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万古神帝》《万古神帝》正文 第三千一百七十五章 三十六魔碑
    燕离人未必知晓木灵希的存在,但,就算他知晓,也只是知道木灵希是昆仑界修士,根本不会联系到凤天身上。

    渐渐的,燕离人眼中的黑暗散去,眼神变得十分疲惫,看向张若尘时神情复杂,似乎无颜面对这位昔日的晚辈。

    他向黑暗中行去。

    张若尘想了想,道:“燕阁主,留下来吧!”

    燕离人微微停了停,没有转身,道:“留不下来了!”

    张若尘知晓,燕离人是被龏殇控制,甚至摄取了记忆,神魂遭受永远无法恢复的伤害,已经无法面对自己的内心。

    修士这一生,一直都是在进取中成长,迷惘中反思。

    有的人,能够一次又一次走出迷惘,不断变得更强。

    而有的人,哪怕达到了神境,依旧会在迷惘中堕落。再强大的心境,也有击穿的力量,时间会腐蚀,黑暗会吞噬,欲望会迷失……

    若是击不穿,只是时间不够长,黑暗不够暗,欲望不够强……

    燕离人曾救过张若尘性命,张若尘自然不会放任不管。

    菩提树所在的方位,魔火逐渐散去,木灵希身上神光闪烁,圣道规则不断转化为规则神纹。

    张若尘露出欣喜之色,立即取出三枚神源,打了过去。

    神源如烈阳一般,释放出精纯浓厚的神气。

    在吸收这些神气的同时,木灵希周围地面的尘土缓缓飞起,接着是大块大块的黑暗物质飞起。

    所有黑暗物质在快速凝聚,与神魂和规则神纹融合,凝聚成石碑形态。

    所有修士破神境,在凝聚神座星球的时候,都会受环境影响。

    就像当初在荒古废城凝聚神座星球的血屠,只凝聚出了一颗,而且,神座星球只是行星大小。

    但,就这么一颗神座星球,因为是用荒古废城中的物质凝成,所以威力反而比别的神灵的星魂神座加起来都更强大。

    木灵希修炼的第二圣源“魔道圣源”,受《天魔石刻》的影响极深,因此,凝聚神座星球,走的是天魔的道路。

    不凝星球,而是锤炼魔碑。

    以黑暗物质锤炼出来的魔碑,可想而知,威力是何等强大。

    但,随着一幅幅魔碑石刻凝聚成形,张若尘眼中的异样之色越来越浓,不知是喜是忧。

    因为魔碑上的石刻图文太诡异了,有部分,可以在三十六幅《天魔石刻》上找到痕迹,但有的却玄奇到张若尘难以看懂的地步。

    其中有一幅,出现死亡城池的图样,凤天的真身站在城中,受无数尸鬼叩拜,如凤临天下。

    甚至,有一幅出现三途河的纹路,凤天和梧桐树齐齐现身河畔,死亡之气弥漫长空,河中无数浮尸向岸上爬。

    张若尘明白,凤天这是将自己对道的理解,强加给了木灵希,要左右她未来的神道修行。

    一位天亲自为一位新神凝聚神座星球,重塑根基,灌注修炼体悟。

    这对任何修士而言,都是无与伦比的大机缘。

    但,却也让木灵希的身上,彻底打上了凤天的印记,如同衣钵传人,再也无法留在天庭宇宙。

    而且木灵希这样的变化,世人只会猜测,是因为张若尘的缘故。

    一连锤炼出三十六块魔碑石刻,正好对应《天魔石刻》的圆满之数。显然,凤天是有意为之。

    不知多少天过去,随着魔碑全部成形,木灵希收敛身上的神威,将没有消耗完的三枚神源收入袖中。

    一双光洁如玉的脚丫落到地上,三十六幅魔碑石刻悬浮在头顶,她身上有一股风华绝代的气质,似凤凰神后,又似邪恶魔妃,艳绝且傲视众生。

    张若尘飞了过去,深深凝视她,道:“凤天不该强行干预她的修行之路。”

    虽知说出这话,很有可能会触怒凤天,但张若尘还是讲了出来。因为,他心中是真的很担忧木灵希。

    以木灵希的修为和意志,怎么可能承受得住凤天的精神意志?

    出乎张若尘预料,木灵希并未动怒,道:“本天并未强行干预,是与她沟通后,她自己做出的决定。”

    继而,她又道:“本天本没有必要与你解释这一句,不过,就如你所说,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没有必要因为一场误会,闹出不和。”

    张若尘道:“凤天前辈为何这么做?对你来说,这有什么好处?”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本天都得借她肉身为壳,她越强,对本天自然越有好处。”木灵希道。

    张若尘根本不相信这话,若只是因为这个,她会花这么大的力气,帮助木灵希凝聚出三十六块魔碑石刻?

