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玄幻小说 > 神级卡徒 > 正文 376:名门正派?呵呵呵···
    “有人要杀你?”

    岳不清猛地一惊,旋即反应过来,“你是说太乙宗?不可能,就算你今天做得的确很过分,但这是在联谊会上,这么多宗门的人看着,太乙宗不可能有人胆敢在我面前出手杀你。”

    唐剑一笑,“岳师兄自比那小卡神木惑,觉得如何?”

    岳不清皱眉,“完全没得比,小卡神的名号可非浪得虚名,一个打我十个都没问题,这些年甚至传言对方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你老师万令。”

    “接近我老师是不可能的,但岳师兄你前面的话是说对了,木惑的实力强过你一大截,他如果要暗杀我,你防都防不住。”唐剑道。

    岳不清轻笑,“师弟,你别太高看自己了,木惑这种人孤傲无比,他是不可能因为区区小事就以大欺小出手杀你的,太乙宗是名门正派,这会落人口舌。

    而且你若死了,太乙宗嫌疑最大,你老师包括我们龙虎道都不会放过他们。”

    “你们龙虎道也就吴世雄包括两名隐世长老还算厉害,其他的还能跟太乙宗比?”

    唐剑心里吐槽,摇头道,“你或许不知道,我老师听说跳进了天坑里和天坑神祇打架去了,现在生死未卜。”

    “什么?!”岳不清惊诧,这消息他还真是刚知道。

    但他还是摇头,“就算你老师有什么三长两短,但太乙宗还是不可能对你动手,他们是名门正派。”

    唐剑无语。

    这岳不清真是思想僵化一根筋的人啊。

    都什么年代了还名门正派。

    太乙宗真要是绝对的正派,也当不上这宗派界执牛耳者,这岳老头也太理想化了。

    “我也只是说他们可能会对我下杀手,如果我是太乙,我肯定直接下杀手了。”

    岳不清道,“所以你小子阴险啊,太乙那可是根正苗红的正派出身,正人君子谦和无比。

    你看今天人家多大度,你还回来就瞎猜认为别人要杀你,怎么可能?”

    唐剑扶住额头。

    这姓岳的不会是太乙宗的高级友军,是被洗脑了吧?

    岳不清继续道,“不过太乙就算再正人君子,被你抢了女人肯定也非常生气,这次你太过了。

    过两天联谊会上,很有可能太乙宗会主动挑我们龙虎道文武斗,我已经做好打算赔偿五千万联邦币避战了,跟他们斗,我们的胜算只有四成。”

    他没好意思说只有三成,也爱点儿面子。

    说四成那还是看在唐剑的制卡实力上,或许文斗有希望获胜,但武斗是别想了。

    最重要是岳不清真的不愿与太乙宗发生冲突,主动避战示弱,再私底下道歉,兴许能化解这次的小仇隙。

    唐剑原本还想把自己在梦境里遭遇的一些事情的猜测告诉岳不清,但看对方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这么耿直,也就不好说了。

    那些猜测他再说出来,估计岳不清还是不信,并且认为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这次的事情我会立即向掌门师兄汇报的,还有,若是太乙宗真的对我们起了敌意,唐剑你要负责,事后我们得去负荆请罪。”

    岳不清道。

    “行行行,那就这样,我今天累了,先去睡觉了。”

    唐剑懒得解释,先答应下来,直接开溜。

    岳不清忍了忍,看着唐剑那可恶的四方步还是忍不住道,“年轻人要节制,这凛国王宫里宗门高手很多,你和白宗传不要走的太近,尤其晚上。”

    唐剑前脚才迈出门,闻言郁闷,迅速离开。

    年少不风流,难道老了空流泪?

    况且他和白楽也只是逢场作戏,就算晚上想走近点儿,人家也不乐意啊。

    ...

    才离开大厅,唐剑就发现了外面屹立着的白楽。

    对方神色倒是恢复了平日的淡然,像是已从今晚的刺激之旅中找回了自我。

    “怎么了?特意等我?”唐剑凑过去。

    白楽淡淡道,“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我看你的觉悟是挺高的。”

    唐剑,“哈哈,只是玩笑。”

    白楽道,“你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人,虽然平时很贱。但你始终没有放弃去救治你那位高中老师,最后你成功了,而现在她也成了你的女友......”

    唐剑瞪目,“哈?”

    “你猜测太乙可能会对你下手?这不符合他的性格。”白楽突然转移话题。

    唐剑无奈,“也就只是猜测罢了,居安思危嘛,惹了事儿那就得做好被人找上门爆头的准备,这点儿逼数还是要有的。”

    白楽道,“或许你今晚就不应该这么张扬,你老师现在情况不明朗,你这么跳,恐怕真的会有不测,我应该阻止你的。”

    “那你为什么没阻止呢?”

    白楽沉默,道,“你小心吧,我今晚就住你隔壁。”

    看着白楽离去的背影,那析长而高挑的身姿在异世界泛着微微蓝光的月色下格外靓丽,唐剑微微轻叹。

    拿起通讯卡,唐剑联系了一个号码。

    他当然不是毫无准备的人。

    既然不打算被动挨打而是主动出击,那自然也做好了其他相应的一些准备。

    ...

