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玄幻小说 > 神级卡徒 > 正文 745:星灵巫族
    时间如白驹过隙,很快两个多月过去。

    古夏大部分地区气温升高。

    到了七月盛夏的时节,部分大城市甚至室外温度都达到了49度。

    以至于战后很多恢复工作在面临高温的情况下,进行得非常艰辛。

    两个多月,唐剑的本体一直在a75天坑内依靠红卡吞噬灵媒能量,快速提升生命力标准。

    换句话形容,他的本体现在的生活方式,就像是一只放置在食物充足的房间里的加菲猫。

    每天只需要吃了睡,等着慢慢长膘就行了。

    至于分身的生活,除了偶尔会面临一两个不算棘手的任务,其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很惬意。

    每天陪陪家人,与灵娴互相交流卡牌法则。

    或者与聂洞隔空交流制卡经验等等。

    两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充实。

    并且,通过奇迹公司收购到的珍贵材料。

    唐剑已将蓝色七星的亚人美少女卡重新制作了出来。

    而红眼黑龙王卡以及伪三足金乌鼎卡,也都在这段时间制出,充分补全了卡组的缺失。

    时停宫内。

    灵娴与唐剑的法则化身,正在交流意志力量对法则增幅上的技巧。

    通过这段时间的交流。

    唐剑发现,灵娴不愧是所有卡神中最有希望下一个晋升成顶尖卡神的强者。

    对方对于时间卡牌法则的领悟,已达到了很深的层次。

    可能再进一步,就将踏入第二步,彻底掌控时停宫这张原始神卡。

    届时,凭借时停宫神卡的额外助力,或许灵娴也将与唐剑一样,才成顶尖卡神,实力就媲美雷霆之主、君天、八神这等老牌顶尖卡神的存在。

    这对于联邦顶尖卡神的数量,也算是一种补充。

    而灵娴修炼时间之长,修炼经验之丰富,对唐剑这种依靠短时间开挂提升上来的强者而言,完全就是活着的百科全书。

    很多知识经验,唐剑在万令那里没有了解学会。

    在灵娴这里却能得到补充。

    因为万令那是真的很忙,几乎没时间教导唐剑太多。

    而灵娴,却是非常闲,每天时间很充裕。

    这位宫主除了偶尔会出些任务,大部分时间,基本都是泡在时停宫内的。

    这也是联邦给予她的特权。

    时停宫对于灵娴而言,就像是法则之地于寻常卡神的作用。

    这样的资源,自然要抓紧利用起来。

    灵娴每多在时停宫内待一天,就多一分希望快点儿进入第二步,成顶尖卡神。

    “你的意志力量,现在恐怕仅次于你的老师,还有god以及毁灭者大人。

    这导致你的战力足以稳排在顶尖卡神前五的层面了。”

    灵娴含笑看着唐剑道,“所以我认为,你想以卡牌法则改造身体,自然也得结合意志力量下手。”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还没开始实施。”

    唐剑点点头,“不过我现在还有个疑惑。

    当初剑帝大人在与战争国主交手受伤后,明明意志力量重伤到几乎溃散。

    为什么在最后关头,他却能爆发出甚至超过全盛时期意志力量的一剑

    尽管,那一剑没有伤到战争国主。

    但那一剑的强大,还是毋庸置疑的”

    这阵子,唐剑也经常进入红卡梦境中,重复体验曾经的那一战,也同时完善红卡梦境场景内的法则缺失。

    对于当初那一战,唐剑现在可以说,已清晰记得每一个细节。

    虽然还是没能调查出,战争国主当时使用的到底是什么神卡杀手锏,却也有些其他的收获。

    而到了今天,他对剑帝最后那一剑突然意志大爆发的手段,也颇为感兴趣。

    “意志重伤的状态下,突然爆发出超越之前全盛时期的意志力量”

    灵娴思索片刻,道,“这应该是你老师曾经提到过的意志燃烧的秘术法门。

    只不过这种秘术法门,很难修炼,且施展出来也非常危险。

    所以你老师也只是提到过一次,他可能都没有修炼。

    照你所说的,剑帝当初可能就是在绝境情况下,使用了意志燃烧真是可敬可佩啊”

    “意志燃烧老师那里有这种秘术的修炼方法吗”

    唐剑追问。

    “你打算修炼这种秘术太危险了,你老师不会同意的。”

    灵娴摇头。

    “总要尝试一下。

    两个多月了,我这两个月虽然实力提升得也很快,但感觉如果再与战争国主交手,或许还是死这一个下场。

    我不想以后再度遭遇战争国主时,到死都没拼命的机会”

