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玄幻小说 > 吹落星雨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该给林教头一个交代了
    房内来回踱步的叶晴,明显焦躁不安。原本答应给富豪的三厘利息和一厘利息,本就用着乞巧楼和凤凰书店的利润来支撑。这也是银庄刚开业,没法子的事情,他要建立银庄的信誉度,又不想让人这么快就知道他的王牌。童掌柜传来的消息是李世永又在背后搞鬼,煽风点火,导致的现在群起而攻之。

    按照目前的利息,叶晴是有办法堵上这个窟窿的。但是,如果让这些人全取走,那他的努力就白费了。墙倒众人推啊。

    身体还没完全恢复的叶晴,在思考着这处理办法,让他更加的疲惫。

    过了一个时辰,叶晴似乎想出法子来了。

    他沐浴更衣,换上一身洁白的虎绣虎啸衣,这是乞巧楼最新的工艺,上面绣着的老虎也是用白线,但由于刺绣的工艺,使得这老虎轮廓清晰,晃动时还能显的那大老虎蠢蠢欲动。沐浴完,叶晴还给自己刮了胡子,精修了下眉毛,使得自己看起来更加精神。一切准备完成后,便坐上了早已备在门口的车驾。叶晴这一行,还戴上了小皇子。

    很快,车驾停在了银庄不远处,只见这银庄门口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叶晴和小皇子下了马车,后面跟来的护卫立马跟上。为首的人喊到:“静王到!”这一声响,所有人都瞧了过来,接着便是接二连三的下跪。小皇子也见怪不怪,稍微大一点的声音说道:“起来吧!”说着便往前走,前面的人陆续站了起来,给叶晴一行人让道。

    叶晴和小皇子站定门口后,由叶晴开口:“板刻银庄自开业以来,还未遇到今日之事。且本官有公务在身,大家几日未见我现身,心有惶恐也再所难免。你们的忧虑我也都明白,如果还是不放心银庄的安全与信誉,便可有序排队,我们会将该有的利息一并算上,给予你们兑换。”说完,则是由小皇子接着说道:“今,父皇命我主管板刻银庄,这便遇上你们的质疑,这是小王思虑不周,小王也会因此更加勤勉,以裕民财!大家请吧。”

    叶晴和小皇子这一唱一和,可是演足了戏码。这面上像是在自省,但前者在说你们糊涂,我不在,就这么快动摇了信心,傻不傻?后者则在说,你们自不自信不要紧,你们要是不相信本王,那有你们好看的。

    但在表面上,又有浅显的道理,小皇子来坐镇这现在变成皇族的生意,有王权做背书,你们要相信我。

    这本来就不是多大的事,这只是李世永的人策划的一场煽动,现在这皇子来坐镇,混在人群中的他们,自然不敢再轻举妄动。在这座城中,纸币也已经盛行,都能用纸币购买东西,银钱自然也就没那么必要了。

    叶晴和小皇子站在门口,等着第一个要过来取银子的,但人群里的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相熟的在那交头接耳,就是没有实际行动的人。叶晴看震慑效果达到了,就又开始装好人:“那有急着用银两的,请到这边依次排队办理,如果没有事的,那家便离去吧,围在这里影响通行、影响别人的生意,实在不好。”

    叶晴说完,人群中就有一个人怯怯的说道:“那,那我要存今天的银两可以吗?”

    叶晴哈哈一笑:“当然,当然,里边请。”

    接着也有几个跟着示好的,要去存钱。剩下的就都散了,愣是没有来取银两的。

    叶晴和小皇子坐在内堂饮茶,他们是不敢轻易离去,就怕又生事端。

    眼前的风波算是消停了下来,但事情并没有完。眼看要到了年节,叶晴不想下手太狠,但这李世永本该早早处理掉,这是与林教头说好的。只是现在不动手不行了。

    对付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以牙还牙,叶晴本就是个有仇必报的人。李世永本该罪该万死,留着李世永以观后效,这是叶晴的善良,但这善良可以让李世永的家人逃过一劫,不受牵连,但这李世永不可能。

    叶晴和小皇子坐了整整一天,但也不闲坐。叶晴给小皇子上了课,讲了银庄后续的种种计划。眼看这银庄势必归为国企,而这小皇子是个必须要用的关键,那也就不藏着掖着。况且,在回来的途中,五天的相处,叶晴认定这小皇子之后必成大才。虽是皇室血脉,但这小皇子生性豁达潇洒,礼贤下士不做作,而且有着一股上进心和好奇心,肯学。叶晴的这一教,自然是先表他的诚心。

