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玄幻小说 > 圣墟 > 正文卷 第1665章 梦回原初(免费)
    “人形……大药?哦不,天啊,祖师在上,贫道挖出了个什么东西?!”

    那个道士目瞪口呆,彻底震惊了,因为,他们居然挖出一个活生生的人,不,很快他又否决,那绝不是人,血肉之躯的人族怎么能埋在史前废墟下无穷岁而不死?

    “神仙在上,列祖列宗显灵,我们闯……祸了!”

    “前辈,我等无意冒犯,请恕罪啊!”

    几人反应不慢,瞠目结舌过后,迅速行大礼,慌忙赔罪,心中不断打鼓,今天遇仙了,还是攫出厉鬼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耗尽精气,消耗掉所有法力,最终竟从这所谓的逆天改命之地挖出个活物。

    几人实力不俗,依照那位可定山河的道长的指点,来这里凿穿山地,挖开土层,原以为能有大机缘,现在小腿肚子转筋了,忍不住发抖。

    楚风缓缓起身,浮土被身上的霞光震落,连黑发都带着晶莹的光泽,露出真容,他依旧如故,保持着年轻的面孔,只是如今他的眼中少了锋芒,更多的是平和,他沉静如海似渊,给人神秘不可测之感。

    “终究不是你。”

    楚风看着那个道士,在地下时,他还曾有一丝讶异,但到现在只平静地说出这样一句话。

    那道士的气质与手段像极了与狗皇在一起的腐尸,挖山川,探古迹,尤擅掘坟……盗墓,特别拿手。

    楚风的双目远超火眼金睛,平静注视着这个中年胖道士,从他身上能逆着光阴捕捉到许过往之事,追溯到他学过哪些经书。

    《曹经》、《段经》这两部残缺的典籍,以图文的形式留给后人,演绎了昔日腐尸的不少手段。

    可惜,关于腐尸曾经用过的名字曹雨生、段德,都无法显现了,与其人一样,自古史中磨灭。

    连这两部经书,其实也是段德后辈弟子刻写的,不然的话,若是腐尸亲手所刻,也注定消散成灰。

    楚风点头,难怪感受到似曾相识的气质,这是腐尸的隔代传承者,只是实力太低了,勉强能御空飞行。

    绝灵时代早已结束十几万年,如今正是“春回大地”以及万灵复苏时,可是,却依旧没有过于强大的进化者。

    主要是,残墟岁月间,两百多万年来,举世无修士,所有进化路都断掉了,各种传承尽灭。

    直至,天地灵气越来越浓郁,有人摸索出一些门径,此后更是从大地下挖掘出不少石刻碑文等,被人不断破译,进化者才渐多。

    “拜见前辈!”

    几人度过最初的惶恐后,全都确信,这不是厉鬼,对方周身气机虽然内敛,但是那种平和以及出世的气质,绝非什么史前鬼物。

    当然,以他们的实力来说,也不可能揣度到楚风究竟是什么层次的生灵。

    或许,这是史前传说中的……真仙?他们这样大胆猜测。

    “起来吧。”时隔将近三百万年后,楚风终于第一次与人对话。

    但他不打算与几人有过多的交集,一刹那,他的身体漾出几缕微弱的霞光,落在周围的草木上。

    瞬间,野草璀璨,不断蜕变,化作了不得的大药。

    而那些荆棘、老树等,也在迅速开花结果,满树都是芬芳,神圣果实压满枝头,流光溢彩,药香扑鼻。

    甚至,这些草木通灵,直接就要进化成妖了!

    最起码,它们的内蕴的神圣物质足够,远超成妖的水准,只需要灵性之火点燃,很短的时间就能化作人形。

    楚风留下旧时代几部完整的经文,抹平土坑,斩掉关于自身的所有痕迹,他直接消失了。

    至于这几人,一阵迷茫,记忆中再无那个人。

    “啊……发财了,真仙在上,我们闯入一片史前药园子中了?”

    “这里,有残碑,刻写着经书!”

    ……

    楚风并不担心始祖、仙帝等会因此而发现他,那种生灵从不会将目光投向这个层次的进化者。

    他只是不想与这些人有过多的纠缠,因为,他注定要走一条孤独的路,只能一人去面对。

    不过,他终究是怀着几许希望,行走在各方大世界中,将残墟下的遗迹震裂,将山川中的洞府以自然纹理显照出异象,等待当世人去挖掘。

    甚至,他也将自己的感悟,他所走过的路等,整理成经篇,散落在各地,等待有缘人去参悟。

    他在……传道!