    唐剑道。

    灵娴摇头,“不会有那个时候,只要不出地星,你根本不会有独自一人遭遇战争国主的机会。

    而只要在地星,除非战争国主和邪神希特拉达成共识一起出手,否则他们都是绝对不敢单独现身的。

    可邪神希特拉的本体,根本就快速无法离开邪狱,祂的分身也早就都死在那一战之中。

    所以不会有那样的机会。

    战争国主即使有那张非常厉害的神卡做底牌,我猜测那底牌每次使用,肯定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否则以那底牌的威力,祂早就打上地星,也不会顾忌我们所有人”

    “我仍旧想试试。

    况且,如果再过段时间还是找不到战争国主。

    我想,我的确该独自一人去外星走走了。”

    唐剑坚持。

    “你想拿自己当诱饵这太危险而且战争国主也不会那么蠢。”

    “总会有人要尝试的。”

    结束与灵娴的交流后。

    唐剑就尝试联系万令。

    然而对方却并没有应答。

    对此唐剑也并不意外。

    万令包括god和毁灭者。

    很可能都已经离开了地星,在地星的周边外太空巡游,搜索寻找战争国主的线索。

    目前整个地星联邦,也只有他们三人在顶尖实力上能堪比战争国主。

    其中毁灭者可能稍弱一些。

    但以其法则特性,在面对战争国主时,也有着重创战争国主的实力。

    而除了万令等三人,其他顶尖卡神,也都各有职责。

    像唐剑,现在就负责代替曾经万令以及君天的职责,坐镇古夏一脉,随时准备出手镇压寻常卡神应付不来的天坑暴乱。

    不过绝大部分时候,他都没有出手的机会。

    古夏一脉现在的卡神强者除却万令以及他,足有22人。

    纵然分散在各个地区,也可以应付绝大部分突发危险状况。

    真到了寻常卡神都无法应付时,那就是很大的危机。

    “联系不上老师,暂时也学不了意志燃烧的秘术法门,我就只有先从其他方面入手提升实力了。”

    唐剑打算将法则深处伟力中,那神秘漩涡内的神秘强者曾经留下的混洞之体的理论概念,结合他的承载之体的理论概念,创造出真正的承载之体修炼法门。

    以混沌卡牌法则承载一切的力量体系,修炼出真正的“承载之体”。

    这样的承载之体,根据设想,将会使他的生存力大幅度增强。

    像上次与战争国主一战时,身体都险些承受不住对方的力量,不得不通过构建出的虫洞,将力量排斥出去。

    而实际突发战斗中,敌人又怎么可能给太多的时间去构建虫洞。

    所以修炼出承载之体后,能抗能打,才是最佳发育路线。

    唐剑当即返回自己在时停宫的住处。

    思维意识进入到智慧树洞天,开始尝试结合神秘强者混洞之体的理论,完善承载之体。

    这种完善方案,构建起来并不困难。

    因为所有的理论基础,都是建立在混沌卡牌法则的基础之上。

    以唐剑对混沌卡牌法则的感悟理解,在智慧树洞天内,比那位神秘强者的感悟深度还要厉害。

    将混洞之体的理论充实在承载之体的理论中,并稍稍加强,都并不困难。

    就像是一位专研宠物类的制卡师,根据另外一位专研宠物类的制卡师提供的制卡方案作为基础,再发明出另一种类似的宠物卡。

    难度是存在的,却也并不是非常困难。

    十二天后。

    唐剑就已经初步完成了承载之体的修炼方案构建。

    初步的修炼之法创造出来后,就需要开始尝试修炼。

    亲自去感受创造出的修炼法存在哪些问题。

    如果有缺陷,就得及时修改。

    对于普通人而言,创造一门修炼法是很困难的过程。

    即使有其他修炼法可借鉴,创造出的修炼法有哪些毛病,也需要一步步的慢慢试探。

    一个不好,出了岔子,可能就会练出大毛病。

    但对于唐剑这种卡神而言,就完全没有这种顾忌了。

    卡神之躯被毁灭了,都能在意志力量下重塑再生,拿自己的身体进行修炼法实验,完全没毛病。

    不过平静的日子,在战争时期显然是很难维持太久的。

    七月的尾巴过去,正式进入八月初。

    唐剑接到来自缉拿局王威的通讯。

    “唐大人,南疆出事了。”

    王威语气凝重。

    “什么情况”唐剑平静道。

    作为如今代替万令和君天坐镇古夏一脉的最强者,唐剑很清楚不是危险级别超过六星级的事情,不会惊动到他。

    而事实上,前两个月已经发生过两起危险级别超过六星级的事情,他也都赶去处理了。

    结果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普通卡神甚至资深卡神无法解决的问题,在他出手后,都是摧枯拉朽被迅速搞定。

    因此他非常镇定。

    王威凝重道,“南疆出现了一批实力很强大的异界怪物,隐约有点儿像是邪神战士的痕迹。

    杨震卡神大人怀疑,可能是有旧国组织的高层在活动,制造出了新的邪神战士,没敢轻举妄动。”

