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玄幻小说 > 吹落星雨 > 正文 第十二章 林家灭门血案,少年侦探亮相(一)
    叶晴在经过真儿房间时,便停了下来,这十几日未见的奶妈还是让他有些想念。唤来真儿开门后,便邀他一起去用膳。不过在真儿看见叶晴后,略显娇羞。大家不知道的是,在叶晴开始有点生理上的变化时,便不再让真儿服侍洗澡之类的,避免肉体上的赤膊相见。真儿虽到了如狼的年纪,但在这仙山滋养,还是一个二十几岁如花的面貌。真儿不知道的是,叶晴对她也有说不清的感觉,但叶晴控制的很好,并未表露出来。相反,真儿的心早已被叶晴窥探的干净。只是叶晴碍于世俗,装作不知道,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叶晴的做法无异于另外一种意思的欲擒故纵,让真儿好是难受。

    叶晴来到大堂,见到林教头和武凡已等候多时,见礼完毕后,纷纷落座。武凡似乎忘了有要事交代似的,在谈笑风声中,用膳,俨然是一个家庭的模样。在大家吃的差不多时,武凡面色凝重的说道:“林教头,前几日叶府来信,心中内容与你息息相关。但请做好准备。”说完,便定定的看着林之雄。林之雄虽有疑问,但也应承下来了。武凡见到肯定的答复后,便开始说道:“你家在前几日被灭门了!”武凡试探性的说道,林教头面上不露声色,但手已紧紧握着酒杯,酒杯在紧紧抓力下,快要炸开了,好在林教头在艰难的控制着心绪的躁动。武凡看着林教头强忍的克制,也不卖关子,继续说道:“叶家已派专人过去,调查。凶手手脚做得很干净,查不出什么线索。在初步勘探后,判定是入室劫杀。令堂及夫人和孩子都没能逃过,都惨遭毒手被杀害了。没有早日告诉你,一是因为怕你的异动会打扰到晴儿的闭关,二是叶府的意思是可能事情关乎叶晴,让叶晴出关后,和你一起下山,追查凶手。”

    林教头马上问道:“那什么时候可以下山?”

    武凡立即回道:“用完膳你们就出发吧。马车已在山下备好,下人也在收拾你们的行李。先不急,先吃饭吧!没有力气回去,回去后也只会添乱。”说完众人便动起了筷子,桌上只有筷子夹动的声音,咀嚼的声音。林教头带着一股怒气,巴拉着饭菜。叶晴相对平静,但是他快速的吃着饭,也能看出来他内心的躁动。叶晴也不知道饭菜的味道,只是本能的夹着菜,就着饭快速的吃着。其实,他脑力在快速回想有什么判案手法以及一些思路,脑中转得越快,他的手和嘴就动得越快。这索然无味的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在匆匆拜别武凡后,三人便离去。为了下山更快,叶晴抱起了真儿,发动真气,和林教头一起往山下赶去。

    单纯的真儿,没有像叶晴和林教头那样思绪飞跑,而是极单纯的享受叶晴的怀抱,将头依偎在他的胸口,感受胸前那块宽阔而结实的胸膛,小脸泛红,小鹿乱撞,极为舒适的享受当下,俨然一副小女人的样子。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就坐上了马车,林教头骑着马护卫。一行人往叶家赶去。幸好路途不远,叶晴很快就到家了。这么多年来,他一心扎在武学上,只有零星的一些书信和家中来往。信里也都是一切祥和的景象,更让他无后顾之忧。

    叶晴的回来,惊动了家中老小,叶著听闻后,也放下手中公务,立即赶了回来。很快一家人便聚集在了大堂之上。不过,气氛有些尴尬,叶晴望着眼前即熟悉又陌生的家人,时刻对家人的想念,在这一刻快要爆发出来,但又由于许久未见,在相对有些变化的家人面前又有些尴尬。而家人则是另外一种感觉,知道眼前的是自己的孩儿,但是完全是一个陌生的模样,只有见不着的亲切感,把他们拉在了一起。这么多年,虽在咫尺的距离,但克制着并未相见。就连团圆时节也不曾相聚。一阵含着热泪盈眶的寒暄中,叶晴找回话题:“这次回来,你们想必知道原因。可否安排我现在就前往林家,方便我调查现场。”林教头也不傻,知道这千载一刻,他不想破坏他们喜庆的时刻,想自己担下来这些痛苦,口上说着不急,待团聚完后再说。叶晴却不肯:“我已把你当叔叔看待,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这句话,深深的打动了林之雄。林之雄一直抱着尊卑有别,一心一意的伺候着少爷,护卫着少爷。在他的世俗里,这是作为一个护卫、一个下人该有的忠诚。但这个世界还没有人,能对下人如此看重。再者,无论叶晴的样貌还是天赋,都让他有一股自豪感,从打自内心的归从感。叶晴的这句话,在这层感觉上,又赋予了不同的心态。他为之动容,即使他是千人之上的教头,他也愿意护着这个小少爷一辈子!即使上刀山还是下火海,他都会义不容辞。况且现在叶晴的修为和他不相上下,自己已经没有了那么重要。但他对叶晴的这感觉、这态度已经凌驾于他对亲人的情感之上。林之雄,重重的“嗯”了一声,任由叶晴去安排。

