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其他小说 > 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 > 正文 第67章 童年,发布会
    厚厚一沓的资料,每一张纸,每一个字,根本就是一本活生生的虐文。

    丧夫的女人,带着五岁的孩子背井离乡来到南江,很快地嫁给了一个创业中的男人。

    这个男人的创业之路并不顺利,几经波折,创业的类型换了一种又一种。

    创业的困难让本就暴躁的男人脾气更加恶劣,暴行,毫不留情地施加在身边的妻儿寡母身上。

    尤其是孩子。

    挨饿、谩骂、打罚、囚禁所有古早文里能看到的恶毒继父虐待继子的行为,全能在资料上看到。

    那谢奚的母亲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被这样对待吗?

    答案是是的。

    谢奚的母亲完全放纵这一切发生在她的眼皮底子下。

    顾寅这才明白,为什么谢奚称呼他的母亲是“那个女人”,也明白了当初他以“谢姨”为突破口接近谢奚,为什么谢奚根本不予理会。

    因为那个女人在还活着的时候就没有管过谢奚的死活

    对此资料上给出了一个非常草淡的狗血原因:原来继父才是谢奚母亲真正爱着的人。

    这特么单独写出来就又是另一个虐身虐心的狗血辣鸡故事了!

    继父是谢奚母亲的白月光,之所以和谢奚的生父结婚,是因为白月光不爱她,而她又因为许多世俗原因,才勉为其难嫁了。

    她既不爱自己嫁的男人,也不爱和男人生的孩子。

    所以活该这个孩子就成了牺牲品?

    从小就要被这样对待?

    更恐怖的是,联合资料上给的一些模糊的信息顾寅居然觉得,就连谢奚五岁那年,生父的那场车祸都好像有人为操作的可能性。

    实在很难不让人想入非非,冷汗淋漓。

    这样的草淡生活一直持续到谢奚上初中。

    在资料上来看,谢奚的小学上的很不完整,大部分时间被疯狂变态的继父锁在家里打骂虐待,不过等到谢奚初中,继父的创业开始有了起色,谢奚有了喘息的空间,等到高中,谢奚已经搬出去住了。

    再然后,谢奚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南江大的艺院。

    小黄文里弱不禁风的小白兔,在原文故事开始之前居然是个美强惨。

    顾寅看得心都快碎了。

    但这之中其实有一些不怎么合理的地方。

    一,小白兔高中搬出去住是怎么做到的?以继父的人设,会让谢奚脱离掌控?

    二,谢奚与生母继父的家庭关系差成这样,当初公司查封,他们会和谐到一起外逃?

    顾寅:“”

    还有谢奚。

    优秀的野外求生技能、超常的建筑结构类技能、对周围人群例如朴桐仁异常行为的敏锐感知,以及,随手能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锋利尖锐的刀

    他到底都经历过哪些离奇的人生?

    顾寅的脸色不好看。

    他觉得这本书非常变态,不是一般类型的小黄文。

    但现在这本书他接手了,无论谢奚以前怎么样,以后都不会再受一点点委屈。

    尤其是这个继父。

    他既然能在失利阶段对手无缚鸡之力没法反抗的幼童做出这种事,就说明这种人本身就是欺软怕硬的人格。

    还有他经营餐饮企业,却为了更多的利益去触碰不能碰的禁品。

    这样的人一定是漏洞百出,有大把的污点的。

    一个劣迹斑斑的继父,一个畸形扭曲的家庭。

    顾寅拨通了律师的电话,迅速地交代了一些事情。

    很快,在保护谢奚童年**的情况下,这个继父人生上的所有污点都会被曝光出来,顾寅自有办法,干净漂亮地把谢奚从这个家庭抽离出来。

    从今以后,被查封的公司也好,那个家庭也好,都不会再和谢奚有任何关系。群众就算再骂,也不会再骂到谢奚身上。

    以后,谢奚有他就够了。

    挂了律师的电话后,顾寅接到了另一个电话。

    是梅老爷子打来的电话。

    电话接通,梅老爷子人狠话不多,直接道:“小子,又上新闻了?我看你好像遇到了一点麻烦呐?”

    “”顾寅嘴角一抽:“看您说的,问题不大,还能处理。”

    但因为才看完谢奚的那些个资料,顾寅的语气比较沉重。

    梅老爷子提议道:“小子,要不要跟老头子做个交易?”

    顾寅眉梢微扬:“怎么说?”

    梅老爷子笑了笑。

    挂掉电话,顾寅把桌上一沓资料都收拾了干净。

    搬家!

    新买的房是精装,直接就能住,搬家公司的人一到,出租房里的东西全都能搬过去。

    但东西搬过去了,新家一切都好,小白兔那边来情况了。

    顾寅收到小白兔发来的信息,小白兔说,今晚不回来了。

    不回来了。

    不回来了?

    不回来了!

    顾寅:“???”