    若有后来者,他希望走能沿着前人的足迹,走到更深远的领域,希望有朝一日他们发现真相,每一篇经文都染着血,前贤连遗骨都未能留下,他不并是要后世人为前贤复仇,只是希望他们自身有改变命运的机会。

    因为楚风知道,大祭不会结束,终有一天还会到来!

    诡异生灵中的仙帝蛰伏漫长岁月后,当本源之伤养好,一定会出世的。

    然而,变化远比楚风预想来的还要早,不经意间,他在一片残墟中发现诡异生物,已经提前出现,而且实力不俗!

    那几个生物,踏足仙级领域多年了,远超万物复苏之际的当世生灵。

    不过,这些诡异生物并未作恶,只是行走在废墟中,在参悟葬下去的那个时代的各种法。

    楚风瞳孔收缩,难怪诡异族群越来越强,这样下去,可能会弱吗?

    很快,他以莫测的手段洞悉了他们的初衷,果然只是出来寻些机缘,并不是要动手。

    而且,他们被下了死命令,“春耕”才开始,谁敢践踏才破土而出的“青苗”,都将被严惩,会被抹杀。

    毕竟,大祭所需不是凡人以数量堆积起来能满足的,需要大量有实力的进化者。

    万物复苏,春归大地,一切都欣欣向荣,世间充满蓬勃的生机,随着各种遗迹出世,进化者越来越多,一个黄金盛世似乎不远了。

    可是,楚风却沉默了,只有他才知道,真相何其残酷。

    虽然绝灵岁月远去,灵气复苏,万灵繁盛,但这实际却是……可悲时代的开始。

    楚风远远的驻足,眺望某一方宇宙中的璀璨大世,看着那些朝气蓬勃的少年,看着那些风华正茂的英杰,他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看到了那个被葬下去的时代。

    他也曾英姿勃发,竞逐天下,在大世中崛起,在红尘中灿烂,与许多人一起绽放光彩,映照于山河间。

    可是,最终一切都破败了,消亡了,所有进化者都死去了,大千世界,无量天地,皆断灭在最为绚烂的时刻。

    那时,荒天帝、叶天帝、女帝是否也如他现在这般,站在远处,有种悲凉的无力感,只能沉默着积蓄力量,等待大杀进厄土的机会。

    可惜,冥冥中似有莫测之伟力,改变历史轨迹,一切都变了。

    始祖有梦,荒、叶也都了然,纵然是楚风,在那最后一战时,也模糊的感应到了一场大梦。

    在那梦中,荒与叶的真身曾经蛰伏在石罐中,等待机会,再给他们一两个纪元,就能杀进厄土了!

    可惜,梦断天帝命,始祖在梦中惊醒,提前复苏,改写了一切。

    “梦吗,不像,宛若曾发生。”楚风自语,因为,后来所有的事都能与那模糊的梦境一一印证。

    他曾亲眼看到,石罐中那两颗原本不会发芽生根的种子化光,变成了荒与叶去参战。

    楚风在各地观察诡异生物,实力层次不齐,从映照到仙王都有,皆露过行踪,这让他很谨慎,注视了数千年。

    他怀疑,或许也有道祖行走世间。

    他曾借助外力杀过道祖,对那种生灵的气息很敏感,不过,至今他还未真实感应到这种生物出没。

    在此期间,他发现有仙王级的诡异生物殒落了,死在石罐记载的绝地中,而诡异族群却无人来寻找,探查。

    楚风意识到,那片高原太壮阔了,诡异族群众多,强者无数,死上几个仙王根本没有人在意,连个水花都冒不起来。

    甚至,他严重怀疑,就是死上几位道祖,高原尽头的强者也不会皱眉。

    所以,楚风忍不住了,要对诡异族群的仙王下死手。

    当然,他不是亲自动手,而是以场域的形式束缚,拿他们做实验。

    如果让人知道,他胆大包天,将诡异仙王当成“小白鼠”,一定会震撼无比,同时感觉惊悚。

    既然注定要面对诡异族群,要只身杀入厄土,楚风自然要将他们研究透彻。

    接下来的岁月中,他付诸行动!

    “啊……”

    在一座绝地中,有诡异仙王嚎叫,被楚风一念间绽放的符文围困在那里,任他剧烈挣扎,也都无用。

    “火化道祖?!”这个诡异族的绝顶仙王震撼无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年战场中有漏网之鱼?而且,竟还是让厄土中诸多道祖咬牙切齿、恨不得让他复活、重新杀上数十上百次的火化道祖。

    楚风哑然,这久远的称号,让他一阵出神,竟还有人记得他,而且在此时嚎叫了出来。

    几乎是同时,楚风双目发光,数百柄仙剑浮现,轮动开来,将仙王斩爆了,化作虚无。

    他很谨慎,避免诡异仙王在心中呼唤始祖等,虽然他觉得自己有石罐在手,布下这样的场域,不至于泄露天机,但依旧较为谨慎。

    接下来,他更加小心了,自己不再出面,只借助自然残留下来的凶地,困住诡异仙王,而在暗中观察该族的力量之源,他的双目闪烁,不断读取与提炼出特殊的符文,他在解析诡异生物!

