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其他小说 > 权宦心头朱砂痣 > 正文 第44章 第44章回门
    第44章

    待温蕙上了车坐下,掀开帘子向外看了一眼:“噫,大头叔骑马呢?噫,大穗儿也骑马?我也想骑马!”

    “……”陆睿,“大头?大穗儿?”

    “咳。”温蕙解释,“就刘富,他头大嘛,绰号刘大头,我们都叫他大头叔。大穗儿就是刘麦。他们兄弟俩,一个麦子,一个稻子,小名就叫大穗儿、小穗儿。”

    以前在家的时候从来都没觉得这些绰号、『乳』名有什么不对。直到现在对着陆睿一张不染尘世烟火的俊脸解释,温蕙才渐渐觉得……怎么这么土气。

    不由讪讪地。

    “你还想骑马?”陆睿好笑道,“别想了,就是我许,母亲也不会许的。”

    温蕙吃惊且失望,问:“以后都不让骑了吗?”

    陆睿看到她眼里的失落,有些心软。只这事他也没办法,不管江州也好,余杭也好,没见过哪家的女眷骑马的。

    女眷出门戴帷帽,讲究的还要设步幛,一路走,一路挡,不叫旁人看了去,如此才贵重。

    “不行了,以后是陆家的媳『妇』了,得学着做个合格的陆家少夫人了。”他『摸』『摸』她的头。

    温蕙心中失落,却也知道既然出嫁了,终究跟家里是不一样了。再一想,从前她大嫂杨氏还没嫁到他们家的时候,他们一群年轻人约着一起骑马狩猎,多么快活。之后杨氏成了她的嫂子,再去想,竟想不起来杨氏后来何时再去猎过?

    也不是说温家约束着她。实在是温夫人看重她,她一进门,温夫人便将中馈就交给了她。她成日里忙忙碌碌的,哪还有时间去行猎。

    反倒是温夫人,有了媳『妇』掌家,反而悠闲了。温蕙竟还能记得近几年她爹娘一起去打猎的几次呢。

    再抬眼,陆睿目光温软,七分情意,三分疼惜。温蕙心里便也柔软了,抛开了失落,轻快地道:“你放心,我也不会给你丢脸的。”

    她十分清楚婆母这样早便抬她过门,便是为了早点教导她。因早被告知了这事的利弊考量,且是她自己也愿意的,她心里并没有抗拒,反而暗暗下了决心,等婆母教她,定要好好学,不叫陆睿对她失望。

    只说完,终究还是忍不住打出一个哈欠,还『揉』了『揉』眼睛。

    陆睿揽住她的脑袋,往自己肩膀上靠:“睡吧。”

    这样亲密,有些不好意思,但心里又很甜。温蕙咬唇笑着靠上去了。

    陆睿的肩膀没有爹爹和哥哥们的那么宽阔厚实,但有种别的任何人都没有的感觉。

    “嘉言,”温蕙问,“你用的什么香,好好闻啊。”

    陆睿道:“是大象藏,从海路来的。喜欢吗?”

    温蕙道:“喜欢,就是好淡,要贴得很近才能嗅得到。”

    陆睿道:“便是因为它既清且轻,我才喜欢用。回头我拿些给你,你用惯了,便不喜欢那些沉且重的香了。”

    温蕙“唔”一声,便没声了。

    陆睿还以为她睡着了。不料他才闭上眼睛也想小憩片刻,温蕙又开口了。

    她声音幽幽的,像叹息,又像睡着了的呓语。

    “真是太奇怪了。”她说,“为什么我这样靠近你,就总觉得没法呼吸?可又想往你身上靠?想跟你更近一些?”

    她不解,喃喃地道:“怪啊……”

    陆睿睁开了眼睛。

    微微低头看着靠在自己肩头的鸦青绿鬓,凝视片刻,他嘴角勾起,低头在那秀发上轻轻一吻。

    只温蕙已经一息入睡,全不知道。

    陆睿揽着她肩膀的手稍稍紧了紧,与她互相依靠着,也合上双目小憩。

    等到温蕙被摇醒的时候,车子已经在客栈门口停下了。

    银线在外面唤了声“少夫人”,掀开帘子,竟递进来一个帷帽。

    温蕙『揉』了眼睛,正打呵欠,顿时愣住,有些不可思议地问:“这哪来的?”明明银线跟她出门的时候没见拿这个东西啊?

    银线小声说:“临上车的时候,青杏赶着送过来的。”

    温蕙颇为无语:“不都到了客栈门口了吗?”

    银线小声地说:“还是戴上吧……”

    银线神情口吻都有些怪怪的,全不是从前爽利的模样。温蕙还没问她是怎么了,陆睿已经伸手接过来递给她:“戴上吧,陆家少夫人抛头『露』面的不像话。”

    温蕙闻言一怔。

    因为听话得听音儿。陆睿这话没说完整。顺着这话锋接下去,可以自然而然地接一句“惹人耻笑”。

    温蕙陡然明白了银线的不对劲——以银线大大咧咧的『性』格,青杏塞这个给她,她是必然得问一句“戴这劳什子作甚”的。青杏必然得解释,大约就和陆睿说的差不多。

    不戴会惹人耻笑呢。

    可他们从青州到江州下船的时候,就是光头光脸地下来的,这么说起来……那时候是不是就已经被人笑过了?

