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其他小说 > 虎道人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不作不死
    刚来的万剑河一脸晦气。他没有按照张英的指示去东南角的出口,因为他不信任张英。在这个遍地宝贝的地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多么的可笑。万剑河就是认为张英指了一条死路给他。

    所以他根本没有按照张英的指示去走,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他一路寻来,却没有想到在这个小殿又遇上了张英。

    此时张英颇为狼狈,似乎遇上了麻烦。

    万剑河和张英的那段时间,他是见识过张英的手段。一人一虎的法术当真犀利,而且自身又有防御法宝,简直是难啃的骨头。

    在这神殿中,万剑河最不想遇见的就是张英,本来他的手段就多,还有一头同样境界的虎妖帮助,自己对上他是没有胜算的。

    只是现在张英陷入麻烦,他的心思就活泛起来。

    其他的宝贝不说,张英身上可是有近乎两百颗煞气丹的巨款!这可是他几十年都赚不到的资粮!

    他想了想,一句富贵险中求从他的脑海深处冒出,他咬了咬牙,冲了过来说:“张兄顶住!我来助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万剑河的飞剑对着傀儡蜘蛛就射了过去。

    张英赶紧趁机拉开身位,这蜘蛛移动的快,自己的小斧子也不一定能命中。要有人强制住蜘蛛,自己好使用眩光镜将蜘蛛定住。

    不过这眩光镜不知道能不能将它给定住,毕竟这蜘蛛的法抗如此之高。

    他不知道的是,这眩光镜发出的眩光是一种异光,这异光眩晕敌人不是靠着法术的力量,而是规则的力量。傀儡蜘蛛能抵抗住法术,不一定能抵抗规则。

    规则是什么?万有引力是规则,热胀冷缩是规则,男欢女爱也是规则。是自然的准则。

    法术是什么?是对现实世界的影响和干涉,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准则。石头要受到重力的影响下坠,而我用法术将它托起来,这是充满了人的主观臆断。

    所以规则是消耗天地之间的能量,而法术是消耗施法者的能量。两者并没有绝对的谁强谁弱。

    而神通是法术的变种,神通效果一成不变,但是消耗的法力也少得可怜。这并不是说明神通弱小。相反神通在某些时候非常好用,毕竟它消耗的法力很少。筑基期以上的修士法力恢复很难,有时候神通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傀儡蜘蛛能扛住法术,不一定能扛住规则,两者的原理不同。

    现在的张英并不知道,因为规则属于超纲知识。

    就在张英考虑拿出眩光镜试一试的时候,万剑河的飞剑忽然一个拐弯,对着张英就刺了过来!

    这一剑是又急又快,而且是那么的出乎意料。

    珠光锦云罩自动护主,飞剑在锦云罩上刺了一下,然后它猛然爆发出大量的寒气对着张英打来。

    锦云罩对物理防御很强,对法术防御就靠法力支撑。张英的法力在刚刚就消耗不少,这一下完全没有挡住,直接被寒气吹中身体,身体瞬间冻僵。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赤潮吓了一跳,他马上就要回来保护张英。但是这傀儡蜘蛛趁着这个时候忽然一阵强攻,让赤潮分身不得!

    张英身体冻僵,手脚都不能动。剩余的法力赶紧保护身体。

    而万剑河看见一击得手,他不由得兴奋笑道:“哈哈哈,终于被我偷袭成功了吧!”

    趁他病,要他命!万剑河指挥飞剑,对着张英又要攻击一次。

    这个时候,在寒气的帮助下,张英非常冷静。他虽然没有想到万剑河会对他偷袭,但是他也不会坐以待毙。

    他缓缓念动‘召神法箓’的咒语,怀中的水元珠颤动一下。

    下一刻,一头三丈高的清波神将忽然出现在万剑河身边,他手中的双锏对着万剑河就打了过去!

    ‘召神法箓’是张英从来没有展示过的底牌。而水元珠召唤出来的清波神将,却隐隐有筑基期的实力。和一般普通的气想比,水元珠是被明光炼入过煞气的宝珠。其中丰沛的水气含有煞气。数量加上质量,再加上现在张英实力的提升,这次召唤出来的清波神将隐隐有筑基期的实力。如果水元珠变成水元煞珠,这清波神将必然是筑基期实力。

    清波神将的出现让万剑河心中一惊。不过他马上甩出一张符箓挡住清波神将这一击。

    被干扰了一下,那飞剑虽然也对着张英刺下,但是总算是被珠光锦云罩防御住了。

    很快,寒气造成的冻僵效果逐渐消失。张英心头也愤怒异常。他左手眩光镜,右手重月斧。忽然对着万剑河喊道:“万道友!来而不往非礼也!吃我一镜。”

    他的眩光镜对着万剑河一照,一道眩光照出。万剑河哪里不知道这宝贝的厉害,急忙转头闭眼,想要通过这个办法化解眩光。

    可笑,要是闭眼有用,这镜子还能称得上宝贝?

