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玄幻小说 > 神级卡徒 > 正文 346:报复第一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唐剑很快就见到了黄虎。

    他依然还是处于伪装易容的状态。

    巴塞思不死,他就不会“复活”。

    至于巴塞思什么时候死,那当然是等到好兄弟诺曼黑手办完了他交代的事情,等到太山卡牌交易会所这些老牌交易所名声彻底搞臭的时候。

    你想搞垮我奇迹制卡室的声誉。

    那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

    “你说只要弄到蔡德以及胡沉的通讯卡,就能找到对方联合巴塞思对付你的证据?”

    黄虎看着唐剑问道。

    此时已是夜里,原本他都已经下班。

    但在听到何东沉汇报唐剑没死的消息后,还是决定见一见唐剑。

    像唐剑这样的出自江北市的天才制卡师,真的不多了。

    在卡牌世界,这样的天才制卡师或许如今还弱小,但将来只要成长起来,是足以为江北市撑起半边天的,这也是黄虎为何如此看重唐剑的原因。

    唐剑对黄虎道,“没错,不过我也只能确定蔡德的通讯卡里存在着证据,胡沉的我还不确定。”

    黄虎道,“即使找到证据,如果他们没有参与到雇佣猎鹰暗杀你的行动中,那他们就没有触犯法律,也没有触犯江北市制卡师协会的底线,不能惩治他们。”

    唐剑含笑,“我没想过以这个惩治他们,毕竟都是四星制卡师啊,都在十年前发明出过专利呢,江北市制卡师协会的栋梁呢。

    这么厉害的人,我怎么扳得倒?”

    黄虎神色一沉,“你这是讽刺我们江北市的都是窝囊废?”

    唐剑忙道,“不敢。不过黄大人,这个惩治不了他们,但他们和暗杀我的人有联系这是真的。

    不仅有联系,在猎鹰暗杀我的当天,这二人就组织怂恿以齐猛等人为首的卡牌交易会所老板,对我们奇迹制卡室进行声誉上的打击和污蔑,这就是滥用私权,需要彻查。”

    一旁何东沉翻个白眼。

    之前你跟我说这二人是草菅人命来着。

    怎么现在就又变成滥用私权了。

    ...

    黄虎道,“凡事要有证据,你说他们滥用私权,组织怂恿齐猛等人污蔑打击你的奇迹制卡室,要拿出证据。只要有证据,我定严惩不贷。”

    “证据当然是有的。我有人证也有物证,当然,都是只认齐猛等人的人证物证。”唐剑道。

    黄虎皱眉,“那也只能整治这些无良商人,整治不到蔡德二人。”

    唐剑笑道,“我就是要先整治齐猛等人,至于蔡德这二人,那也好说,蔡德也有把柄在我手里,但胡沉的把柄我还没找到。我想请何将军上门拜访胡沉以及他的夫人,带上我远远的看一眼就行。”

    这是什么套路?

    黄虎与何东沉都奇怪愕然。

    单单看一眼,你就能抓到人家的把柄了?

    你的眼睛是钩子啊?

    ...

    齐猛这两天可谓是得意及了。

    因为奇迹制卡室的生意已经黄了好几天了,都快歇业倒闭了。

    这两天还是有顾客去奇迹制卡室闹腾,尽管声势小了很多,但至少目前再也没有任何顾客光临奇迹制卡室了。

    唐剑,垃圾!

    奇迹制卡室,也是垃圾!

