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玄幻小说 > 神级卡徒 > 正文 417:被骂出屎的邪神(求订阅)
    白楽的身上香香的,尤其绯红一片的耳根处,似体温在凝聚,唐剑凑近过去都能嗅到一丝不同于香水气味儿的女儿香。

    “你到底察觉到了什么我一直在警惕,却始终没察觉到有什么异常”

    白楽听到唐剑的低声示警,诧异将嘴凑到唐剑耳旁询问。

    她的第七感尚且初步领悟,并没有达到可以思维传音的地步,此时互相附耳交流,便像是小情侣之间耳鬓厮磨的亲昵。

    唐剑面带浅笑,语气却凝重,“我怀疑的确是被人在暗中窥探,只不过对方非常警惕隐蔽,我根本无法确定盯上我的是谁,但隐约感觉受窥探的来源似是这片遗迹中心的位置”

    白楽一惊,“如果是遗迹中心那边,或许可能是太乙他们,按照他们的探索进度,应该也已经到了遗迹中心处。

    是否在这片遗迹中心会有一个控制中枢,太乙等人在控制中枢就可以直接远远监控到我们的一举一动”

    唐剑颔首,“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太乙这个家伙一直处心积虑想要对付我,如果是他在遥遥监控我,说不定又会酝酿什么未知的阴谋。

    现在敌在暗我在明,必须要想出一个对策。”

    白楽道,“你打算怎么做要不我们现在先撤出这片遗迹,这里已经并不安全。”

    唐剑道,“我有一个想法,待会儿我再试探一次,确定一些事情。而后你就跟我一起去望月山那边看看情况,我们化被动为主动去试探一下。”

    白楽蹙眉,“你还是打算主动去招惹太乙宗。”

    唐剑眼神闪过坚决,“我可不是喜欢坐以待毙的人。”

    白楽深深凝望唐剑,叹息道,“好吧,你这个人虽然有时候十分不正经,但有时候也算是个有魄力的男人。”

    唐剑轻笑,“竟然已经这么深入地了解我了吗”

    白楽眼神含煞。

    唐剑打了个哈哈,随后示意白楽为他护法,他当即席地而坐再度进入梦境。

    之前唐剑已经进入过好几次梦境。

    在梦境之中他更为肆无忌惮,很容易就试探出了的确是有人在暗中窥探他,并且试探出了对方的大致方位。

    然而这暗中窥探他的人具体是谁,有什么图谋,唐剑却是一概不知。

    此时唐剑再度进入梦境。

    远在废墟中心石殿内的希特拉投影力量也模糊感应到了唐剑的举动,不禁心中感到了一丝不安和烦躁。

    之前唐剑有好几次都是作出类似的坐在地上“睡觉”的举动,随后每次希特拉就感觉到自己仿佛暴露了。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祂堂堂一个高等神祇,即使只是投影力量渗透到这处遗迹,但以祂的神力暗中观察一个卑微的人类,这个人类除非掌握了某种厉害的侦查系列神卡,否则又如何能察觉到祂的力量存在

    可奇怪的事情便的确发生了,这个人类似乎还真能隐隐察觉到祂的力量存在。

    或许对方还不能彻底确定,但从对方的种种反常举动来看,对方应该是有所觉察的。

    在希特拉的眼中,唐剑仿佛有着某种神奇的能力,可以于坐在地上睡觉的时刻,通过“意识”去感知四周的情况。

    此时,那种隐隐被唐剑反窥探的感觉,随着唐剑坐在陷入梦境后,再度涌上了希特拉的心头,甚至更为强烈。

    梦境世界。

    唐剑已经撇开目瞪口呆地白楽等人,非常风骚的跃上一处遗迹建筑的高处,指着遗迹中心区域的方位发出各种恶毒的问候。

    “那边一直偷窥小爷的儿子,看够了没有没看够爸爸月兑了裤子再让你瞻仰瞻仰”

    石殿内,希特拉投影力量一阵紊乱。

    各种由祂的力量构成的胶质生命体都在纠缠着发出暴躁的噼啪声。

    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祂的神觉明显察觉到了一种极度不善的恶念从唐剑所在的方位传来,恶念的来源也分明就是唐剑的身上。

    有一个讯息似在告知祂。

    这个可恶的人类正在亵渎祂。

    “别以为我没发现你,我早就发现你了。你如果有种就给老子摆正了位置赶紧放个屁做个声,不然我就真拿你当个屁了”

    “我说你怎么老喜欢躲躲藏藏偷窥人呢

    你是先天畸形没发育好,所以看到我这么帅的人非常自卑,只敢偷看不敢正瞧是吧”

    梦境世界之中,唐剑越骂越欢。

    各种污言秽语疯狂霸屏。

    什么亲妈挂树,骨灰拌饭,灵车漂移,坟头蹦迪,尸体泡茶,棺材冲浪等等,简直没一个重样的从他嘴里蹦出。

    这种狂骂的感觉实在太爽了。

    他也不点名直接骂太乙,就是这么指桑骂槐般的一顿臭骂,骂到对方肝痛才好。

    之前好几次梦境中的试探,唐剑都还算是收敛了,并没有发挥十成功力,但也已隐隐确定了窥探自己的敌人大致所在的方位。

    现在十成功力完美发挥,唐剑酣畅淋漓。

    只觉得对面窥探他的要真是太乙,估计此时鼻子都要气歪了,五脏六腑都要气挪位。

    正在狂骂中的唐剑突然脚下一颤,感觉到大地都在微微震动,不由一愣。

    他豁然抬头远眺向极远处废墟中心的位置。

    只见昏暗的天幕下,废墟中心位置天地光线无比昏暗,有一股弥漫着压抑惊悚的恐怖气息在那边疯狂酝酿,似有个极度邪恶可怕的存在遥遥锁定了他。

    唐剑猛地毛骨悚然,想起这事梦境,他张了张嘴,干巴巴道,“喂对面的儿子,生气了”