    一年又一年,楚风在一些绝地中弄死了数位仙王,便不再动手了,他知道,过火的话会出大事儿。

    此外,他觉得,从诡异仙王身上得到的东西差不多了,解析的足够精细了。

    残墟岁月两百八十三万年,楚风远离大千宇宙,只身进混沌最深处,近乎迷失了,他才止步。

    然后,他将自混沌中采集到的大量先天灵物布置场域,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与混沌交融,与外界隔绝。

    半年后,楚风四周符文刺目,要撕裂宇宙洪荒,不过,他布下的场域起了作用,遮蔽了一切。

    毕竟,他早已完善场域进化路的经文,很多年前就有了通达道祖领域的法,所以布置的场域,可遮掩其气机。

    并且,在突破过程中,他依旧在关注外面的场域,不断弥补,将各种先天灵物、混沌奇珍等祭出,加固场域。

    最终,楚风突破到道祖领域,成功晋阶,外界无人知。

    没有仙帝为他遮掩,他靠自身的场域手段,躲在混沌尽头,瞒天过海,突破成功,高原深处沉眠生物并无感应。

    “不会太遥远,我会只身杀进厄土中!”楚风握紧拳头,一刹那,混沌生灭,随他握拳与松手,便要开辟大宇宙。

    他迅速内敛气息,恢复了冷静,在接下来的数万年里,他都身在混沌中,推演自己后面的路,同时探索混沌纹理,不断完善自己的道。

    他的道行日渐加深,实力越发的强大了。

    道祖很强,多为一条崭新进化路的拓路者,并且走到了极其深远的领域,可以在世间传播这种大道了。

    当然,大部分生物是沿着前人的路走下来的,实力到了这个领域,也勉强可以称之为道祖。

    可以说,早期时这种称谓,多是一个体系的开创者,奠基人,实力都极尽强大,远超仙王。

    后来,沿着古法,沿着前人路走到这个层次的生灵多了,便也就有了准仙帝这样的称谓。

    这个级数的进化者距离仙帝真的不是很远了,当将这个体系发扬光大,走到尽头,便是路尽者!

    正常来说,路尽者无敌,被尊为仙帝。

    始祖极少出世,纵然出现,世间也无人知。

    就如同当年,花粉路女子与始祖对决,战死在高原,荒只身对抗三大始祖无穷岁月,这些外界都无人知。

    所以,在世间,路尽级生灵被尊为仙帝,自然就是无敌的代称。

    五千年后,楚风走出混沌,他实力精进到了极其骇人的地步,将后续的大道也不断完善了。

    但是,他需要更强!

    诸世间,天地精气浓郁,到了非常适合修行的年代,称之为黄金岁月也不为过了。

    在各方宇宙中,各种进化路都有踪影,称得上百花争鸣,难得的是诡异生灵不仅没有阻止,而且在推波助澜。

    楚风思虑,最终,他将自身双道果中关于场域进化体系的道行全部灌注向一个道果,而另一个道果他要去练“旧法”。

    所谓旧法,是指世间曾经存在的那些进化体系,比如花粉路、荒的体系、叶后来自己摸索的路、女帝的体系等。

    实力到了那种层次,必然都有自己独特的东西,不然何以有大成就?

    比如荒,将自身体系推演到极尽后,最终的手段,他化自在,他化万古,纵然传授给别人,也走不到他那种地步。

    这种适合群战、单挑简直无敌的杀手锏,让始祖皆胆寒,若非有祖地可以不断复活他们,荒能够将他们杀个对穿。

    叶、女帝也都有各自独一无二的手段,若无无敌心魄,没有盖世伟力,怎能祭道?终极一战,杀的始祖漫长岁月蛰伏不敢出世,至今还躲在祖地疗伤呢。

    花粉进化路的女子亦有自己辉煌的过去。

    楚风在孤独中前行,在寂静中尝试重练旧法,以第二道果熔炼各种进化体系,为了变强,他勇于尝试,不惜冒险。

    当然,第二道果虽然尝试了各种体系,但他终是以花粉路以及女帝的法为主。

    毕竟,他有各种呼吸法,有那颗神秘种子,自然适合走花粉进化路,同时妖妖也将女帝完整的道路传给了他,他也可以参考、借鉴,修第二道果。

    到了这种层次,他若是有意,不惜以身犯险,自然有一定的成果。

    显然,走别的人的路,最终是有天花板压制的,还好,他走通了场域进化路,可以用当下这个领域中至强无敌的第一道果来帮助破关。

    残墟岁月三百二十七万年,楚风走通双道果路,实力极其强大,他想找几个诡异道祖来解析!