    只是叶晴不知道的是,他运气好到,这小皇子并不是什么有心机的人,叶晴的这一番吐露,小皇子已被他的天才想法深深折服。而叶晴没有准备架空他,更是让他心里暖暖的。十几岁的孩子,就是充满干劲和天真。

    一直到了亥时,叶晴让小皇子先回府,自己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在醉花楼对面,一身夜行衣的叶晴,飞到了屋瓦上,飞到了林教头的边上。略带兴奋的叶晴问林教头:“准备的怎么样了?”而林教头则是义愤填膺的语气:“准备好了!我们的人已经在他回去的必经之路埋伏好了。”

    叶晴开始交代,“待会,我们两个人可是都不能出声。”

    林教头回以“明白”两个字。

    不一会儿,醉意熏熏的李世永搂着一个姑娘走出了醉花楼,将这姑娘搂进了娇子里。

    叶晴甚是不爽:“这李世永,狗娘养的东西,今天做了什么,现在还这么术舒服,还想带走姑娘。等下有你好受的。”

    叶晴和林教头在屋瓦上悄悄跟踪,走到楼市街,李世永的娇子就被一行人给拦下。背后的林教头飞身而下,三下五除二的把抬轿子的人全给打晕了,动作利落干脆,倒下的人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是怎么倒下的。

    只见这一群人,都穿着夜行衣,蒙着脸。叶晴手势一摆,那一众人往轿子里,把李世永和那姑娘拖了出来。那蒙面为首的人对着姑娘说道:“要是不想死,就赶紧跑,今日之事和你无关。”只见那姑娘双腿有点发软,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李世永这时醉意被吓的有点消散,开始威胁到:“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要是敢轻举妄动,我定会让你们全家不得安宁!”

    听着李世永还敢再用全家人为威胁,林教头气不打一处来,将早已备好的麻袋,给李世永套上,套上后,便开始拳打脚踢。林教头知道这李世永只是普通人,只能卸去真气,像普通斗殴一般,狂扁这千刀万剐的东西。

    这李世永也不是什么硬骨头,林教头没打两下,李世永就开始求饶:“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如果要钱财,你们报一个数,我定当凑来。啊~啊~”这李世永艰难的说着。

    林教头气头正上来呢,不管这李世永的求饶,接着拳打脚踢,势要把这该死的东西,打成他亲妈都不认识。

    气喘嘘嘘的林教头开始停下了手脚,那李世永也被打的快喘不上气来,叶晴示意了一下那为首的人,只见那为首的人用奇怪的口音说着:“我乃江湖行侠仗义之人,路过贵宝地,听说你这该死的杀了别人全家。今日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这人说完,又接着说,“来人啊!给这该死的东西,千刀万剐,让他慢慢流血至死。”

    李世永听完,吓得用尽全身力气,开始在麻袋中挣扎,“大侠,饶命啊!饶命啊!我只是拷问了那一家人,后面拿了书信,也没问出什么来,我就走了。我没让人杀了他们全家啊!”

    那为首的人继续说道:“看你不死到临头,是不会招了!”

    李世永还不等他话说完,就赶紧抢着说:“我是商人,不是草寇,我杀他们全家,对我也无任何利益可言。”

    为首的人看到一丝希望,就说:“接着说。”

    李世永赶紧说道:“我命人前去探查,叶府我是没有办法去拷问,只有这林家有点希望。我就派管家去打点着,上到林家去逼问下落。我在正堂上绑着他们,只是命人扇了他们几个巴掌,也用刀威胁过。不过见他们真的不知道,而且也挖到了一些书信。接着我就不浪费功夫,带着书信走了。剩下的让乌什断后。然后第二天就知道那林家全死了。我派人去找过乌什,但没找到。接着,我在惶恐之中,听到乌什被抓了。我看这事和我逃不了干系,就打点着想去捞这乌什。”

    说着说着,李世永开始哭起来:“我真的不知道乌什会干出这个事情来。在这之后,我很怕叶府找我报仇,我也怕他们壮大起来,报复我。大侠绕了我,我不是十恶不赦之人。”说完,开始撕心裂肺的哭,哭的都快尿裤子了。李世永怕极了。

    即使是这些,单单李世永扇巴掌,就让林教头无法忍受,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知道叶晴拉住了林教头。

    叶晴将林教头拉到一边:“这该死的家伙,应该没有说谎。今晚你将他杀了,反而不好引出幕后的真凶。那乌什应该还有幕后黑手,今晚就暂且这样。明日将这李世永被拷打的事情传播出去。我想这幕后之人,定会现身。”

    林教头看叶晴说得有理,而且还是叶晴这么说了,就答应了。在叶晴手一招后,所有人都散了去。只剩李世永还在地上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