    这个对手已经死了、臭了,不足为虑。

    齐猛等着徐娜娜那个骄傲的女店长后悔,然后上门来认错,乖乖躺在床上任由他蹂躏。

    但就算对方认错,奇迹制卡室的倒闭垮台也是大势所趋了。

    听说简糖已经在上塰、玉京等基地市建立起了奇迹制卡室,可那又如何,昙花一现罢了。

    唐剑的死讯已经传了好几天了。

    上塰和玉京那边的奇迹制卡室尽管依靠着一些存货融合卡,稍稍火了两天,却也仅此而已了。

    甚至齐猛由此深切认为唐沫渊果然是奸商啊。

    唐剑才刚死,唐沫渊立即就果断压榨奇迹制卡室的最后一分价值,放弃江北的奇迹制卡室,趁着融合卡的热度还在,在上塰和玉京建立制卡室狂揽最后一笔钱财。

    当初唐剑建立奇迹制卡室时,一天盈利五千多万。

    简糖的卡牌储备更丰富,上塰以及玉京的有钱人更多。

    即使奇迹制卡室只开业几天,也能狂揽几个亿的收入。

    之后融合卡没了,唐剑死了,奇迹制卡室臭了,也就罢了,至少唐沫渊最后赚到一笔了,不亏。

    不过这对齐猛等人而言都无所谓,只要不是碰江北的市场,管你外面洪水滔天呢。

    ...

    齐猛舒舒服服准备一觉睡到中午,再去看看人气已经恢复到巅峰的太山卡牌交易会所。

    结果眼睛还没闭三秒,突然就被急促的通讯吵醒。

    齐猛脑仁儿都要吵炸了,拿起通讯卡怒喝,“没有合理的解释老子就炒你的鱿鱼。”

    “齐老板不好了,有不少顾客今天来了我们卡牌交易会所闹事,说我们交易所卖出的能量药水、能量卡都是二手货。”

    通讯卡那头传来主管的声音。

    齐猛一呆,旋即大怒,“放屁,放他娘的狗屁,是谁?那些顾客是谁请来污蔑我们的卡牌交易会所的?”

    “顾客里有不少是老客户,其中有一个还是军方的。

    而且,而且我们开始的确是否认的,但那个军官直接就从我们的产品中找出了不少二手货,这是真的坐实了。”

    齐猛头皮发麻。

    窝草。

    窝草尼玛!

    谁想陷害我?

    他脑海里顿时就冒出了奇迹制卡室,冒出了徐娜娜那张妩媚知性的脸颊。

    我艹死你徐娜娜,你敢阴我?

    齐猛当机立断道,“赔偿,立即赔偿,十倍赔偿给这些顾客,全部都赔偿。我马上就过来。”

    不管到底他们制卡室有没有二手货,现在已经坐实了。

    顾客都找上门了,第一件事就是服务好,然后认错赔偿。

    只有先赔偿,才能让顾客消除了火气,才能继续坐下来慢慢谈。

    不得不说齐猛在经商这方面虽然阴险,但脑子却还是不傻的。

    与此同时,不仅仅是齐猛的太山卡牌交易会所出了问题。

    其他几家联合起来对付唐剑的卡牌交易会所,也都出了问题,不是卖出的商品质量不行,就是卖出的东西分量少了。

    一时间几家卡牌交易会所都有顾客上门讨要说法。

    恰好就在今天,因为奇迹制卡室的歇业倒闭,太山等几家卡牌交易会所都是人气巅峰,而且齐猛等人还都同意接受媒体的采访,进行进一步的宣传,企图踩着奇迹制卡室的尸体更进一步。

    于是便在这么多媒体以及顾客的关注下,一堆顾客上门怒骂讨要说法的一幕,都被拍摄了下来,开始疯狂扩散。

    本来,只有极少极少一部分人,是真的从这几家卡牌交易会所买到了劣质的差商品。

    可当看到太山卡牌交易会所直接一赔十后,立即就有更多人冒出来,声称在太山卡牌交易会所买的商品有问题,要赔钱。

    ...

    “我不要你们赔偿十倍,我只要你们太山卡牌交易会所写一封道歉信,张贴在门口,向群众道歉,并且保证以后不再犯,我就原谅你们。”

    白楽堵在太山卡牌交易会所的门口,寒着脸道。

    她昨天也来购买了不少商品,差不多百来万的。

    可以说损失惨重。

    当然这其实也是某人指使的。

    为的就是这一封道歉信。

    “对,道歉,必须写道歉信!”