    但最终他克制了,真动了这个级数的生物,或许会惊动仙帝、始祖也说不定。

    他有各种手段检验自身,毕竟,他构建场域后,连混沌雷霆、各体系的杀招、甚至诡异生灵的杀手锏,都能暂时弄出来劈杀与磨砺自己。

    “三百多万年过去了,可我还是没有忘记那些旧事,那些人,那些沉重的,悲伤的,遗憾的,感动的,温馨的,所有往事,都依旧常驻我心中。”

    楚风轻语,在混沌最深处,他周身发光,而后猛的撕裂时空,从原地消失了。

    道祖,也就是准仙帝,实力深不可测,有足够的能力游走在各个时空中。

    现在,楚风便是逆着光阴大河,向着古代而去。

    当然,他身上带着石罐,遮掩了天机,避免惊动始祖、仙帝等。

    楚风逆着时光,向着古史中走去,果然,那些强大的前贤,但凡接近道祖的人,在历史的时空中都被磨灭了,在过去没有了他们的痕迹。

    他早就知道,但依旧一阵伤感。

    楚风不忍去看,径直赶到了某一时空节点,他回归到了地球在复苏前的年代,他站在自家的房门外,看着父母,眼中顿时有泪花出现,很多年了,他一直想再见到他们,如今他成为了强大的准仙帝,终于如愿以偿。

    只是,他无法靠近,不能去接触他们,虽然逆着时光河流而来,但他却无力改变什么,甚至都不能喊话他们。

    他是准仙帝,强行逆岁月而来,已经在承受着时空的挤压之力,而父母是凡人,若是对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纵然咫尺远,却不能沟通,无法交流,看着他们不再年轻但却可亲的面容,楚风真的想大喊一声爸妈,但是,他却只能无声的看着,眼中有晶莹滑落。

    很多万年了,他终于又有了浓烈情感波动,不再麻木,不再冷漠,不再只想着复仇。

    楚风虽近在咫尺,却隔着古今时空,父母在那里正准备晚饭,和蔼的面庞,絮叨着什么,不时望向房门,是在等他回家吗?

    楚风转过身去,怀着不舍,蕴着热泪,离开了这个家。

    他调整情绪,去见了一个又一个故人,远远地看着黄牛、武当山老宗师、大黑牛……一群曾生死与共的故人。

    随后,时空转变,他来到了一片大漠中,晚霞染红天空,在那里有一个少女坐在大漠上,正在喃喃着什么。

    那是周曦,当年,楚风预感到天地大变在即,大婚后,在最后平和的时光,曾带着周曦走遍大好河山,在各地都留下足迹,那一天,他们曾在这片大漠中驻足很久。

    当时,周曦曾说,无论将来发生什么,都要他保重,一定要活下去,若是她不在了,不要伤心,不要落泪,想念她的时候,可以来这里找她。

    “我在过去的时光,晚霞染红的大漠中,安静的等你。”周曦当年的话似乎还回响在楚风的耳畔。

    那时,她就预感到了吗?她与楚风将永远的分别,所以,希望他保重,若是想看到她,当楚风足够强大时,可以来这里,故地重游……隔着岁月看看她。

    楚风心痛,悲伤,看着被晚霞染红的大漠,他有无尽的伤感,终是被周曦言中了,她不在了,他来这里看她来了。

    大漠中,血色夕阳下,周曦的面孔是那样的灿烂,可是眼角的泪却也出卖了她心中的伤感与不舍。

    “楚风你要保重,如果我真的消失了,你可以游历时光长河,来此与我相见,就在这个时间节点。你若去了,我便也不在了……”

    周曦的喃喃声划过时空传来,昔日的话语始终未散。

    楚风内心被一种难言的酸涩情绪填满,周曦真的不在了,而他逆着光阴河流到了这里,却只能静静的看着她。

    最终,楚风毅然转身,不再停留,他的心有伤有悲,更有感动,充满了酸甜苦辣。

    在路上,他看到了妖妖、映晓晓等许多故人,他心中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不再冰冷,不再只有复仇二字。

    “厄土中有原初物质,是诡异生灵进化的根本所在。而我有你们,在我心中长存的故人身影,便是我的原初物质,是我梦的归宿与源头,我会要将你们寻找回来!”

    楚风回归现世,内心有火光照亮前路,他必须要变得足够强大,扫平厄土,才有可能再见到那些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