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玄幻小说 > 吹落星雨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年终拍卖大会(三)
    在叶晴和武凡正排着队时,大长老梁恰走来,邀请叶晴两人去往一个小房间,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被当成贵宾对待。看着武凡手中拿着的号码牌,众人也知道这就是刚才加价一万两黄金的疯子,能被当贵宾对待也是应该,毕竟没有人能像他们这样,随随便便就不把一万两黄金当钱看。

    来到房间后,大长老简单介绍了下,就取出两件宝物。武凡也没多花,取出该有的黄金、银两,两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等等,把那衣裳先给我吧。”叶晴对武凡说道。武凡有些戏谑的看着叶晴,把衣服给了他。

    叶晴拿过衣服后,对大长老说:“劳烦大长老,能否叫来刚才穿着这件衣裳的拍卖师前来,我有要事相谈。”

    大长老犹豫了下,看了眼武凡,然后把目光移回到叶晴身上,说着:“没问题,我这就去安排。两位请在这稍等。”

    两个人便乖乖、安静的在这等着。

    不久,郁柔穿着紫色飘飘的长裙,特别婀娜的走了过来,两手摆着兰花指,交叠在腰间,微微屈膝,点了一下头:“郁柔见过两位公子。”

    叶晴也回了个礼,“郁柔姑娘有礼了。”

    郁柔温柔说道:“不知二位公子,找我何事?”

    叶晴则特别诚恳的说道:“这仙裙想赠予姑娘。姑娘年轻貌美,身材也是极好的,只有姑娘能配的上这仙裙。”

    郁柔被叶晴夸的红了脸:“奴家受不起这么贵重东西,还请公子收回。”郁柔温柔的拒绝着,被叶晴这么一夸赞,郁柔就变得更加矜持起来。

    叶晴先礼后兵,看这太讲理也不行,便开始调戏道:“姑娘这前凸后翘,身材如此曼妙,任由哪个男人见了你不都得想入非非。你如果再穿上这仙裙,恐怕这世上的男人都要醉倒在你的裙下。”

    郁柔被叶晴夸得咯咯直笑,拍打着叶晴的胸膛,更加妩媚的说道:“公子好坏,说得奴家都不好意思了。”

    叶晴看这招管用,就继续说道:“在下说的可都是肺腑之言,如果姑娘不好意思,那可以以后我来见你,你就穿着这个给我看,就当还我了。”

    郁柔见这么赤裸裸的调戏,哪里肯依:“公子不要打趣我了。”说罢,轻推了下叶晴。

    叶晴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并不简单,她便是之前卖给他乾坤戒的人,师父也说过,这功力不在我之下。但现在这女子隐藏的极深,显现出一个弱女子的样子,她身后肯定藏了很多秘密。眼看气氛也烘托的差不多了,就直接了当说道:“我是真要赠予这仙裙,不过你要允我一个条件。”

    郁柔看着眼前的这位公子,看来还是有代价的,她确实也喜欢这裙子,便问道:“什么条件?”

    叶晴继续说:“很简单。就是你告诉我这裙子是哪里找到的?”

    郁柔看着叶晴,表情露出为难之色,又看向武凡的方向,与武凡眼神四目交对之后,应允了下来,开始讲起了故事。

    琅琊郡有一神秘的部落,据说是琅琊剑圣的后裔,他们致力寻找天外神物。在一族分支中,往极南的海域探索着。传说他们闯入了一个神秘岛屿,但据那人所说,进入这岛屿后,将受天罚,只有躲过天罚的人,才能真正进入岛屿。那人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根本就无法靠近那岛屿,只是在外围飘着,而他的同伴却拼命尝试,终于降出天罚,击碎了他们的船只。他也被轰到不知多远的地方,在海上挣扎,在他快没力气的时候,碰到一个漂浮的箱子,他借着这个箱子才得以喘息。又不知飘了多久,他碰到一个渔船,才逃了回来。这件衣裳就是那箱子里的。

    叶晴听的一知半解。但多少算是一点线索。为表感谢,他也真将者裙子给了郁柔。郁柔作为回礼,也给了叶晴一个铜片,铜片上刻有审美纹路,中间用小篆写着郁柔,然后对叶晴说:“以后有来拍卖会,记得找我。有好东西也可以提前买下,不用等到拍卖会上去竞拍。”

    叶晴特别疑问,还可以这样。不过,目的也达成了,便告辞往外走去。此时,外面的集市又开始热闹起来,叶晴还没认真看完所有的东西,怎能甘心?便又开始逛了起来,他自顾自的东瞧瞧西看看,现在已经有所适应,知道基本套路,询问摊主一些情况,了解一些知识。不过,他没发现消失一会儿的武凡,但很快他又偷偷回到了叶晴的深厚。但终究是外行,叶晴也没在入手什么东西,便和武凡商量着回去。

    飘了一段路后,武凡找一僻静处,把玄黄重剑和玄黄剑法交给了叶晴,两人便各自分开,各回各家。

    这两颗乾坤戒实在是重,叶晴要不断飞行,还要不断保持体内的真气充盈来抵抗这戒指的重量,快到城门处时,叶晴已经累的不行,便降了下去,开始走去。

    今天的经历让叶晴更加觉得这世界有意思,自己原先只是觉得自己有来自未来世界的成熟套路,可以完全降为打击这个世界。还有这良师帮助,自己文武双全,闯出一片天地只是迟早的事情,但他万万没想到,这天外有天,山外有山,这天外天可不是一般的大。他这一路走来,思绪无法停止,复盘自己种种的往事,思忖着自己的计划,总感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人生一世,过得就是要精彩无比,不然那岂不是浪费了这人生一趟。就这样走着,走着,叶晴的思路也慢慢的通了。这世界真有趣,虽然自己藏着一些秘密,但有更多的秘密等待自己去挖掘。就在这时,叶晴瞬间觉得,自己这十几年来过得一点都不孤独。心境敞开了,路自然也就明亮了。

    不知不觉中,叶晴已经走到了银庄的门口。看着门外井井有条的排着队伍,叶晴也就放心了,没有进去查看。而是顺道去了戏币地,等着他们今天的述职报告就好。

    戏币地的四楼,叶晴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戒指,一边喝着茶,靠在椅背上,双脚翘在桌面上,一副闲散的样子,望着眼前这城景,好是悠哉。

    待叶晴慢慢陷入沉思时,安皇剑手来敲门,在应允后,谢思扬走了进来,对着叶晴说道:“圣上有旨。”叶晴愣了一下,立马起身,走到谢思扬面前,跪了下去。谢思扬开始念道:“叶晴,朕注意你好久了!有话和你说,来飞花郡行宫见朕,马上。”谢思扬顿了顿,“念完了。”然后把一小卷纸条给了叶晴,上面写着刚才念的话,还有一个小印。叶晴看完就起身了,也没说领旨谢恩。而是先开口问谢思扬:“陛下给我的旨意,怎么会在你这?”,谢思扬冷冷的说道,“这飞鸽传书本来就是给我,我代传给你就是了。”叶晴继续问道:“那我现在就马上动身吗?”

    谢思扬还是冷冷说道:“是的。”

    叶晴还是疑问:“那我怎么去?这行宫在哪里?”

    谢思扬继续冷峻的表情:“在这里。马车在下面备好了。”说着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羊皮地图,摊开后,向叶晴指了指,“在城南的这个地方。”叶晴收拾了地图,就要离去。刚走出房门,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对了,我家人和蕊儿,就劳烦你去说明了。”说完背对着摆了摆手,潇洒走了。

    待叶晴走后,谢思扬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