    立即就有其他顾客跟着义愤填膺的附和道。

    “道歉道歉!”

    这些人,都是真的被坑了。

    太山卡牌交易会所里卖的商品,真的有二手货。

    当然这里面的内幕,就不为人知了。

    太山卡牌交易会所的两个主管都被逼得满头大汗。

    道歉,这道歉真不好道啊!

    如果道歉了,还张贴在门口,这就对声誉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啊。

    可若是不道歉,那就更是打击。

    这他娘的真是钱难赚屎难吃啊,不吃也得吃。

    ...

    “人心如水,何其深也,民心如烟,何其乱也。”

    唐剑伪装成了一个半秃头的老者,看着对街已然闹起来的太山卡牌交易会所,轻轻冷笑。

    人都是逐利的。

    或许有人能在小利面前忍住,但也总会有人是忍不住的。

    原本太山卡牌交易会所卖出的残次二手货商品只是很少。

    但只要这个事情坐实了,再由一些人去挑动,很快就会有一大批买了真货的人也会跟去凑热闹。

    假一赔十啊。

    你说我买的是真货,就为了这一千块钱的能量卡,有必要自损人品去换个一万块钱?

    好,我清高。

    可人家不清高啊。

    窝草隔壁二狗子昨天回来还跟我夸这家卡牌交易会所的卡好呢,质量过硬,结果第一个冲上去就索要赔钱,人家还给赔了。

    一千块换一万块呢。

    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

    要什么人品,得上去试试。

    反正这家卡牌交易会所既然出了假东西,那肯定也是奸商,不宰奸商难道等着下次他宰我?

    正是这种心理的人多了。

    所以当齐猛亲自赶来时,太山卡牌交易会所已被不少顾客围住了。

    几乎昨天在这卡牌交易会所购买了卡牌和材料的顾客,但凡听到消息赶来的,有八成都选择退货,假一赔十。

    人是很盲从的。

    卖假货没坐实还好。

    一旦坐实了,那么人们就会感到上当受骗了,就会愤怒,就会报复。

    唐剑偷乐,发现有人在看自己,转头一看,几个人指着自己半秃顶的脑袋正在悄声窃笑。

    “笑什么笑?”唐剑瞪眼,“没见过这么飘逸的空气刘海?少见多怪。”

    转身立即溜了。

    下次伪装,得弄个不引人注意的身份才行,半秃顶也很吸引人眼球的。

    ...

    一直到傍晚,上门讨要说法的顾客才渐渐少了,基本没了。

    齐猛身心疲惫,旋即看着主管送上来的赔偿清单,脑袋青筋直跳,险些整个人要炸了。

    一天!

    今天一天,别说卖东西了,昨天卖出去的商品有六成被人退回了不说,他们还倒赔了十倍的出去。

    一天亏损八百多万联邦币。

    其中单单赔给白楽的就是一百多万联邦币,尽管这还算赔得少的,但也赔出去了一份道歉书啊,现在还张贴在门口呢。

    钱亏了不要紧,比这更严重的则是声誉上的打击。

    好多家媒体都赶来拍摄,想必明天就会有不利于太山卡牌交易会所的消息传出,大书特书。

    然后太山卡牌交易会所就会彻底步入奇迹制卡室的后尘了。

    “老板,不仅仅是我们,蚂蚁、电车、落山卡牌交易会所那边,今天都出现了同样的状况,商品里有很多二手货,都被坐实了。他们那边闹得更凶。”

    一名主管汇报。

    “阴谋!这肯定是奇迹制卡室这帮孙子的阴谋。”

    齐猛咬牙切齿低喝。

    “哟,这话说得,齐老板您可不要空口无凭随意污蔑人啊?我还说你们今天这么惨,出于同情来看看您呢,怎么就污蔑到我们奇迹制卡室头上了?”

    就在此时,门口徐娜娜扭了进来,闲庭信步,带着莫欧、莫雷等人缓步而来,神色讶然。

    “贱人!你这个贱人!”齐猛眼睛顿时都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