    轰

    整个遗迹似都猛烈的颤动了一下。

    梦境世界突然被一股极为可怕的强猛意志力量冲击碾压成了粉碎。

    唐剑只觉得思维意识一阵刺痛。

    猛地强行从梦境之中苏醒过来。

    旋即耳旁就听到了白楽等人的惊呼声。

    他睁开眼茫然一看,便看到两旁的遗迹建筑轰然坍塌了下去,灰尘伴随强风扑面而来,一股令人惊悚的可怕气息从远处遗迹中心的位置爆发。

    即使隔着至少十数公里的距离,那股惊悚的气息仍旧令唐剑包括白楽等人全都心神震颤,有种大难临头的不寒而栗之感。

    远处阴沉沉的天幕就像是化作了一双恶毒而高高在上的眼瞳,死死盯着这边的方位。

    良久。

    这种令人心悸的感觉才消退。

    气氛似乎安静了下来。

    几秒后,空气中的气流开始正常流动。

    唐剑一个激灵迅速从地面爬起,不由有些口干舌燥。

    “发生了什么你刚刚发现了什么”

    白楽俏脸心有余悸,透明黑丝袜都被灰尘沾染,伸手抓住唐剑的手追问。

    一旁范小小以及余波二人更是神色惊骇加懵逼,傻愣愣看着前方坍塌下去的遗迹建筑,又看向唐剑。

    “先别废话,快离开这里。”

    唐剑心头警兆狂鸣,顺势拉住白楽,突然召唤出变异真红眼尊虫,直接抱着白楽翻身骑了上去。

    “走”

    唐剑低喝一声,招呼范小小以及余波二人撤离。

    变异真红眼尊虫庞然身躯灵动的掠过,低空俯冲着迅速向着遗迹外围的入口方向飞去。

    这片遗迹高空之中都有卡牌阵法的力量封锁,甚至更高空还时而会有紊乱的空间裂缝出现,根本不适宜高空飞行赶路,但只是低空贴着地面飞行还是没有问题的。

    “可恶的人类小子,希望你下次不要再出现在我希特拉的面前,否则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十几公里外的恢宏石殿内,希特拉刚刚释放出的邪恶意志气息已彻底收敛。

    但整个石殿包括遗迹中心周围的区域,此时仍旧仿佛笼罩在一片无比压抑而恐怖的氛围中,流动的空气似都滞涩。

    祂辐射较远的模糊力量,此时已感知到唐剑在迅速撤离,即将就要从另一边的遗迹入口离开。

    但这一切祂现在也不能阻止了。

    祂的投影力量也只能在遗迹中心区域才能完美发挥,辐射到遗迹外围区域已经很微弱,想要以那点微弱的力量控制一个化身是不太可能的。

    只是希特拉到现在仍在愤怒不解。

    那个卑微的人类小子,究竟是怎么发现祂的存在的,竟然还胆敢通过“意识”对祂发出恶毒而可笑的诅咒。

    一个凡人,对祂这样的高等神祇发出恶毒的诅咒

    这简直是嘲讽挑衅

    石殿大门通道之中,太乙此刻面色发白,神色惊疑不定,扶着一旁冰冷的石殿墙壁,好半晌过去才感觉发软的双腿恢复了点儿力气。

    “坷垃,刚刚发生了什么刚刚那股可怕的气息,是什么”

    回想起刚刚突然间从石殿内爆发出的惊悚邪恶气息,太乙本能察觉有些不安。

    一个绝世强者留存的遗迹之内,竟然会有那么可怕邪恶的气息散发出来。

    这似乎并非什么好的征兆。

    坷垃此时也很懵,希特拉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突然暴露了自身的气息,显然现在已经引起了太乙的怀疑。

    正当坷垃准备措辞忽悠太乙时。

    喀地一声

    太乙心脏猛地一跳。

    抬头的刹那便看到通道突然出现了裂缝。

    在他的眼瞳之中,那裂缝迅速扩大,而后轰鸣震颤响起,一层层宛如水流般的黑色胶质物迅速自裂缝内蹿出扑来。

    “这是什么”

    太乙双眼惊悚,一张张卡牌迅速催动,他身体顿时笼罩在一片炽烈的火红斗气护罩下,同时一把散发雷光电弧的巨戟豁然出现在手中,狠狠劈出

    轰隆

    雷光爆闪。

    巨戟却是一个照面就被一蓬黑色胶质物化作的巨掌抓摄,爆裂的雷光电弧瞬间湮灭,强烈地能量劲风直接被挤爆。

    一道邪恶而冷漠的声音在通道深处传来。

    “渺小的人类,你不是想要变得更强吗那就准备追随伟大的邪恶神祇希特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