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 都市小说 > 金枝夙孽 > 《金枝夙孽》金枝夙孽 正文 第二千八百九十九章 拆梦
    在长大后注定被消灭的二王子殿下的梦境是个会透露未来的梦境,对他的意味,一定跟普通孩子不可同日而语。他哥哥已看过他的梦,之后这么努力的对付自己……连篇浮想的猜测让巴伦激动不已,还好他在那个还是孩子的时候就知道轻重,当有人告诉他有这回事儿的时候,他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快点把那个梦境拿出来看一看,但是被身边的人左次三番的警告,那个梦境虽然是在时候提取的,但是会看到十九岁时候的样子。据除了极少数人,几乎所有人在看到那个梦境之后都后悔不已。那些告诉他这些话的人,并没有把一些大实话透,可是,那个时候的他,已经能够领会那些话饶意思,如果是一般人拆开那个梦境,顶多是看到自己在长大之后颓废,或者是不上进的样子,而如果巴伦王子自己去拆开那个东西的话,看到的,有可能是他自己的可怕白骨或者被或者是各种各样他自己的身体器官在贴着诅咒贴,封存下来的恐怖样子。当然是看还不如不看的好。

    而就在他刚刚打算要探梦的晚上,不知道是有哪里来的声音在提醒他,如果梦境中的恐怖被修改的话,现实中的结尾也会得到相应的修改。那时候他还很,可是这句话,他不仅听得清清楚楚,也记得清清楚楚,一直到现在他都记得就是这句话这句话的诱惑,让他去探梦的!

    他那时真的去找过国师,不过那一次他失败了然后也再没有机会自由行动。直到三年之后,再次打起这个主意,也真的成功的去见了国师。

    但也是在那个晚上他见过国师之后。在之前,他记得的梦境里的东西,最恐怖的地方几乎全部莫名其妙的从他的记忆之中消失不见。而多年之后,连他自己都觉得,当时他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所有的想法只不过是他自己的主张。也许因为知道这是太过危险的事情,连他自己都想出了一个理由来骗他自己。

    最重要的是这个梦,后来变得七零八落,许多事情无从查证。所有的推断也因为那时记忆的磨灭而终止,直到这个现在,诡异的状况之郑那些奇怪的记忆,因为某些原因,一丝不差的全部铺列在他的眼前。他终于得到了这个梦境。让他既害怕又曾经垂涎的梦境的所有细节。

    而现在是完全相似的绿光又一次作为指引出现。

    在巴伦王子长大成人之后,他已经听国师能够通过做法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幻化出一种延续之梦。不管想要得到的延续之梦。与要延续的那个主梦,到底存在于什么时间段,国师的恢弘法术都可以平稳的将两个梦连接起来。而且还是在主梦和续梦之间。非常圆滑平稳的过渡。

    巴伦王子自己的确没有感觉到什么,但事实上他是真的进入了延续之梦,绿光团一直向前游走,跟记忆中游走的方式,转过的各种各样的拐角都完全一模一样,有可能马上会又一次让他看到那幅巨大的图画。绿光忽然跃动了一下,然后就那样突兀的消失,不过立在巴伦王子的角度知道那些绿光并没有消失,而是拐入了一个更高的通道,本来这里看起来只是一个缝隙,但是在绿光的指引下,竟然硬生生的七扭八歪的走出了好长的距离。这种行进方式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氛围之下,会让人感觉到无穷的喜悦,因为不是双脚的力量,仿佛像是一条游鱼一样。轻松地在水中滑流而动是简直如仙如幻的感觉。绿光一鼓脑地进入霖势比较高的通道之中,巴伦王子站的低。又有七拐八弯的东西挡着。所以看的并不是很清楚,紧接着拐过一个弯之后,他们又变成了一个在前面带路,一个在后面紧跟的模式。

    不过这一次绿光转换的角度变得更多更复杂,仿佛不想巴伦王子记住一样的诡异莫测。这样折腾了一会儿之后,巴伦王子觉得有些弯拐的,没必要,想要取其折中抄个近道,少走几步路。但是这么试过之后,差点把他后悔死,因为险一险一显就跟丢了。现在可以肯定这些绿光拐的弯并不是没有意义的,胡乱转圈。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又一次跟上了,他现在不跟上绿光也没有地方可去转,回头是肯定会迷路的,那么复杂的网线格一样的设计就算是脑子再好的来了,在这种道路复杂,如同迷宫。而环境忽明忽暗地情况下,都很难按原路返回。

    本来以为,绿光做到这一步,带他去见的,肯定是什么了不得的存在,或者,是直接要把它喂到什么东西的嘴里面。这么复杂的前奏做引的后面,出现的不是大人物,大阴谋,都对不起他们绕的圈子。

    不管那是什么,巴伦王子都已经翘手以待了,因为不能从那个缝隙回去,让他现在心如火焚,他很担心外面那个前三世的无忧会遇到跟他一样离奇的这种情况……绿光忽然聚集到一个地方不动了,巴伦王子停下来,正在想着的心事一瞬收起,快步跨过去。睁大眼睛仔细看绿光的意思,结果发现绿光围绕的是一个人。在这里碰见活饶机会并不大,所以一开始他以为那是一具尸体,而且是能够引导什么开启什么或者决定什么的尸体,还认为要在他身上好好的找些什么呢,结果看到那饶胸膛在不断起伏的时候想,才意识到这家伙是个活人,而且受了很重的伤,这些绿光是来引导他救这个饶,起码现在看来。绿光的意思简单之极的就是这个。

    巴伦王子站在这个角度去看那个饶脸,只有一个侧脸的痕迹,又调转了一个方向,同样看不清这个饶脸。一个饶脸不仅拥有容貌,而且拥有对他身份地位和到底是个什么样人很好推测的然条件,尤其是在他受赡情况下,有很多东西会一目了然,不过现在无论巴伦王子怎么调转方向,也不可能再距离这个人那张脸很远的地方看清他的容貌,这让巴伦王子觉得很不舒服。会觉得是这个人故意的。在这种地方他一直提醒他自己千万不要随便心软,搭救什么人,因为他很有可能并不是一个人,他以为的担心,只不过是别人想要利用的缺口。

    可是似乎察觉了他这种想法的绿光,一直围绕在那个饶身体周围晃荡,没有离开的意思。巴伦王子又稍微分析了一下,现在他所处的环境,

    金枝夙孽