    顾寅:“”

    站在新买房子亮堂崭新的大厅,看着一堆搬家公司送来的大小纸盒,顾大爷震惊。

    说好的就说几句话呢?怎么突然就不回来了?

    难道真的是为了逃避一个月逃学的事?

    迷茫站在一地的行李中,顾大爷忍不住开始反思,难道是自己太凶了?

    吓到小白兔了?

    不应该吧?

    而且,小白兔明明才说了喜欢。

    嘴倒是挺甜,甜完之后,喜欢的第一天就不回家了?

    这以后还得了?!

    顾寅:“”

    ——

    次日下午,南江市会展中心。

    发布会还没开始,各大媒体早早做好了备战,提前抵达了前线。

    休息室,顾寅有些烦躁。

    他打不通谢奚的手机。

    谢奚的手机关机了,也许是因为没电。

    同在休息室的还有之前联系到的非常:“顾先生,还有十分钟发布会就开始了,我们要去前面了。谢先生他还没有消息吗?”

    沉着脸,顾寅点了点头:“手机打不通,不过之前他发过消息,说是会直接来会展中心会和。”

    张律师:“是有什么事耽误了,来不了吗?”

    顾寅收起手机,理了理西服的袖口,说:“我们先过去吧。”

    张律师跟上顾寅的脚步,说:“您放心,方案是会万无一失的,我之所以问谢先生,是因为我知道,您之所以安排了几个方案,要进行这场发布会,是为了让谢先生彻底跟过去告别,他本人如果不在,可能会降低您想要的效果。”

    顾寅是非常讲道理并且大方的客户,张律师对待他的态度十分的好。

    顾寅当然知道方案会万无一失,但是他没有想到小白兔会出了情况,到现在还没有过来。

    顾寅现在更担心谢奚是不是被什么事困住了?

    比如渣攻四号的剧情?

    揉了揉眉心,顾寅心说,渣攻四号的剧情线应该没有这么快。

    但心中还是不安,又转头对张律师说:“如果发布会进行到一半,谢奚还没有过来,就加快进程,争取提前结束。”

    张律师应下:“好。”

    三点整,媒体和摄像一切就绪,发布会正式开始。

    谢奚没有来。

    于是发布会上,顾寅面上保持微笑,跟他旁边一排负责的律师团队完美应付着媒体,心里的不安还是忍不住扩大了。

    在南江财经媒体问完一个问题后,顾寅回答:“法院那边需要赔偿的赔付,我方都会提前赔偿。”

    媒体紧跟着追问:“为什么不是谢奚先生自己来承担这些赔偿呢?”

    张律师立刻道:“我的当事人并没有义务回答这个问题。”

    媒体又要开口,发布会上却中途来了一行人。

    一行人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看上去严肃又规整。

    其中为首的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语气歉意道:“不好意思,航班晚点,来迟了。”

    他们还没有自我介绍,但在座的一些媒体立刻认出了他们。

    “这个不是方律师吗?lex唱片公司的律师团队?”

    “啊,为什么这只律师团队会过来?我知道他们,打官司很厉害的,连非常不好处理的版权官司他们都能打的很漂亮,圈子里都叫他们‘必胜客’!”

    顾寅身边的张律师脸色稍稍一变,转头小声地问顾寅:“顾先生,您还聘请了其他律师团队吗?”

    同为业界人士,他当然知道lex的律师团队业务水平有多么厉害。

    但是这种感觉还是让张律师有些不舒服,因为他也是业界顶尖律师。

    不过顾寅的回答是否定的。

    “没有。”顾寅摇了摇头,不动声色打量着一行人。

    为首的方律师很快调整好状态,向顾寅鞠了一躬,走到前排,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闪烁的摄像机表明立场:

    “我的当事人谢奚谢先生,在今天上午十点,已经把所有需要赔付的款项都结清,法院那边,三天后就会呈出证单。”

    一众媒体一听都惊了。

    别说媒体,就连顾寅自己都惊了。

    顾寅第一反应是:卧槽?小白兔搞什么?还有他哪来的钱?

    方律师推了推眼镜,说:“我的当事人谢奚先生,为了偿还背负在他身上的巨额债务,一直在用积极的正面态度应对,至此,谢奚先生通过和lex唱片公司合作,赚取的所有金钱,除了赔付债务以外,还将成立一个食品安全基金会”

    不愧是音乐公司的律师团队,说话都抑扬顿挫,带着浓浓感**彩。

    巴拉巴拉,方律师语气快而清晰,陈述了一系列谢奚为偿还债务所做的事情。

    并且,在偿还债务之外,还表明了谢奚要把大学毕业以前赚取的所有财富都用来建立食品安全基金会。

    在座所有媒体都傻了。

    所以谢奚他为了还债,和著名的lex公司签约,通过自己的才华和努力,不仅还债成功,还为慈善事业做出了贡献!?

    这是什么个惊天大反转?

    又是个怎样以德报怨的成功少年?!

    顾寅表情差点没崩住:

    这律师嘴里夸到天上的人真的是他的小白兔???w,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