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玄幻小说 > 吹落星雨 > 正文 第十章 天降猛男,香火延续
    武凡慢慢面露激动之色,因为接下来的故事让他即使让他讲上百遍、上千遍都无法抑制这激动心情。况且在他知道这个故事后,就没有与人分享过。这个故事是个秘密,如果让天下人知道,恐怕德武山庄就不再安宁了,这也是德武山庄这么多年闭门谢客,保持神秘的理由。武凡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完全没有对叶晴有什么防备,况且是恩人后裔,叶公的为人也让他十分信任。武凡也无法对眼前的婴儿先来个威胁或者警告,再讲这故事。武凡没有认真想下这么多复杂的原因,还是依然对叶晴继续说道:

    “阿耶忍着剧痛,在滩涂中,艰难的挣扎盘坐起来。运转全身的奇迹八脉,护住心脉,用真气撑起躯体。他那时已经感觉到胸前的骨头断裂,胸前传来的剧痛,能让他明显感觉到骨头断了六根。在片刻适应后,他察觉到异样。汹涌的真气流,从他身后穿过身体,往海里涌去。这样他的真气凝聚显得更为轻松、自然。这样盘坐修炼,过了六日,阿耶身体基本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剩下的就是,怎么怎么从这个地方离开。这汹涌的引力,不仅让他深陷滩涂,而且使他手脚显得异常沉重,活动实在不好活动。但是阿耶必须要离开,他六天时间没有进食,饥肠辘辘,而且嘴唇干裂,快失去意识。”

    武凡一口气讲了这么多,口干舌燥,赶紧饮了些茶水润润口,似乎这难受的感觉他也能深有体会似的。

    “就这样又过了两日,在阿耶动用真气的同时,又手脚并用,往森林方向爬去。在岸边留下深深的拖动痕迹。差不多离海岸边百来丈远后,阿耶开始活动自如了很多。终于能站直了身体,带着人类的本能,寻找水源,寻找野果充饥。在水足饭饱后,阿耶也发现了身上的异样。没错,他突破了大圣修为。体内真气源源不断,且更为至纯,身体控制更加轻松。阿耶忍不住找了块巨石去测试下。阿耶手凝真气,往巨石轻轻一点。巨石瞬间化为了砂砾,向四周炸开。阿耶知道那天降奇石的妙处,便开始了与奇石的相伴,在尝试靠近的同时,也在修炼自己,直到能轻易下到海底触碰奇石。这个奇石也不能让世人知道。所以阿耶都在夜里,下到海底推动巨石,就这样起早贪黑的,阿耶用了五年多的时间,将者巨石推往这山顶,修了德武山庄。这搬动奇石也是个修炼历程。就单单这五年,阿耶便感觉到了自己又触碰到了大圣瓶颈。这奇石对他的作用越来越小,所以把留下我们和山庄,自己云游去了,想再遇奇迹。”

    叶晴听完这个故事,在想,这难道是中子星的内核或者残骸?怎么会飘向地球?可能不大吧,不然地球也早就毁灭了。

    这故事虽然惊奇,不过让叶晴好是失望。这恐怖的引力,他这婴儿躯体是无法抗受的住。虽然失望,但并没有打退堂鼓,叶晴这两世的唯一信条便是“方法总比困难多”。叶晴突然想到,“叔叔,这巨大的能量我肯定是无法靠近,更不用谈借用他修炼。您刚才说到的收徒,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秘法教授后,就可以借用这奇石力量修炼?”

    说完这些,武凡又再度惊愕,今天太多的惊愕,并没有让武凡适应这眼前婴儿不断带来的惊喜。武凡接着话茬:“是的,有两个考验。一是在武石上测验你的真气,二嘛待会你就知道。”

    叶晴耐不住性子,回答:“叔叔,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可以吗?”

    武凡哈哈大笑,“你小子,人小鬼大,这么猴急。走,现在就去。”武凡已经渐渐的不把他当成婴儿看待。便走过去,抱起了叶晴,往门外走去。来到了武德房,这赫然的武德二字,让叶晴多多少少感受到了德武山庄的立庄之本。武是他们的根本,而德则是他们的理念。在武德房的院里中央,立着一块淡蓝色的巨石,叶晴一看到,就知道这可能就是武石。武凡抱着叶晴来到跟前,开始说明:“你待会双手放在它的上面,用尽全身真气,从双手把这些真气灌输到石头上。他就会告诉你答案。”叶晴也不犹豫,倾斜出武凡的怀抱,双掌按在武石上,以一个拧巴的姿势准备开始调动全身真气。不断的聚气,把真气压往丹田,形成一股至纯的真气。虽然叶晴猴急,但此时却不敢马虎。待运气一个周天后,一瞬间将真气涌向了武石上。顿时,武石亮起了七彩耀眼光芒,向周边猛烈冲击着,继而慢慢收敛了起来,光芒收敛至五个大字“奴上品三段”。奴三段是在叶晴的预料之内,但这上品,让叶晴有些意外。反观,武凡对这五个大字都是意外之意。这是什么变态?这么小修炼真气,竟然还是上品。什么鬼啊?武凡心中千万之草泥马奔腾而过。继而,武凡开怀大笑:“哈哈哈,天降奇才啊!天降奇才!”,然后摸着叶晴的小脑袋,喜爱不已。这欢喜的心情还没平复,紧接着就是沉重的表情,他知道叶晴雷厉风行,但这第二关,不知道他是不是能过?他放下了叶晴。