    眩光照在万剑河身上,就算是闭着眼,他也感到一阵眩光袭来,然后就是一阵头晕眼花。

    万剑河心中暗道一声苦也!而那边的张英已经投出自己的小斧头。

    ‘啪叽’一声,万剑河的尸体摔在地上,被小斧子直接击落。

    人无伤虎心,虎有伤人意。这并不是指赤潮,而是指像万剑河这样的人,有的时候,人心比虎心还要可怕。

    “清波神将!破坏地面!”张英看都不看万剑河的尸体,直接对召唤出来的清波神将喊道。

    “是!”清波神将应道,然后双锏猛然朝着地面打去。

    ‘轰隆’一声,地面如波浪一样掀起,就算有大阵的保护,但是清波神将的双锏攻击也不差,几番攻击下来,大阵的传导就出现问题,傀儡蜘蛛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

    “清波神将,与我一起杀敌!”张英再次喊道。

    “是!”

    没有心灵相通就是这样,都要用语言沟通。好在这时候的神将智商不低,都能理解张英的话。

    一人一虎一神将冲了上去。傀儡蜘蛛又损失了他最重要的机动能力。没有多久就被张英他们大卸八块,内部的零件机括都被拆得七零八落。

    一番大战,张英和赤潮的法力都近乎见底,他们毕竟晋升的时间还太短,虽然法力提升的速度不错,但是积累的时间还是太低。

    休息一下,张英上去摘下木元珠。这颗木元珠内部木气充盈,而且还有一丝丝的煞气存在,感觉有点像是被炼化过煞气一样。张英有点摸不着头脑,这神殿几千年没人,谁给它炼化的煞气?

    他却没有考虑到这原来是颗木元煞珠。主要也是见识短。

    最后,他才走向万剑河的尸体。

    万剑河尸体双目圆瞪,显然是死不瞑目的。正所谓翻船就在一瞬间,找死就在一念间。老老实实和张英合作,就不会死了嘛。

    张英也不是嗜杀之人,很多时候他都会考虑合作共赢。

    万剑河的尸体上摸出那些煞气丹,还有一块青白色的木心。这应该就是建木木心。建木虽然很大,但是每次能采集的木心也不多,采得多了必定伤害建木的本源,所以这东西也很珍贵。

    最后是寒风剑,这东西短时间用不上,只能交易出去。

    收拾完尸体,张英又传送到下一个地方。

    不过接下来的几次传送都是一无所获,宝贝都被人捷足先登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张英忽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居然被传送走了!但是他没有发动令牌传送啊!

    等他缓过神来,他发现在站在一个大殿上。周围是青木观四个修士,还有不富和尚在一边。

    张英暗自警觉,却听见叶长然对张英说:“张兄,我们青木观已经控制了这神殿,这神殿以后就归我们管辖。道友之前的收获我们不管,但是之后的收获就不行了。”

    张英明白。原来这神殿是无主之物,大家各凭本事拿机缘。但是现在这神殿被接收,这就是属于青木观的财产。

    这也无可厚非,这毕竟是在建木上的神殿,青木观能让你去搜刮就不错了。张英看了看这大殿,这明显就是控制整个神殿的地方,看来四个青木观的修士已经将这里给炼化了。

    “既然如此,我就送各位出去吧。”叶长然说道。然后光华一闪,张英和不富和尚就被传送到了建木之上。同时被传出来的还有梓欣、叶翩然和青木观的另一位桐道友。

    “两位应该也是乏了,不如回到我们观中休息,再做打算。”

    张英和不富和尚互相看看,点点头跟着回去。

    回去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青木观的修士就召集张英和不富和尚开会。

    这次青木老人也出现,这个筑基中期的掌门对张英和不富和尚说:“这次建木神殿的忽然开启,让大家都有点措手不及。因为少了筑基期修士,这一次的虫灾建木损失惨重。本源被动摇,接下来的几十上百年建木的产出会大大减少。”

    张英和不富互相看看,这老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事要怪我们?张英心里不爽,已经做好拍案而起的准备。

    不过这老头话锋一转,说:“但是这事不能怪大家。今天召集大家也不是为了这件事情。虫妖已经退去,该给大家的报酬还是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