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玄幻小说 > 神级卡徒 > 正文 254:肆无忌惮的作死
    图书馆总计十六层。

    一层到六层对普通学员开放,六层以上想要进入,那就需要通行令或者导师的身份证件。

    甚至像最顶部靠近宝塔明珠的那几层,也唯有学校元老团、校长、书记等高层管理,才可进入。

    廖独既然在图书馆内,自然应该是在下六层的范围。

    唐剑进入到图书馆后,便看到整个图书馆一层的面积怕是有足足两千多平方米,划分好多个区域,储存的图书都是虚拟光屏仪器的类型,几乎少有纸质。

    此时,可以看到一排排的书架周围摆放着的桌椅旁,坐着三三两两很松散的玉京学生。

    偌大的图书馆一层,学生却并不算太多。

    氛围显得很安静,偶有窃窃私语以及咳嗽的声音。

    抬头看一层的顶部顶穹,还能看到顶穹上方掠过的海量讯息和图案。

    唐剑稍微观察了一周,目光却并未看到廖独的身影,旋即直接大步走向前方桌椅旁坐着的一些学生。

    “同学,你好,请问你知道廖独学长现在在图书馆的几层吗?”

    唐剑选择了一个看上去文文静静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生,轻声询问道。

    廖独既然作为学生会的学生,那么理应玉京学府里不少学生应该都是认识此人的。

    因为玉京学府不同于寻常的大学,少有那种只闷头学习的书呆子。

    除了极少数个性使然,多数人都会选择发展人脉交际圈。

    毕竟但凡聪明一点的学生,都明白身边的同学都基本乃是天才级别的,多和天才打交道,将来路子自然就更广。

    果然,唐剑只是简单询问了一句,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生就诧异打量了一下他,随后给了唐剑一个满意的答复。

    “廖独学长这些学生会骨干一般来图书馆,都会直接去第六层,那里环境更好一些,但这个时候,第六层一般都被他们这些学生会的骨干作为临时会议地点,所以你没什么事的话,还是不要贸然上去。”

    “噢。谢谢同学。”

    唐剑点头。

    旋即直接就在对方讶然的目光下向着楼上行去。

    ...

    图书馆并没有什么电梯,都是带扶手的阶梯。

    一层通往二层的阶梯台阶就差不多有上百个,代表图书馆每层都十分高大。

    唐剑为廖独而来,每一层他都没有多作逗留。

    迅速攀登而上,不消两分钟就爬完楼梯,到了图书馆六层。

    他看了看继续向上的楼梯,已被一层棕灰色的阵法光幕笼罩,似乎代表继续向上就要再度验证身份和通行资格。

    唐剑转身看向六层图书馆的门户,直接推开了大门。

    “嗯?”

    “站住。”

    唐剑前脚才刚走进去,门户两旁就传来了两道声音。

    在门口就摆放着一方桌椅,坐着两名青年学生,看到他时纷纷低喝。

    “同学,现在是我们学生会开会期间,请你如果没事的话就先暂时出去,半个小时后你可以再进来这里。”

    一名青年学生起身含笑看着唐剑道。

    唐剑没理会,转首看向左侧的前方。

    他一眼便看到了约莫在三百多米外的六层中央位置摆放着的大长桌。

    那长桌旁,此时便坐了五六人,其中一个正面对着他的身影,赫然便正是廖独。

    “廖独!”

    唐剑目光微闪,隔着三百多米他也能看得极为清晰,甚至稍微运用耳力还能听到那边的说话声,似有两个学生会的干部正在互相争论什么。

    “同学,现在请你出去。”

    桌椅旁两名青年学生看到唐剑竟然置若罔闻,其中一人当即站起皱眉道。

    唐剑转头瞥了一眼这两名青年学生,嗤笑,“怎么?这图书馆还成了你们学生会的专人图书馆?玉京学府就完全是你们学生会个人的?”

    “放肆!”

    “你说什么?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两名青年学生均都勃然大怒。

    然而霎时间,一蓬绿雾化作数个恶鬼头颅冲向二人。

    这些恶鬼头颅有面孔极度凶恶、有面孔极度贪婪,瞬间就将二人笼罩,使得二人均都齐齐神色一变。

    “啊!别过来,别靠近我啊!”

    一人猛地惊恐大叫,似莫名受到极度的惊吓,疯狂后退竟一屁股坐倒在地面。

    另一人则面露贪婪彷如陷入幻境,嘴角流涎神色痴迷。

    “学生会也是霸道。”

    唐剑冷哼,转身大步走向左侧前方正在开会的廖独等人。

    ...

    此时,闹出如此大动静。

    廖独等学生会干部自是都被惊动,齐齐停止了言论起身看向了这边径直走过去的唐剑。

    “你是谁?我们学生会现在正在开临时会议,你竟然敢来这里捣乱?”

    一名身穿朋克风皮衣面带寒霜的短发女子猛地拉开椅子,眼神就像刀片一样狠狠刮在了唐剑的脸上。

    其他五六人也都纷纷打量唐剑。

    “是你?”

    鹰鹫鼻的廖独稍稍打量了唐剑两眼便不由神色微变,惊诧而眼神微冷盯着唐剑。

    唐剑目光在那相貌略显平凡但气质很man的女人身上掠过,直接就锁定了六人中的廖独,冷笑,“姓廖的,你这个阴险小人,为虎作伥帮太乙宗的宗传太乙对付我,还指使人悄悄来暗算我,就你这样,还能当上学生会的干部?”