    “哦”

    唐剑眼睛陡然眯起。

    强大的九感瞬间抓住王威提供的这些线索,隐隐预知察觉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意味,甚至脑海中还出现了一幕幕诡异邪恶的画面。

    但当他想要看清这些画面时,又仿佛被干扰。

    画面中断,九感不再产生任何感应联想。

    “有点儿意思。似乎是一条大鱼是太子,还是胡冢这些是议员”

    唐剑心中微微一惊。

    能干扰阻止他的九感继续深想的存在,至少也得是资深卡神级别的强者。

    这的确是值得重视的存在。

    “我立即去一趟南疆,让杨震直接跟我联系。”

    王威忙道,“唐大人,我已经给您备好了专机,现在已经到了时停宫下面的大雪山巅。”

    “好。”唐剑刚应下,又反应过来,“算了,你们安排的专机都找错地方了,我还是自己去吧。”

    话罢,唐剑直接挂了通讯。

    “找错了地方”

    王威一愣,旋即意识到什么,脸皮发烧。

    好像在时停宫的那位,一直都是唐大人的法则化身啊。

    唐大人的本体,一直都在a75天坑里闭关修炼。

    “看来前两次任务,唐大人都是法则化身出手,这次是要本体亲自出马了。

    厉害厉害,唐大人现在强到连法则化身和本体我都区分不出来了,这就是顶尖卡神的厉害啊。”

    王威一脸敬佩地恭维。

    时停宫,唐剑走出房间,告知孙艺荧和家里人得出去一趟。

    “小心点,自己注意安全。”孙艺荧关切提醒。

    “别逞强,遇到危险就避避。”母亲陈莲蓉也提醒道。

    唐剑笑着点头,“知道了,你们都放心吧,目前地星能对我构成威胁的太少了,我出去几天就回来。”

    说着,唐剑这具法则化身迅速消散。

    与此同时。

    远在琉球蓝星基地市外a75天坑里的唐剑本体,也已从宛如旋风土豆卷的噬界第七层中心区域,飞到了第一层大陆。

    在a75天坑闭关修炼了将近三个月。

    唐剑本体化身混沌巨蟒,鲸吞般疯狂吸收a75天坑的灵媒气息,差点儿把3层噬界a75天坑吸爆。

    即使是曾经的异神在a75天坑内吞噬能量,也没有他吞噬的速度夸张。

    以至于唐剑自己都有些记不清,到底是吞噬吸收了多少能量。

    他的生命力已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从三万二千多,提升到了四万三千三的程度。

    这其中付出的艰辛和努力,又有谁知道呢

    只有a75天坑内,那些近来都吸收不到太多灵媒气息的凶兽才清楚。

    走出a75天坑的空间通道。

    唐剑呼吸了一口通道周围的新鲜空气。

    发觉这通道周围的空气中,蕴含的灵媒能量指数甚至连江北市的边缘城区都比不上了,不禁暗感内疚。

    “真是太不小心了,破坏了这附近的灵媒环境平衡啊,罪过罪过。

    看来a75天坑不能待了,得换地方。

    这次南疆回来后,就去明魂神祇的天坑世界继续做客,不能厚此薄彼。

    说起来,明魂神祇现在也放回了祂的世界,可能会不老实。

    我去做客,虽然会消耗一点祂世界的灵媒气息,但主要是提醒祂要始终和我们联邦建立良好合作关系。

    那点儿灵媒气息,就当是招待我的一日三餐。

    所以这次我不用内疚什么,哪有客人会因为多吃主人一点儿东西就内疚的”

    唐剑深以为然点点头。

    眼看着前方驻守的士兵似乎要凑过来打招呼,当即直接意志力卷住身躯,一飞冲天。

    轰

    伪三足金乌鼎卡从次元时空中出现。

    猛然化作一尊宛如曜日般散发可怕烈焰的巨鼎。

    尽管力量极度凝聚,仍旧炙烤着周遭的空气迅速扭曲。

    唐剑飞向巨鼎。

    “呀”

    巨鼎发出一声难听的乌鸦鸣叫,突然化形成一头通体抛洒火雨,羽毛如鎏金打造闪闪发光的三足金乌,直接被唐剑踩在脚下,双翅一振,扶摇远去。

    同一时刻。

    南疆。

    赤炎大戈壁地底深处,某个神秘区域内,两道隐晦的意志力量在轻声交流着。

    “他已经上钩了。

    老巫神,按照我们的约定,接下来就是你出手的时候了。

    把他送到我的面前,你会得到我的友谊和报答。”

    “我们星灵巫族从来不愿掀起任何战争,或者卷入任何麻烦,所以我们甘愿选择自我封锁。

    但回归我们最原始的生活环境,的确又是我们向往的。

    战争国主,你真是令人感到恐惧的疯子,你会想尽一切办法掀起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