未必就没有感情。你是唯一一个,叫我愿意缔结婚姻组建家庭的女人,别管为了什么。但同样,你也要明白。男人的感情和X是两码事。我可以跟你谈感情,但那方面的需求,男人是无穷无尽的。”

    “每个男人都如此吗?”

    金银城就摊手,“就你认识的男人里,哪个不是?人说,穷不择妻!懂吗?只要有条件,这真不是什么大事。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只要诱惑足够,这种事――压根就不是事!但跟别的女人如何,却并不是想要破坏婚姻。这是两码事!以后,要是为这个闹,就没意思了。咱们把丑话说到前头。也就是我能给你婚姻,但是给不了你忠诚的婚姻。因为这世上,就没有绝对忠诚的婚姻。”

    林彤盯着亮着的灯,直到眼前出现黑一片灰一片的暗影,良久才说了一句:“明天睡起来,就去领证吧。”

    可以!

    “你在外面如何,我不问。”林彤睁着眼睛,“但有几个前提。”你说。

    “第一,不许带到家里。第二,不许闹到我面前。第三,不许闹的人尽皆知。”林彤缓缓的闭上眼睛,“要是圈子里能瞒着也瞒着吧,你避着点人。我不想活的像个笑话!”

    好!睡着前林彤又道:“明晚你陪我逛超市!”

    是老四又陪那位林家的大小姐去超市叫她看见了吧?金银城没有犹豫,马上点头,“我回空出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跟你去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