    “阿布!”武凡用着浑厚、洪亮的嗓音喊到,这两个字带着他的真气,向空中散去。很快!院外响起了叮当悦耳的声响,一只拉布拉多冲了进来,扑向了武凡,带着一股兴奋劲,舔着武凡。武凡像是对待自己孩子一般,宠溺的摸着这只狗。还是要再感叹一方,这武凡有用不完的父爱,这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大家呀。除此感叹外,叶晴还有想痛骂这世界的心情,这拉布拉多是十九世纪才传入中国,而且这是美洲的品种,不是我们中华田园犬,这是怎么搞来的?

    “叔叔,这狗什么来历?”叶晴问道。武凡又开启了童话故事,说着武天大师云游海外,怎么救下还是幼犬时的阿布,它是怎么聪明的,怎么惹人喜爱的,怎么带回来的。一大串说完,又开启了川谱变脸。“第二个测试,则是你需要用真气伤到它。它是经过奇石训练的狗,也是天赋異稟。说白了,就是你们打一架,你赢了,我就教你秘法,你也可以用奇石提高你的修为。”在武凡说明的过程中,阿布先是绕着叶晴闻了闻,然后开始舔叶晴的脸。这个比叶晴还高的狗,却没有让叶晴害怕,还被舔得氧,在那笑着。叶晴其实并不怕,上一世,他也养着一条拉布拉多,也取名“阿布”,可以说叶晴见到他时,就像见到老友一样亲切。不过,在武凡说出这些话时,叶晴怔住了。

    任由这条狗绕着他亲昵,叶晴心事重重的无动于衷。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他是多么渴望自己武学能有所成长。因为他有很多东西、肚里也有很多打算去怎么改变着这世界,但能改变他的,眼前只有修炼真气这一条途径,甚至还能接触到其他功法。他是多么多么的渴望,这唯一能让他去享受成长快感的东西,这也是一个全新的东西,能让他觉得有趣。但叶晴不是个无情的人,在前一世他就参与保护被虐待动物的公益工作。这个测试不是就在虐狗,这是让他万万无法接受的。

    思索片刻后,这个稚嫩的脸盘,皱起眉头,一脸严肃的和武凡说着:“叔叔,非常感谢你今天告诉我的这么多秘密,就算我死也不会说出这个秘密,请您放心。我虽然很想在武学上有所长进。你不知道,这是我在这世上唯一觉得有探险未知的兴奋感。但您要让我对这一无辜的狗,下如此重手。即使他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它始终是一条狗,是一个天真善良的孩子,而且他可以比任何人都对你忠诚。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用它来做测试。谢谢叔叔今日的招待,我们有缘再见。”说罢,叶晴作揖后,便转身离去。没有了之前的尊重,而多了很多义愤填膺的感觉,愤然离去。摇摇摆摆的快速离去。

    武凡五味杂陈地望着叶晴离去的背影。这或许是武家和叶家的羁绊,也是叶家的福气,天降奇才,却没有落入阴暗之道。武家看似庞大,除了武天有武凡这么一个儿子,而武凡天生是个武痴,对女色并不感兴趣。自然武凡没有香火延续。这是武家开宗立派以来最大的心结。武天大师辛辛苦苦的钻研武学,留下瑰宝。而武凡则是想修炼出更高修为,继承和发扬武家学派。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未遇到合适的人。要嘛天赋異稟,但本性并不纯良,不仅是担心他们之后霍乱一方,也担心他们修炼到后面走火入魔。剩下的则是资质平庸,武家的傲气,当然不愿武家武学,就此断送在资质平庸的人身上。武凡开始感叹到,武家真是欠叶公这唯一的恩人很多很多。

    心情复杂的武凡淡淡说道:“等下,孩子。”武凡不知不觉已是把叶晴看成自己的子侄。“你已经通过了。”

    叶晴停下了脚步,但没有急于转身。他在窃喜自己赌对了。其实这不难理解,自从听到武德山庄开始,叶晴多少就冲着这武德二字有所向往。今天这一段奇妙历程,也感受到了武家对德字的看重。这最后的测验,竟然是惨无人道的虐待生灵,这自然是他们所无法容忍的。并且,即使不是出于对这个“德”字的把握,叶晴也不会对这么一个可爱的人类伴侣下手。他聪明,但也是有良心的。更何况自己也是爱狗人士,也是养过这拉布拉多。这是要多么残忍才会对这生灵下手?叶晴平复了下心情,慢慢的转过身去。

    用幽怨的语气对武天说:“叔叔,这玩笑并不好笑。”

    武凡自出生以来,除了父亲,还没有人敢说他的不是。武凡没有接话,而是尴尬的笑着。心想,我武凡要栽在这个小子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