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其他小说 > 战龙无双陈宁宋娉婷 > 正文 第831章 怒发冲冠
    陈宁这次,彻底暴走了。

    典褚跟八虎卫一个个也都是满腔怒火,齐齐的应道:“遵命!”

    话音落下!

    典褚跟八虎卫,就杀气腾腾的扑向项西楚等人。

    项西楚满脸惊恐。

    他身边的那些保镖们纷纷惊呼:“拼死保护项少,项少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差池。”

    项西楚身边这些保镖,都是项阁老从内阁保安部门抽调的精锐,或者从退役战士中挑选出来的王牌士兵。

    这些保镖,实力不俗,此时一个个都拼死想要保护项西楚。

    可是,他们今天惹到的是北境少帅,现在碰到的是北境少帅的警卫队。

    典褚跟八虎卫出手,不留一点余地,完全把这些家伙当成敌人对待,出手全是最狠的招式。

    砰砰砰……

    项西楚的这些保镖们,一个个被典褚他们重拳击倒,纷纷毙命于地。

    项西楚本人也被典褚一脚踢中胸膛,倒飞出去,嘴角溢血。

    典褚大步上前,抬起右脚,正准备一脚狠狠踩断项西楚的脖子。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大批大批荷枪实弹的士兵赶到。

    为首的竟然是京城戍卫部队的指挥官,田卫龙。

    田卫龙带着大批士兵赶来,见到典褚要杀项阁老的儿子,慌忙喊道:“住手!”

    典褚动作停顿住,他跟虎卫们,都齐齐望向陈宁。

    陈宁此时正抱着宋娉婷,眼睛通红的问道:“娉婷,你没事吧,你感觉如何?”

    宋娉婷脸色苍白,弱弱的道:“老公,我肚子好痛……”

    陈宁猛然转头,咆哮道:“备车,去医院,最快的速度,谁怠慢我毙了谁!”

    典褚连忙道:“快,先备车送少帅夫人去医院。”

    陈宁抱着妻子,大步的就朝着外面走去。

    经过田卫龙身边的时候,冷冷的道:“把这畜生先给我抓起来,他最好保佑我妻子没事,不然的话,他连死都是奢想,我会亲手把他千刀万剐。”

    说完,陈宁抱着妻子离开。

    很快,陈宁一行赶到医院,医院里一帮妇科医生早已经准备妥当。

    立即医生护士们立即把宋娉婷送进了抢救室。

    陈宁跟童珂典褚虎卫等人在抢救室外焦急的等待着。

    典褚从未见少帅如此愤怒焦急,他忍不住轻声的道:“少帅,你不要担心,不要动怒,注意你身体……”

    陈宁愤怒的道:“我妻子还在里面抢救,你叫我如何不担心,如何不愤怒?”

    典褚等人不敢说话。

    陈宁又道:“那畜生现在在哪里?”

    典褚道:“已经被田将军命人抓起来,关在戍卫部队的监狱中,等待发落。”

    陈宁杀气凌然道:“很好,他最好求神拜佛保佑我妻子没事,不然的话,他会死得更惨。”

    典褚等人闻言,都意识到少帅杀意已决。

    这次就算是项阁老亲自出面,也阻挡不了少帅要杀项西楚的决心。

    此时此刻!

    项城刚刚开完内阁会议,管家项燕就匆匆忙忙的来见。

    项燕满脸惊慌的在项城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平日里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惊的项城,脸色立即变了。

    他沉声道:“快,立即备车,我要去戍卫部队大营。”

    医院里。

    陈宁正在焦急的等待,不少朋友跟朝中同僚,得知宋娉婷出事,都纷纷赶来。

    就连国主夫人王韫,也来了。

    王韫满脸郑重,关切的问:“陈宁,娉婷她现在如何了?”

    陈宁摇摇头:“还在抢救室,还不知道。”

    这时候,抢救室的门打开了。

    五十多岁的女医生率先走出来。

    陈宁跟王韫等人,齐齐的围拢上前,关切的问:“医生,我妻子怎么样?”

    女医生摘掉口罩,说道:“大人没事。”

    陈宁跟王韫等人刚刚想要露出笑容。

    但是,女医生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可是腹中胎儿,没有保住,流产了。”

    轰隆!

    一声晴天霹雳,在陈宁耳边炸开。

    他身体恍惚了一下,典褚跟虎卫们赶紧搀扶住他。

    陈宁虎目有泪,咬咬嘴唇,强忍着愤怒与悲痛:“医生你们辛苦了,我可以看看我妻子吗?”

    医生点点头:“送到病房你可以看她陪她,尤其是注意要帮她走出情绪,避免她想不开。”

    宋娉婷被从手术室送到了病房。

    她醒来之后,得知腹中胎儿没有保住,崩溃的哭了起来。

    陈宁紧紧的抱着妻子,强忍着泪水安慰道:“小天使虽然离开了我们,但它肯定投胎去了更幸福的家庭。”

    “老婆你不要伤心,我们以后还会有小宝宝的,而且我们会有很多孩子。”

    宋娉婷还是控制不住伤心,一直哭。

    哭累了,才模模糊糊的睡着。

    陈宁吩咐童珂留在病房内照顾妻子,另外又吩咐八虎卫留在病房门口保护。

    紧跟着,他驱散病房门口那些探望的朋友们。

    最后,他对王韫道:“师娘,你先回去吧。”

    “我要到戍卫部队大营一趟,送那畜生上路。”

    王韫道:“项阁老不会眼睁睁让你杀他儿子的,他肯定会力保到底的,你虽然是镇疆大将,但阁老职位权力比你高……”

    陈宁望着王韫:“师娘如果你想要劝过放过那畜生,那你就不要再说了。”

    王韫苦笑道:“我知道你很愤怒,我也很愤怒,那畜生确实该死,我知道劝不住你的,所以我打算跟你一起去戍卫部队大营。”

    “那样就算你跟项阁老发生激烈冲突,有我站你,他得多两分顾忌。”

    陈宁:“多谢师娘支持。”

    很快!

    陈宁跟王韫就带着典褚,还有一帮保镖,抵达京城戍卫部队大营。

    戍卫部队大营的会议室内,竟然坐着一帮来自不同部门的领导大佬。

    其中就有阁老项城,最高检察长肖力军,戍卫部队指挥田卫龙等人。

    “少帅您来了!”

    “呀,国主夫人您也来了!”

    田卫龙等人,纷纷起身跟陈宁王韫打招呼。

    就连项城,这次理亏,他为了能够保住儿子,也跟其他人一起站起来,放下身段,主动跟陈宁王韫打招呼。

    王韫淡淡的回应众人,平静的道:“我是陪同少帅过来的,你们不用管我。”

    典褚拉出一张椅子,陈宁冷漠坐下。

    陈宁坐着,漠然的环视了一圈众人:“呵,来的人不少。”

    最高检察长肖力军陪着笑道:“此次发生这种事,我们都很震惊,也很痛心,大家来这里,就是想看看如何公正公平,不偏不倚的处罚项西楚。”

    项城道:“我来这里没有别的意思,只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该是我儿子承担的,他必须承担,谁也别想枉法。”

    “可不是我儿子该负的罪名,谁也别想强加给他。”

    陈宁冷笑:“项阁老真正直!”

    田卫龙害怕少帅跟阁老当场干起来,连忙的吩咐士兵:“去,把监狱里的项西楚,押出来判刑。”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