    家人看着叶晴,也没说什么。他们向来知道这个天之骄子,是有自己的想法与打算。并且他所做的事,从来也没让他们失望过。祖父立即召来专人和仵作,带他们前往林家。

    推开林家大门便传来了一股血腥味,同时带有了一点腐臭味。即使叶晴和林之雄有点准备,但还是压不住的恶心。进去后,叶晴便问专人,“原本这大门便是紧闭的吗?”专人立即回答:“是的,少爷。不仅如此,这大门木栓已放下,后门也已上锁。就连遇害的各个房间也都由内反锁。”这个情况完全出乎叶晴的意料,劫杀就劫杀,为什么还要反锁房门,多此一举呢?

    专人继续说道:“但撞开房门后,又显得那么离奇,屋内混乱不堪,屋内有明显的翻动痕迹,衣物散落,贵重物品也没找到。所以我们初步判断是劫杀。死者都是被钝器所伤。还有一个奇怪的事,死者都没有明显抵抗的痕迹,但尸体上的手脚都有绳索的勒痕。像在死前被拷问过的样子。又因为林教头并无任何仇家,我大胆猜测应该是要拷问林教头的去向。以此推测少爷您的去向。”专人说到后面就越发小声,声音中还带点颤抖,似乎冒死把这些想法说了出来。

    叶晴知道大致情况,便安慰专人,“继续说,这大胆猜测的很对。我不会怪你。你还有什么想法一并说了。”

    专人见状,继续说,即使被安慰了,但还是带有怯意“还有,具仵作验尸时发现,家中的老人有大小便失禁的情况。还有大堂上,有诸多血迹,但尸体都不在大堂。所以,我大胆猜测刚才说的,他们先是被集合起来拷问,然后一个个杀害,来威胁其他人说出情况。”仵作也跟着应和,肯定专人的猜测。院里传来的腐臭味,让叶晴没有继续向前走去,停下了脚步,更细致的问问题。林之雄却没有怯意,眼含泪水往里走去。在一个个看完后,终于在孩子的面前跪下了。“啊~”抑制不住的哭喊,撕心裂肺的让人心疼,任由谁都会为之动容。这一哭喊让叶晴不得不进入,叶晴加快了步伐往声音来源走去。很快在一个房间看见了林之雄。叶晴蹲在了林之雄的旁边,搂着他的肩膀说道:“故人已去,还请节哀。你放心,我会还你一个公道!再多的仇恨请留到我们找到凶手之后,你再好好发泄。我也会尽快找出凶手。”林之雄艰难的收回了心绪,也极其艰难的回复了一声“嗯”。

    叶晴立马开展工作,细致的查验尸体,从尸斑和腐烂程度来讲,应该死亡了四五天以上,也符合武凡的说法。但除却专人所说的一些情况,他还发现,他们都是钝器的致命伤而死。不过也有疑点,首先是明显有被绑缚的痕迹,手腕处也都有挣脱的痕迹,这么明显的情况,为什么还要解去绳索,多此一举呢?第二,有的在头颅上有钝器致命伤,有的则在脖颈上,那为什么他们的胸口都有一个手指粗细的凹洞?这个伤在表面是看不出来,但在掀起衣服就很明显。并且带有淤青。这应该说明这是死前留下的,至少在人还活着的时候受的致命伤。那钝器再伤头颅和脖颈也是多此一举。甚至有的还打的面目全非,何必呢?

    叶晴除了在尸体上发现了这些疑问。剩下的就是大堂,让他很是奇怪,但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叶晴让仵作和专人给尸体做个标记后,就让人来收尸,好好安葬。同时,让父亲加派人手,护住院子。在安排妥当之后,便回府了。

    回府后,派人专门服侍林之雄,让他早点休息。接着,就全然变了个样子,和家人共进晚餐,说着这么多年的思念,还有感叹叶晴的变化,互诉衷肠后。叶晴和叶著神神秘秘的来到叶著书房,密谈着什么,待到深夜后,他们才各自回房休息。只是在这期间,有童掌柜和叶著的几个心腹,来来往往的在叶著书房进出。似乎密谋着什么大事。除此相关人等,其他人也都不敢有所打扰。

    待到第二天天明后,熙熙攘攘的街道,慢慢开始热闹起来。但不难在这人来人往中,听到一个消息。

    叶府的神童回来了,今天就要翻查林家命案!

    街头谈论着各种猜测,也有好奇。著作《论语》和《孙子兵法》的神童还能查案?

    各种讨论的声音,让今天变得更加热闹。况且,这是这么多年来,惨无人道的命案,自然也就成了众人的饭后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