    养幽殿之中。

    罗云宗宁血哈哈大笑,将今晚所发生之事讲述给并未参加晚宴的璎合听,说到最后更是冷笑。

    “那唐剑如此肆无忌惮,真以为万屠夫可以保护得了他一世,恐怕这次联谊会上他就将丢尽脸面。

    而且今天得到的消息,万屠夫生死未卜。

    若万屠夫无事,这唐剑还有些时日可活,如果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唐剑恐怕就得英年早逝。”

    璎合含笑道,“真是遗憾我今晚没有去参加这么精彩的晚宴,不过这唐剑既然这么孟浪,那也真是令人失望啊。

    听说他家庭出身很一般,这倒是挺符合他现在的性格,一朝得了奇遇又有万令这样的大人物垂青,于是就像个暴发户尾巴尾巴翘上了天,原形毕露了。”

    “不错。”

    宁血淡淡笑道,“现在就算我们不主动去求着太乙宗,估计太乙宗都不会放过龙虎道,事情就好办多了。估计明天太乙会找我们的。”

    “哎。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璎合摇摇头,突然有些意兴阑珊,但想到唐剑的制卡水准那是假不得的,她又很快警醒,端正心态,思索两天后文斗之上全力一搏。

    战略上可以轻视敌人,战术上却得重视对手。

    璎合突然对宁血道,“现在看情况那汨落也已经和唐剑走得很近,这两个人本来应该是敌对才是,竟然突然能搅在一起。我本还打算找这个汨落谈谈,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没必要了......”

    宁血笑道,“的确没必要了。”

    只有他们这些与太乙宗交好的宗门人,才知道太乙宗的能量之可怕。

    若太乙宗真的要针对唐剑,那么唐剑可能都很难活着回去,龙虎道的联谊会就更难获胜。

    至于太乙宗是名门正派不会玩什么鬼把戏,那就糊弄一些还很纯真的人吧。

    ...

    乾元殿中。

    太乙给自己倒下了一杯酒,又给对面坐着的木惑倒了一杯酒,而后他将这异国王宫的美酒直接一饮而尽,含笑猛地将手中酒杯捏碎。

    木惑淡淡看着面前桌上的温酒,没有喝酒,只道,“看来你想要他死。”

    太乙脸上的笑容微减道,“宗主曾评价我,遇事畏手畏脚,太过爱惜羽毛,爱惜脸面,却不知我有那个如此妖孽的妹妹,有个如此勤勉的弟弟,便实难抛却偌大的名声。”

    木惑道,“宗主知道,但宗主只想你做喜欢做的事情,很多事情你不需要憋着,你是太乙宗的宗传,但你缺乏身为宗传的霸气。”

    太乙低低一叹,眼帘微亸,双眼中升起两点幽幽的光亮,道,“所以我今天还要感谢唐剑,他用大耳刮子打醒了我,有时候你努力经营的,在别人眼中,其实一文不值。何苦由来?”

    木惑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酒还是热的。”

    太乙点头,“那就趁着酒还热,帮我动手吧,不死不休。”

    木惑笑了,“你现在看起来有了点儿霸气。但确定要我动手,这么好的对手,你不想自己亲手解决?”

    太乙道,“有一种人,你不能给他机会,你给他一点机会,他就会迅速成长起来。

    半年前,他连一个五星卡徒都不是。半年后,他却已是二星卡师。

    这中途我失败了两次,所有我迟疑了。

    我觉得将他交给其他的刀子,应该能捅死,而且他跟我的仇恨还没到那么不死不休的地步。

    但我低估了他,他不是一块越磨越浅的磨刀石,而是又臭又硬的茅坑里的咯脚石。

    别迟疑了,都撕破脸皮了,立即杀了。”

    杀字才出口!

    木惑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了殿内。

    桌前一杯酒,酒温尚在。

    温酒杀唐剑!

    不死不休!

    ...

    有小卡神之称的木惑要杀唐剑这么个区区小辈。

    目前整个凛国王宫内这么多宗门的长老,可以说没有一人能阻挡,或许能联手阻止,但谁又会去阻止?

    而且木惑当然也是匿踪且易容后,才会去杀人。

    就算事后有人能猜到是他下的手,也只是嫌疑,没有实际证据。

    不过木惑大概永远想不到。

    有一种人,鼻子比狗还灵,预感比老公有外遇的女人还强烈,而且还是个挂逼,已经附体在他的身上摸清楚了他所有的卡牌,连他的老鸟上有几根白毛都清楚。

    唐剑抱着“总有刁民想害朕”的想法,在抱着美人儿去绿一遍太乙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太乙可能会想杀他。

    因为如果要杀他,现在,今天,在这天坑里,就是最好的时刻。

    万令看上去生死未卜自身难保。

    也没有任何高手在他身旁请自动忽略岳不清这个菜逼。

    他又自己跳起来花样作死。

    如果太乙这都能忍住还不杀他。

    唐剑就不知道该说太乙是忍者神龟他祖宗还是傻逼了。

    而唐剑既然早已有这种预料,他自然也早就有所准备了。

    在梦境里,他试探出罗云宗等好几个宗门一起去拜访太乙宗时,心里就已经诞生了一个计划。

    当时唐剑就决定,要激怒太乙,要令所有敌人自己跳出来,他才好玩一波cary全场的收割,玩一次大的。

    但有人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要玩大的得有保命的资本。

    所以唐剑早在作出决定时,就已经开始招兵买马了,而恰好那时白楽这个拉仇恨的引火线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