    木灵希见张若尘那狐疑的样子,冷哼一声:“告诉你也无妨,本天涅槃后,体内力量由死转生,正在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变化。今后,本天掌握的死亡奥义,有可能会阻碍修行,总得找一个人来继承。”

    “你让灵希继承死亡奥义?”张若尘道。

    木灵希道:“知道你不会相信,但这就是本天内心的想法。因为她的身体,已经与本天的新体产生了联系,种下了因果。本天也就绝对不能放她离开,免得被对手抓住了破绽。”

    “她不适合修炼死亡之道,且死亡奥义不是谁都可以掌控。”张若尘道。

    木灵希摇头,道:“你说了不算!而且,你对死亡之道一无所知,本天说她能掌握死亡奥义,她就可以掌握。她才修炼一千多年而已,在未来的数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的修炼中,完全可以走上另一条路。魔道大兴在即,本天总得布置一手棋才行吧?”

    张若尘与木灵希死死对视,但,终究是缺乏与凤天对抗的底牌手段,且木已成舟,无法改变。

    果真是福祸相依。

    木灵希见张若尘眼神渐渐失去锋锐,不禁露出一道胜利者的冷笑,讥讽的道:“若你张若尘肯真心归顺,其实将死亡奥义留给你,才是最佳的。到时候,你将成为本天座下最锋利的一把刀!”

    “可惜啊,你张若尘心比天高,不会臣服于任何人,是一个本天无法掌握的修士。实在是可惜!”

    “龏殇过来了!”

    张若尘也感应到龏殇的气息,立即警惕起来,将神尊符暗藏手中。

    就算龏殇不是一个记仇的性格,不在乎被神尊符打伤。但,张若尘既是暴露了六柄神剑和菩提树,而且修为还弱于对方,对方怎么可能不生出贪婪之心?

    况且,龏殇就不担心张若尘杀他?

    一旦有这样的担心,肯定先下手为强。

    龏殇走入菩提树佛光笼罩的区域,穿一身黑袍,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战兵,脸上洋溢笑容:“若尘老弟,恭喜,恭喜令师姐渡劫成功,地狱界再增一位神灵。”

    虽是第一次见面,两人已称兄道弟,真有化干戈为玉帛的意思。

    在龏殇身上,张若尘没有感知到任何危险气息,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敏感,疑心太重。

    但,不敢放松警惕,张若尘笑道:“我师姐可不是地狱界神灵。”

    “怎就不是了?等她嫁给你,不就是地狱界一员?血绝若是反对,本座亲自去和他说。”龏殇道。

    张若尘道:“龏兄竟认识外公?”

    “哈哈!血绝天纵奇才,可谓地狱界新生一代的领军者,本座与他是见过的。”龏殇不吝赞美之词,继而看向木灵希,道:“厉害啊,令师姐修炼的是《天魔石刻》吧?凝出十八块魔碑,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先前,木灵希渡神劫,张若尘一直以精神力掩盖这片区域,龏殇并不知晓神劫的过程。

    等他到来后,木灵希又收起了十八块魔碑,只将一半显露在外面。

    很显然,凤天对这位地狱界的大神,亦是有防范,不会像对待张若尘那样,可以坦然暴露自己的一些秘密。因为她知晓,凭木灵希,可以让张若尘投鼠忌器,无法违逆她的意志。

    龏殇没有真正将木灵希放在心上,区区一个新神而已。

    一番寒暄后,张若尘问道:“龏兄怎会在这里待了十万年?出不去吗?”

    “十万年前,本座随父出征,攻打昆仑界。但在那场神战中,神躯爆碎,化为血雾尘埃,坠入时空乱流,花费上千年时间,才重凝神躯,逃脱出来。但,却被困死在了这片黑暗虚无之地!”

    龏殇感慨万千,道:“父尊可能以为,本座在十万年前就已经陨落了吧!”

    “这里难道没有出口?当年,你们是如何从地狱界来到这里,继而杀向昆仑界?”张若尘追问道。

    龏殇道:“入口很隐秘,只是九死异天皇、父尊、三煞帝君才知晓。对了,你们是从昆仑界来的吧?你们进来的入口,在何处?”

    张若尘抬头向上方看去。

    继而,龏殇和张若尘同时飞了起来,冲出黑暗,进入虚无,但飞行了万里,都再也找到坠入进来的那片空间断裂带。

    “怎么会这样,那片广阔的一片空间断裂带,怎么会消失不见了呢?”张若尘困惑不解。

    “若尘兄,这是很正常的事!当初本座从时空乱流中逃出来后,时空乱流也消失了!看来,我们是出不去了!”

    龏殇面露苦笑,似乎坦然接受了现实的样子。

    这个结果,让他很失望。

    但终究是有了结果。

    现在,张若尘对他而言已经失去了唯一的价值,他不再等待,果断出手,手臂上浮现出黑色神光,如刀似剑,直向张若尘那只持着神尊符的手掌斩了过去。

    杀人,先夺符。

    ……

    上一章,大家也看得出来,燕离人是一个完全可有可无的角色,为了填坑才写的。结果,把自己坑进去了!

    原来前面已经把这个坑填了,只不过是一句话带过,然后自己给忘了!

    这就是人物线太长,人物太多的后果,这种写法很吃力不讨好,几乎没有人会一两年,甚至几年后,再去交代这种早就边缘化的小人物。

    单纯是自己喜欢这样写,哎,没办法!

    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书写得太长了。今年年底,怎么都得完结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