    “什么?”

    短发女人包括另外四名冷视唐剑的学生会干部齐齐一愕,都诧异讶然,疑惑惊奇看向廖独。

    “你胡说什么?”

    廖独眼神中的惊异一闪即逝,狠狠盯着唐剑,神色变得无比阴沉,“是谁指使你来的?”

    唰!

    廖独骤然身形动了,似一只展翅白鹤,瞬间跨越长桌掠向唐剑。

    他体态轻盈,拳似鹤啄,生命力量磅礴而凝聚,能打出如针般的气劲。

    唐剑只觉得眼前人影模糊,恶风扑面。

    敌人来势奇快无比,出手之间更蕴含一股强烈的精神冲击,令他有那么一刹的感官眩晕,似是产生一种幻觉,空中突然俯冲下来一直凶厉的白鹤啄他脑门。

    这是古武技,廖独显然学过古武技。

    以强悍的生命力打出这等战斗杀伐技巧,即使不使用卡牌,也具备极强的杀伤力。

    然而唐剑有备而来,精神恍惚的一刹他就清醒,猛然脚步后撤的同时,绿雾化作充满悲恸神色的恶鬼,透露扑向廖独。

    廖独脚步一挪,速度快得竟然瞬间避开了一片笼罩而来的绿雾,转瞬到了唐剑的身后。

    鹤喙般的手狠狠抓向唐剑后心,劲风猎猎。

    鬼步回手掏!

    这一下就能将唐剑的衣服抓破,血肉一掀一扯拉扯下来一大块。

    哧!哧哧!

    唐剑只觉瞬间背后剧痛,在一瞬间就被对方电光火石般的出手速度撕扯了十数下,衣服都被撕裂成了碎片。

    他身躯都不由踉跄前倾。

    但这时廖独神色剧变,感觉抓到的不是人体,而是金属石头。

    但见唐剑的皮肤竟已是绽放绿色琉璃光泽,被他一瞬间抓出的十几爪抓得仅仅只是皮肤撕裂。

    “琉璃金身卡!”

    廖独眼神一变,手掌猛地呈擒拿式抓向唐剑肩膀关节。

    但这时有锁链声陡然响起。

    廖独心中一惊,感觉到一阵威胁,身形猛然化作一片模糊闪避。

    可下一刻,锁链绷紧般的声音突然爆发,廖独只觉身躯猛地一紧,竟被突兀凭空出现的锁链牢牢捆缚住了全身。

    这锁链甚至限制他的生命力、卡能、精神力量,令他感觉力量似被封禁,身体越用力反而捆绑得越紧。

    “杀!”

    唐剑骤然转身,蝎子摆尾般,打出龙虎道龙虎杀拳,如钢浇铁铸般的琉璃双拳,突然被两团凶猛爆裂的雷霆拳套覆盖。

    霹雳啪啦

    炽盛的蓝色雷霆电弧,在数道惊呼怒吼声中传出。

    狠狠击中了廖独的前胸、小腹。

    唐剑牙齿猛咬,感觉双拳就像是击中了海滩上岿然不动的礁石。

    坚硬、强悍,甚至还带有反震。

    但下一瞬雷霆炸响。

    雷光炽目。

    轰隆

    廖独惨叫,全身电浆四射,整个人都被电得颤抖抽搐。

    他凶猛暴吼着一脚踢开唐剑,整个人身躯狠狠弹飞了出去。

    在他弹飞出的刹那,其手臂上的度仪也被催动。

    “给我死!”

    一道赤褐色的镰刀在半空虚影一闪,散发毒腐毁灭气息,狠狠劈斩在了避之不及的唐剑腰间。

    噗嗤

    唐剑只觉腰间猛地剧痛,琉璃金身就似是纸糊的般瞬间被破。

    身躯噗通一声化成两截倒地,鲜血倾洒一地,散发腾腾热气,上半身和下半身竟都开始被蔓延全身的强烈毒素毒腐成滩滩脓水。

    “廖独,你怎么能下杀手!”

    “快救治他。”

    “混蛋,我不杀他,等他杀我?他刚刚爆发的攻势你们都看到了,已威胁到了我的安全。”

    梦境扭曲、崩塌破碎。

    ...

    一阵夜风裹挟着周旁花坛里的花香掠来,掀动唐剑衣角。

    唐剑骤然醒转过来,额头已泌出细密汗珠。

    梦境里所承受的痛苦,在那如身临其境般的场景中,是格外清晰真实的,以至于他此时都有种心有余悸之感。

    “厉害!”

    “这廖独的实力好强,恐怕比奥加列还要厉害两筹,生命力约莫在五百以上了,精神力量也不弱,大概有六十的程度,还有他那最后一张卡,那是什么卡?竟然杀伤力那么大。”

    唐剑皱眉凝思。

    刚刚在梦境之中和廖独一战,立即就试探出了对方的部分实力,生命力强大得他不动用卡牌估计都无法伤到对方。

    即使动用了卡牌,依靠暴雷电拳的杀伤,也无法将对方击毙,甚至最多只能轻伤对方。

    反而对方仅仅催动一张卡牌,就将处于琉璃金身状态的他给秒杀。

    若是从一开始对方就动用卡牌,除非他能立即进入与小美合体的状态,否则一个照面就得被对方彻底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