    银线十分要脸面的,特别注意不给温家丢脸。所以听了,想明白了,难受了吧。

    温蕙也小小地难受了一下下。

    但她自来豁达,或者用温夫人的话说,脸皮厚。立刻便想到,她又不是存心的。

    在青州,女子风风火火骑马奔驰都是有的,谁成日里戴这个。

    她认识的女眷里,戴这个出门的也就是贺家的莞莞了。贺夫人拘得严,莞莞没办法只能戴着出门。但到了外面和她们一起玩耍,到了贺夫人看不到的地方,还不是一把摘下来丢给丫鬟。

    温蕙那一点点难受就立刻烟消云散了。因为这不是她做的不好或者品行不好什么的,这只是地域差异而已,南方人太讲究啦。

    不过想到自己无意中已经给陆睿丢过一次脸,陆睿却从没提起过,不由得有点过意不去。便接过来,道:“好。”

    戴上了,又叫住他:“陆嘉言。”

    陆睿已经起身正要出去,闻声转头看她。

    温蕙撩着帷帽的白纱,『露』出半张娇花似的面孔,脆声说:“若以后我做的有什么地方不合你们这里的规矩,你赶紧告诉我。别掖着。”

    陆睿一笑:“好。”先下了车。

    这车子的高度其实完全可以自己跳下去的。但陆嘉言已经站在车旁伸出了一只手,温蕙便将自己的手搭在他手里,踩着高低凳老实走下来了。

    温松温柏并没有出来迎他们。他们两个虽然只是兄长,但今日里回门,他们乃是代替父母接待出嫁的女儿和女婿。两个人都只站在包的那间院子正房的台阶上等着。

    他两个倒还好,不见特别疲倦的样子,可能是已经休息过了。只是等真见着了温蕙,俩人还挺惊奇:“戴这劳什子作甚?”太不像月牙儿的风格了。

    温蕙:“……”

    看吧,就说了不是她个人的问题。

    陆睿见他们兄妹三人如出一辙的表情,不禁莞尔,又正经施礼:“见过两位舅兄。”

    温柏、温松忙还礼:“妹夫多礼了。”

    陆家的仆人们一箱一箱地往院子里抬东西。陆睿道:“一点薄礼,兄长们不要嫌弃。”

    温柏温松打眼一看那“薄”礼,暗暗咋舌,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假惺惺客套:“哎呀呀,叔父和婶子真是太客气了。”

    遂把二人迎进了房里。温蕙这才摘下了那碍事的帷帽,长长吐了一口气。

    两兄弟拿眼把妹子一打量,三天不见,就觉得这妹子好像哪里不太一样了。

    看她一身玉『色』衫裙,头上珍珠簪,好看是好看,就不像新嫁娘。温松不由叹道:“唉,没想到赶上国丧,真倒霉。”

    也只敢说倒霉,不敢说“晦气”。撞上旁人家的白事还可以说一声晦气,遇到国丧,关乎国运的事,谁敢说晦气。也就自认倒霉吧。

    温蕙问:“你们今天祭了吗?”

    “祭了呢。”温柏道,“街上商家都要设祭棚的,店里的客人都跟着店家一起祭的。天不亮就起来了。”

    温蕙道:“我更惨呢,寅时就起了。好复杂呢,唱礼的我都没听明白,全跟着我婆母,她怎么做,我怎么做,学了不少东西呢。”

    温柏道:“可没淘气吧?别惹你婆母生气。”

    温蕙梗脖子:“我怎么会淘气!”

    温松道:“看你那眼睛肿得,怎么哭这么狠?”

    温蕙道:“别提了,我跟你们说……”

    陆睿端起茶,盖子缓缓拂过水面,轻轻“咳”了一声。

    温蕙硬生生半途改口:“就,大家都哭呢,我当然得使劲哭啦。要不然显得对皇帝爷爷太不孝啦。”

    温松温柏都道:“是呢,可不是!”

    又忍不住议论了一番:“听说五十二皇子才三岁呢,张贵人年轻轻就做了太妃。”

    陆睿放下茶,正『色』道:“现在京城没什么消息,只新帝过于年幼,太妃出身过低,于国不是好事。且各地亲王还不知道什么态度。哥哥们回去,务必请岳父谨守门户,虽不至于枕戈待旦,但也要加强警惕。”

    温柏温松都肃然道:“嘉言说的是。”

    因出来得晚,到得也晚,说了会儿话,便到了该用饭的时候了。温家兄弟已经在前面酒楼订了席面招待小夫妻。

    看着哥哥、丈夫都起身,温蕙跟着起身:“走,一起……”

    温柏却笑道:“我和嘉言先去,你帮你二哥收拾一下东西,不急。”

    温蕙:“?”

    陆睿却知道这是兄妹要说私话,微微一笑,和大舅兄把臂同去。

    他二人一走,温松就扯着温蕙连珠炮似的问:“陆家待你咋样?公婆咋样?仆『妇』咋样?陆嘉言有没有对你那啥?”

    “……?”温蕙问,“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